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机械

2013-06-19 13:15 by 新芽 | 评论(18)

就是看不见人了吧?

 

我在回家的路上,一边走着一边低头玩手机。快到院子了忽然觉得前面有异样,一抬头看到一个也在低头玩手机的人正朝我撞来,我赶忙让开,却不知一脚踢到了什么东西上。

 

“你赔我小汽车!”一个小孩气冲冲跑过来,我定睛一看,原来刚才踢到的是一辆遥控小汽车,现在车子零件散了一地。

 

被我闪开的是一个男子,忙向我道歉,我皱起了眉头,这辆遥控车似乎还挺贵的。

 

 

 

虽然对方因为在玩手机没看到我,但是我也是因为在看手机而没及时躲开,遥控车是我踹飞的,现在他已经道歉,如果要拉他一起赔感觉似乎没什么道理。

 

“我来负责把它修好吧。”差点撞到的男子开口。

 

我有点怀疑地看着他,胡子刮的不干净,头发略长,还背着一个双肩电脑包。但是同时也发现,他是一个能力者。

 

如果他擅长用能力修东西,可就好办了。

 

我告诉小孩,我也是这个院子的,几栋几楼哪一家,告诉我你住哪儿,修好就送过去。小孩看我面熟,也就同意了。

 

“我刚搬到这个小区不久。就叫我大伟好了。”路上肇事男告诉我,他也是这个院子的。

 

大伟家并不大,一个人住,进屋后他把客厅一张饭桌上的东西移走收拾干净,然后把遥控车残骸,及细心收集来的散落在地上的零件铺在桌子上。转身进卧室又抱出来一大盒工具放在旁边。

 

然后大伟盯着这些东西一动不动,直到遥控车和零件似乎发出了光,我抬头,发现满屋子都是汽车零件的影子晃来晃去,细小的零件通过影子被放大,而且影子不停在动,我慢慢认出来,这些影子组成了遥控车内部的构造。

 

过了一会儿,大伟开始动手,有条不紊组装起来。“糟糕,有些零件摔坏了,还有个小螺钉不知落到哪儿了,我们没找到。”大伟一边说着,一边在自己的工具箱翻找,“还好,这些可以替代……”

 

我抬头看着房顶上的影子越来越清晰,各部件之间开始精密协作起来。大伟转头看到我,很吃惊地说:“你难道也看得到这些影子?”

 

“我只是能看到你的能力而已,我并不具备这个能力。”我如实告诉他。

 

他的注意力稍微一转移,影子便淡了起来。大伟顾不得和我多说,又重新埋头修了起来。

 

也没过太久,遥控车便修好了,我用遥控器操作了一下,没什么问题,于是就和他一起去小孩家还车。

 

小孩虽然不放心,但一直试到遥控车没电,也没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这件事就这么了结了。

 

出了小孩家天已经黑了,我发现自己还没吃晚饭,大伟遇到我时正是要出门吃饭,所以也是肚子空空,于是我提出请他去吃夜市。

 

烤肉上来之前大伟和我重新讨论起能力者这个话题。大伟发现自己的能力好多年了,却还没有遇到过别的能力者,刚才以为我是和他一样拥有看清事物内部构造的能力,结果我只是能够看到他的能力的能力。

 

“真好啊可以发现那么多能力者,我这么多年都以为自己是孤独一人呢。”大伟弄明白之后感慨说。

 

“有什么好的,我的能力只能看,光眼红的份。”

 

不久,烤肉和各种小食都端了上了桌,于是两个饿了的人开始大嚼起来。

 

“凭借你能力,工作应该很得心应手吧。”吃了一会儿,我打破狼吞虎咽的沉默,随口问大伟。

 

“我不太用这个能力。现在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

 

大伟的回答让我有点意外。

 

“虽然我以前专业是工业设计。”

 

大伟又补上一句。

 

这句同样吃惊,因为我也是学工业设计的。接下去聊起来,发现我们居然还是同一所学校的,虽然他比我大了好几届。

 

说了一会儿,话题又回到大伟为什么没有利用自己的能力谋生。

 

“你大三精工实习过吧,知道周师傅吗?”大伟问我。

 

“你是说工厂的刀神周师傅吗?”

 

“刀神?”

 

“锉刀之神。我们实习到钳工的时候,需要用锉刀在圆柱形的铁棒上锉出一个平面,我们都锉不出来,不是不够平,就是不够平行,有个内蒙古的同学一上午把一根20厘米的铁棍一路锉成了5厘米。后来周师傅给我们演示,他先在那个同学的铁棒上重重锉了一刀,感觉立刻就差不多了,然后在眼前看了看,又锉了一刀,两刀,那个平面就完美如冰面了。”

 

“你们连个面都锉不平?那最后考核的时候做了什么啊?”

 

“车一个螺帽。”

 

“啊?这么简单?我们当初是要做小飞机的。”

 

“我们上一届还是车小榔头,一届比一届要求低了嘛。对了你说周师傅怎么了?”

 

“哦,等下你来我家我给你看个东西。”

 

怀着好奇,我匆匆吃完,跟着大伟去他家。

 

大伟拿出一块没有表带的表给我看,是一块老式的国产表,要上发条的。

 

我不解。

 

“我们那一届实习,去了表厂,当时周师傅是那个厂的老工人。实习的结束,我们要组装表盘,组装好上好发条,表要能够准确走时。这太难了,全系的人只有我一个人凭借能力组装了出来,还勉勉强强,走针的时候不敢乱动,稍微一碰就可能散架。”

 

“好难!”我想到就觉得害怕。

 

“但是周师傅找了一个同学没组装好的表,三下五除二就装好了,连表盖都没合,内部零件全部裸露,就往地下一扔,表依然正常走着,我们都惊讶坏了。”

 

“周师傅之后说了一番话,大意是我们这些人不行,这一行要完蛋之类的。我不服气,说我实习这么短的时间,已经可以组装出来,再用不了多久,也就可以达到他的水平。周师傅拿起我的表,对我说:‘你天赋算不错,对构造比一般人清楚,但也只有构造清楚,所以安个样子货。有些天赋只能算雕虫小技,反而蒙蔽了你,使你在别的方面不知道下工夫。’我当然认为他胡说八道。”

 

大伟将手中的表上好发条,往地上一扔,“啪”一声,我走去捡起来,发现指针已经不走,只是在原地晃动。

 

“可是周师傅大概是对的,我到现在还是不能达到像他那样的水平,能力虽酷,但是还是要认清自己实力才行。”

 

大伟看着怀表,摇摇头,默默地修好。看轻车熟路的样子,已经不知修了多少回了。

 

我说我还挺喜欢这块表,现在挺少见的,大伟一挥手,“你拿走吧,反正我对自己的信心已经到头了。”

 

 

 

 

 

我后来回学校,把表拿给周师傅看。周师傅一边研究一边对我说:“啊,那个大伟啊,我对他印象挺深刻的,现在学生动手能力一个比一个差,能像他那样可以把表组装好的,现在想都别想啦。”

 

周师傅看完把表在手中掂了掂:“手艺提高了很多,已经不输当时厂里那些老工人。”

 

我说那为什么还是会摔坏呢?

 

周师傅把表往地上一扔。“啪”一声手表落地,我拿起来,指针好好地走着。

 

“他有没有好好练一下怎么扔的平稳呢?”

 


 

能力者系列1:酷暑

能力者系列2:透明

能力者系列3:伞

能力者系列4:精灵的耳朵

能力者系列5:时间领主

 

 

 

 

机械面具看起来挺酷,再一看,居然还是Gameboy做的。

 

衣服也……还不错。

 

 

Gameboy 曾经带给人的游戏感受和现在游戏机带给人的游戏感受,有点不太一样。不是粗糙不粗糙的问题,而是一种特殊的创造力,当然那时由于硬件条件的影响,游戏设计者无法满足写实画面的愿望,但是因此诞生出许多写意的手法。想起板垣伴信,他在技术条件不足以做出《生与死沙滩排球》前,做出了《忍者龙剑传》系列,如何发挥主机最大的潜能,也算是一门艺术了。

 

这和特摄片,或者老式科幻片的手法令人着迷一样。在技术落后的表象下,可能隐藏着某些超前的理念。我想这远比一个 Gameboy 的面具更酷。

 

[这个向横井軍平(Gunpei Yokoi ,Gameboy 设计师)致敬的面具来自服装品牌 THUNDERBOX 设计师森田ツヨシ(Tsuyoshi Morita), 来源:tokyotelephone ]

 

 

 

 

和之前介绍的怪树灯类似的,这是一个机械灯。

 

齿轮很硬派,但怎么感觉像是蕾丝?

 

素颜的就很好看。

 

蓝色的比较梦幻。

 

这地方还真浪漫。

 

粉红色的骷髅头……

 

金色也很华贵

 

 

 

[艺术家 Joe O‘Connell 和 Blessing Hancock 利用废弃自行车零件制作出成6个巨型水晶吊灯,展览于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个通道中。作品取名为 Ballroom Luminoso,通过 LED灯的渲染,使得整个环境都超现实起来。来源:bored panda ]

 

 

 

灯泡常常用来表达灵感出现的一瞬间,是有原因的。这个短片(真的很短)将这一瞬间慢放,我一遍遍放,感觉脑海中灵感在喷发一般……

 

 

 

视频链接(pad 和手机用户可尝试点击) 

 

 

 

 

来自 Dobry Stas 富有哲理的动画《Luggage》,标题原意为“行李”,我看了好几遍还是没懂,只是觉得人生好苦。

 

 

 

视频链接(pad 和手机用户可尝试点击) 

 

 

分享到:
2013-06-19 13:15 by 新芽 | 评论(18)

18条评论

1. 路人乙 | 2013-06-19 15:28

敢把帽子摘了我看看吗

2. 六月的路人甲 | 2013-06-19 16:24

《Luggage》我似乎看懂了,孩子要重走大人的覆辙,在攀爬人生的过程中,大人经历过看到过一些事,警告孩子不要去,但是孩子不听,依然夺过了大人的包袱,继续攀爬。。。

3. 六月的路人甲 | 2013-06-19 16:35

“他有没有好好练一下怎么扔的平稳呢?”

笑翻了

4. 六月的路人乙 | 2013-06-19 19:50

不知道行李指的是神么意思 难倒是希望、愿景?不过觉得2楼的路人甲说的不太对。。。

5. 六月的路人甲 | 2013-06-19 23:41

这个视频是测悲观还是乐观的心理测试吗?

6. 清晨六点半 | 2013-06-19 23:55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日子苦,因此背着重重的行李执着的往上爬,岂不知在上面的人经历的悲苦一样不比自己少。道理虽如此,但是生命的意义就在与追寻啊,哪怕只是内心的幻影。

7. 六月的路人甲 | 2013-06-20 08:18

灯泡电压过高钨丝炸断的瞬间

8. 手写体网 | 2013-06-20 08:20

是个女人。。。

9. 鹰唛炼奶 | 2013-06-20 18:46

我觉得挺好的,灵能力者的故事,哈哈

10.  加班de王小虫 | 2013-06-20 18:48

2楼说得有理,但我更喜欢6楼的话

11. 六月的路人乙 | 2013-06-20 21:06

那个动画讲述的一个平凡的的故事,,,你从小衣食无忧的在顶端等待,而父亲就背负着重重的担子幸苦的向上爬。。。等到到了顶端,父亲已经爬不动了,所以你就背起父亲的行囊,一步一步的向另一个顶端上爬。。。然后又是另一个循环,这说的就是人生吧。。。

12. 六月的路人不甲 | 2013-06-20 23:31

这个短片挺来感觉的“行李”

13. MR.11O`C | 2013-06-21 14:31

对于《Luggage》,我很同意楼上众观点,总有人在轮回着我们攀爬过的路,而我们也在循环着别人的脚印,无论悲苦,无论甘甜,我们在那个梯度的平面上,不攀登,就一辈子只在那水平上,任凭安逸,也是空虚。

14. 六月的路人丁 | 2013-06-26 13:21

平淡是痛苦,追求痛苦,得到后也痛苦,于是再追求,生命就像钟摆

15. 六月的路人甲 | 2013-06-26 13:40

留言为什么这么苦

16. 六月的路人甲 | 2013-06-27 12:11

留言让我觉得生活真是变化多端

17. 柚子 | 2013-07-10 14:03

那背包到底是指什么!

18. 八月的路人甲 | 2013-08-14 10:44

当初我父亲出生在一个小渔村,辛苦打拼在一个小城市有了不错的生活。我原本可以继续在那个小城市好好的生活下去,但是我大学毕业后还是来到北京做了一个北漂。这或许就跟动画里的孩子差不多吧。
发表评论
名称(必填)
网站链接
内容(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