首页

第三人称视角

2013-09-11 11:37 by 新芽 | 评论(13)

侯世达定律:做事所花费的时间总是比你预期的要长,即使你的预期中考虑了侯世达定律。

[小谷元彥的作品,《幻肢》。小女孩手中捏碎的覆盆子给人以视觉上的痛感。

图片来源:azito ]

 

我从小很喜欢画画,但是画出来的东西都很烂,尽管心中想象出无数画面,可是一画到画纸上,总是只能那么简单的几笔,还和想象相差甚远。

 

素描太麻烦,于是我就照着《圣斗士》的漫画书画,可是即便是照着简单的人物线条临摹,也画的很难看。开始我以为是我的手不听使唤,笔会不自觉走偏。可是用透明的硫酸纸蒙在上面,描着画出来的人就能和原画八九不离了,这表明我对笔的控制完全没问题。可为什么一旦照着画,就画的很糟糕呢?

 

 

我有个大我许多的表哥当时在上美院,看他画人物素描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完全看不出如何做到的。一次表哥来我家我家玩,我正因为临摹不好漫画而沮丧,表哥看我那么泄气,告诉了我一个另类的临摹方式:把漫画书倒过来放,人物头朝地,临摹完再把自己画的倒过来就行了。表哥说这样子临摹可以画的比当前更好。

 

我当然不相信,正着画都这么难,倒着画不是更难?表哥笑嘻嘻地说:“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画鬼容易画人难?”

 

难道这句话的意思不是说,人们会对熟悉事物的相像程度挑剔,对没见过的事物则因没评判参照物而宽容吗?我问表哥。

 

表哥说这样解释也没错,但还有一个原因:越是熟悉的事物,越会被这个事物的概念所影响。比方说吧,你在画人的时候,过于注重五官,而不自觉将人的五官占满了全脸,忽略了额头所本该有的一大片空间。这是由于你熟悉人脸,对人脸的每个部分的重视程度不一样,你越熟悉一个人,越会盯着他的特点看。如果你将画倒过来放,脑海中显示出的不是人脸了,这时候五官也好,额头下巴也好,都变成了同等陌生的图形,你画起来才会客观。

 

我照着表哥的说法,将漫画书倒过来临摹,虽然过程中我看不出自己画的好不好,但是画完后将纸再反过来看,果然比以前像了很多。

 

“人们看到的不一定是眼前的客观景象,而是人心目中的“概念”。素描最初画立方体时就很能反映出这个现象,大多数初学者会被“立方体有六个正方形的面”这个概念所困扰,不自觉忽略眼前所见线条的平行关系,才会画出扭曲的图案。”表哥在指导了我一段时间后,我画画比以前好了很多。

 

 

 

 

“你看到的不一定是人,而可能只是一个人的概念。”后已对我这么讲的时候,让我回想起表哥教我画画时所提起的事:概念会让人的视觉产生巨大偏差。

 

后已是我见过最奇怪的能力者,他的能力是:生活在第三人称视角!也就是平时就像一个幽灵浮在自己身后般,看着自己背影和后脑勺在生活。

 

据他自己说,并不是一生下来就如此,大概十二三岁的时候,他睡醒之后会有一种灵魂出窍的体验,如同站在自己的身后看自己做各种事情,就好像在玩《古墓丽影》之类的游戏一般,自己成了玩家,在第三视角操控自己的身体。开始这种意识是模模糊糊的,过一会儿精神稍微不集中,就回到平时的第一人称视角了。

 

后已觉得这个体验很好玩,每次睡醒之后,都会想办法延长这种体验,并且越来越熟悉在第三人称的情况下生活。终于有一天,后已发现自己的视角再也变不回去了,固定在了第三人称的世界里。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

 

后已花费许多口舌向我说明,我最后只能理解一部分:

 

这种事情其实一直在发生,人们眼前的景象是被大脑最终处理过的概念印象,而不是客观的影像。要说客观的影像,通过眼睛的成像,每个人看到的都应该是眼前事物的倒影,然而倒影和身体的动作不相协调时,大脑就会自动处理,将影像正过来。

 

据说有一个实验,被测者戴上一种可以将景象反转过来的特殊眼镜,使得看到的一切景物都是倒着的,开始几天被测者的动作受到极大影响,经常被视觉误导,几天后逐渐适应了之后,不但动作协调了,连看到的景象也正了过来。可是一旦摘掉眼镜,一切又颠倒回去了,被测者不得不再熟悉几天,视力就又一次正回来。

 

 

 

“可是即使戴眼镜的人,眼中世界无论正反,都至少是眼睛能看到的景象,你的第三人称视角,眼睛是怎么看到自己后脑勺的?”我中间曾提出过这样的疑问。

 

“你认为你即时看到的景象,就是眼睛所看到的吗?”后已反问我。

 

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并不是的,你现在睁眼所看到的景象,也是你大脑处理后交给你的,大部分都是概念而已。你所看清楚的不过是视野内中心的一点,其余你‘以为自己看到的’不过是脑补,算不得真实。你试试看,从这里你能看到什么……?”

 

后已拿起桌子上一个小手电,对着我的眼睛,指了指里面的灯泡。我很疑惑地盯着灯泡,细细观察,怎么都觉得这是一个普通的手电筒灯泡……

 

忽然,后已按下手电的电源,一道强光刺过来。

 

“啊……”我疼的叫了一声,下意识闭上眼睛。光线太强烈,即使闭上眼睛依然可以看到一块亮斑在眼前闪来闪去。

 

“快,看一下现在几点了。”后已指着墙上的时钟问我。

 

我往墙上看,那里挂着一个钟,我皱着眉头眯眼去看表盘上的指针,但是目光的焦点是刚才手电筒照射后遗留的亮斑,什么也看不到,我试着把目光聚焦在别处,用余光看表盘。

 

“用余光什么都看不清吧?”后已的语气有点幸灾乐祸。

 

确实看不到,我试图看清楚表盘,可是那块亮斑跑来跑去就是盖在视线中心。我往别处看,把亮斑“骗”过去,然后在余光里找指针,可是要看清楚时不自觉亮斑又飞了回来。

 

“余光里的景物什么都不是,只能看到大概的光和色彩,一旦视线焦点内看不到东西,人就和瞎了一样。”

 

“还不至于瞎吧?”

 

“你以为盲人都感觉不到光吗?你如果保持现在的视力状态,生活上可连一个习惯黑暗的盲人都不如。”

 

我只好闭上眼睛休息,一边等亮斑消失,一边听后已继续跟我说的内容:

 

人们大部分时间其实是不用眼睛的,因为在熟悉的环境下,一点点光线和颜色,就可以让人在大脑里还原一个似乎真实的“概念。”让你以为是在现实里。即使刚刚走过的街道两旁的树,就别说具体的样子了,大体是什么品种现在问起你都回答不出来,如果真的“看到”过,就不至于不知道。视力的能见度实际是很低的,女生换了发型,如果不说,男朋友很少能看得出来,这不能怪男朋友不关心,因为人们通常只能“看到”脸部,至于衣着发型都是脑补的,男朋友越是熟悉女朋友,越看不清女友的发型,除非发型变化太大,影响到脑海中原来的‘概念’,才有可能注意到。

 

关于这一点,曾经还有一个实验,被测者学要在进入实验房间前到前台取一个表格,发放表格的人弯腰从柜台下面为测试者取表格,站起来时,已偷偷换成了藏在下面的双胞胎兄弟,将表格递给被测者的人其实是掉包过的兄弟。兄弟俩长相一样,但是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发型和衣着,被测者进入实验房间后,里面的测试人员会告知他们真正的测试内容:有没有注意到前台发放表格的不是同一个人?实验的结果是大部分人都回答没注意到。

 

当人们寻找东西时,最能体现平日受大脑蒙蔽之苦,因为完全“看不到”要找的东西,人们是在自己大脑虚构的“概念房间”中找原本应该在固定位置的“概念物品”:遥控器、钥匙、手机、钱包……这些最熟悉的物品在最熟悉的房间里,早已变成了一个脑中“概念”,越熟悉那个概念在脑中越清晰,就越“看不到”。所以,如果在最常见的几个地方都没找到,最有效的寻找方式,只有用目光对整个房间做地毯式的扫描,一定要认真将目光聚集在每一处,把最熟悉的环境当成完全陌生的。很多人都有过诸如“就在眼皮底下却看不到”的经历:失物就在余光里,但是余光中的场景被大脑里的“概念”覆盖了,视线中出现一次又一次,可大脑里始终是平时自己看到的那个‘概念’。

 

 

渐渐眼前的亮斑淡化消失,我又睁开了眼睛。

 

“说了那么多,和你为什么活在第三人称,还有我为什么会看见‘看不见的人’有什么关联呢?”

 

“如果你明白了我刚才所解释的内容,那么应该想到这其中的关联才对。”

 

“你意思是说,你看到的是加入了你自己这个‘概念’之后的‘概念’,而我,是在视力中加入了我的分身的‘概念’的概念?”

 

“没错。”

 

“也就是,你看到的自己的身影,并非‘真实’的自己的身影?”

 

“是的,比方说我想看清我的背后,还是要去照镜子,这开始会有一点不适应,但慢慢就习惯了。”

 

“你能看到的,我勉强可以理解,可是我看到的呢?‘不存在’的人还会和我说话啊。”

 

“你就不能举一反三吗?你以为你听到的,就是客观世界传来的声音吗?难道不会是你心里传来的?”

 

“……”

 

我到底活在何等虚幻的世界啊。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你我现在讨论的,也并非当下听到看到的,而是从大脑的记忆中提取的。”

 

“什么?”

 

“我之前说过,你的问题比较严重。”

 

“什么意思?”

 

“你的记忆也肯定能一定被某种程度篡改过,被那些分身。不过目前你看起来比她情况还好一些,至少拥有完整的你的心智。”

 

“她?谁?”

 

“你先忽略这个问题……”后已从抽屉里拿出几个药瓶,倒出红红蓝蓝的小药片,然后用《黑客帝国》中墨菲斯对尼奥的口吻对我说:“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救世主呢?”

 

 

能力者系列1:酷暑

能力者系列2:透明

能力者系列3:伞

能力者系列4:精灵的耳朵

能力者系列5:时间领主

能力者系列6:机械

能力者系列7:算命

能力者系列8:噩梦

能力者系列9:唤醒

能力者系列10:释梦

 


 

 

没有哪一次比的上有一次看小谷元彦的展给我的震撼大。那次展的名字叫《幽体の知覚》,是一个看完回去后做噩梦的展。

 

现场的震撼是照片无法表达的,小谷元彦做的如同是将万物的灵魂抽离出来固定成雕塑的作品。

 

眼前看到的景物并非真实,之所以有这样的感受,全因我是近视,而且不爱戴眼镜。

 

当然不是所有时候都不戴眼镜,我需要看清楚东西的时候,还是会戴上眼镜的,比如说用电脑的时候,看电影的时候。

 

我当初配眼镜是为了看清楚上课黑板上写的字,但是我上课从来不听讲,又不抄笔记,所以一直都懒得戴眼镜。

 

人们发现我是近视的时候,最常问的问题就是“你为什么不戴眼镜?”和“你不戴眼镜能看得清吗?” 在人们眼中,近视眼的世界应该是一片模糊才对。

 

可是我不戴眼镜,并不是一片模糊,通常来说,平时我戴不戴眼镜,区别不大,只有我需要看清某个远处的东西时才有区别。我之前一直以为是我习惯模糊的缘故。

 

后来我明白过来,其实近视不近视,眼中的世界都是模模糊糊的,之所以不觉得模糊,是因为大脑里有一套场景,让你觉得不模糊。

 

就算看不清楚,在家里只有要光线,依然分得清楚地板,沙发,水杯,完全不影响我活动。

 

当我需要打蚊子的时候,或者想把地拖干净的时候,才会想戴上眼镜。

 

 

这个作品非常神奇,在外面看,幕布上是向下飞淌的水流,而里面的空间,上下则是两块镜子,构成了上下无顶无底的空间,人仿佛在半空中悬浮,水流因为镜面反射,已经分不清是在流向天空还是流向深渊,时不时还会变换方向,在里面体验了一会儿,走出这个装置的时候,已经没有重力的实感了,差点一脚踏空。

出门我又不看广告牌,能够躲得过车,看得清红绿灯,就完全足以。我能看到树,但是至于什么树,树上有多少叶子,我完全不用在乎啊。

 

 

所以问我是否看得清,没有意义呀。

 

越长时间近视不戴眼镜,越习惯近视的世界,那是一个我自己大脑中创造出来的世界。

 

我以为只有近视的世界是这样,但是观察起来,那些不近视的人,其实也差不多。

 

人们能看清楚的,只有自己注意的事物。

 

我上学的时候最讨厌剪头,因为学校不让留长发,但是我短发又不好看(后来明白是老去便宜理发店的原因),每次剪完头都怕见人,可是让我惊讶的是,没有人发现我剪头发。

 

这让我很受挫,尤其关系很好的人,看到我和平时一样,比起嘲笑我新发型都让我难受。

 

[日本艺术家小谷元彦作品。来源:colossal  & yamamotogendai ]

 

 

 

下面,我们看到的是一幅图,而不是四幅图。

 

脑海中辨认成四幅图的,可能是受到颜色概念的影响。

 

也不完全是没有人,有几个和我一样留长发的同学就会发现我剪头发,因为我们几个都在死撑着不剪头发,同时观察“战友”有没有扛住学校压力,这几个人中如果谁剪了头发,其他人都是可以看出来的。

 

 

 

而实际场景则是这个样子。

 

这样的例子非常多,我惊讶于一些女生一眼就发现别人的新耳环和挂坠,而一些男生趴在四楼的阳台,告诉我刚刚从楼下跑过去的男生穿着什么型号的篮球鞋……

 

 

[有一些摄影师喜欢将一些不同的图拼合成一张照片,而 Bela Borsodi 则是把一个场景通过布置,给出四张图拼在一起的感觉。来源:colossal ]

 

 

视频链接(pad 和手机用户可尝试点击) 

 

 

 

 

下面的才是一些拼合成的图片。

 

下面继续正经背后灵。

 

右边这件毛衣我似乎有一件。

 

左边像是电影里主角秘密藏身的地方。

 

右图的swatch我有一条同款,便宜又好看。

 

右边只有衣服,开始看阴影还以为是胸。

 

迷彩的领子很别致。

 

三叶草……

 

这辆小车是什么车?

 

左边是射击游戏拿血包的地方。

 

[虽说是拼合,但过程也并不容易,Joseph Ford 寻找专业飞行员进行空中拍摄,并将这些摄影作品与时尚单品相结合,这其中还包含了与 Süddeutsche Zeitung Magazin  的造型师 Almut Vogel 的合作,才能将这些精美的元素与空中拍摄的画面完美结合。来源:colossal

]

 

 

 

最后看两个预告。

 

2014年要上映的新版机械战警预告片。

 

 

视频链接(pad 和手机用户可尝试点击) 

 

 

 

暗黑破坏神3资料片夺魂之镰开场动画。

 

 

视频链接(pad 和手机用户可尝试点击) 

 

 

 

 

手机微信扫描以下图案,或手动添加 nnecom ,即可添加网不易公众号 

分享到:
2013-09-11 11:37 by 新芽 | 评论(13)

13条评论

1. 九月的路人甲 | 2013-09-11 14:03

看完图片,眼睛已瞎

2. Dreamwriter | 2013-09-11 16:52

更新速度又开始不科学了

3. 九月的路人甲 | 2013-09-11 17:49

日本的幼幼什么的最喜欢了

4. 九月的路人象 | 2013-09-11 17:58

看了今天这篇才意识到,难怪这次看《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会觉得异常熟悉……网不易里的每个都像从那个里面出来的好吗?!上次看都没这种感觉的……差点以为是自己坏掉了。尤其今天这篇……那个里面每一篇都可以拿出来写好几个更新!

5. 清晨六点半 | 2013-09-12 12:55

新芽的文章总是那么形而上,跟图片的联系很玄妙,不过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智商不太够用了。

6. 九月的路人甲 | 2013-09-13 18:29

长得那么像奥巴马的最后一个视频

7. 九月的路人甲 | 2013-09-17 18:53

我到底活在何等虚幻的世界啊

8. 九月的路人癸 | 2013-09-24 22:00

《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很好看!多谢九月的路人象介绍。

9. 艾笑 | 2013-10-27 12:11

喜欢背后灵~

10. 杭州北大青鸟 | 2013-10-29 10:40

我没看到底眼已花了。。。神奇的构图世界。

11. 五月的路人甲 | 2014-05-06 05:00

电影就是电影 和现实世界比不得 什么都那么假

12. MR.11O`C | 2015-01-15 21:55

现在是2015年1月15号。

13. 三月的路人兔 | 2015-03-06 15:00

多谢路人象和路人葵的推荐,《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果断好看~看完新芽的这篇我果然世界观崩了,万物皆空么
发表评论
名称(必填)
网站链接
内容(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