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释梦

2013-07-26 15:04 by 新芽 | 评论(20)

知道了命运却不能改变,或者改变了命运却不知道,二者只能选其一。——《算命师守则》扉页

[图为美军的 HAARP(高频主动式极光研究项目),其研究者称它有一种宗教般体验。摄影:Joao Canzani 来源:wired.jp ]

 

 

很小的时候看过一部动画,讲的是未来有一种取代了F1的赛车运动,车手驾驶着的是搭载人工智能的赛车在极限环境下竞速。主人公与他赛车的AI成了朋友,在亲密无间的配合下最终获得了世界冠军。年代久远,大部分情节已经模糊,但是有一集却记忆深刻:

 

其中一个参加比赛的车手,不懂怎么使用车上的高科技系统,而是纯粹凭借自己的感觉开车。在自然界的赛道他取得了还不错的成绩,但是有一次在一个纯粹人工的高科技赛道,没有自然界的参考,又不能熟练利用高科技,于是出了车祸。

 

那时候觉得很触动,但是完全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见到后已之后,又想到了这段情节,可能是因为看这段动画的时候我很小,还经常去他家串门的缘故。

 

 

做完梦的测试,后已长时间一言不发,我躺在靠椅上,猜测着后已是什么样的能力者。

 

“分身,以后就用这个名字好了。”过了一会儿后已抬头说,听不出来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我。“可以看到自己的分身,还可以看到别人的分身。”

 

我疑惑地看着他,却见他又陷入思考。他思考的时候坐姿也是笔直的,虽然相貌变了,但是姿势还是让我回想起以前的董建国,那时候父母经常说我站没站相坐没坐相,提醒他们教训我的正是董建国的坐姿。

 

过了一会儿,后已站起身来,让我和他去另一个实验室。

 

另一个实验室就相对普通很多,虽然许多仪器不认识,但是和父母工作的地方都差不多。

 

找了张椅子都坐了下来,后已对我说:“噩梦的问题我想目前也许有办法可以解决,但是我暂时并不想用这个方法。并不是这个方法对你有风险,而是对我来说这个机会很难得,我需要你的能力,而这个能力可能会随着噩梦一起消失。”

 

“什么意思?”

 

“需要剥夺你的能力,某种意义也是‘杀人’。我慢慢讲吧,如果有疑问你再问我。李教授昏迷却遇到你,真像是上天的安排。”

 

后已吸了一口气,开始讲述。

 

“很可能你所说的能力者都是外星人。”

 

“外星人?”

 

被这第一句话就吓到了!

 

“我只是说可能,没有任何证据。”

 

“那就不要吓我啊。”

 

“后面要讲的比较复杂,先吸引下你的注意力。”

 

“……”

 

“不过,所谓外星人,也只是寄生,人类只不过是宿主而已。要讲明白这个问题,可能需要理清一些概念,生物上的人,和我们现在经常提到的人类是不一样的,为了方便,之后大概要更换一些名词。

 

“生物概念上的人,指的就是活人的身体,一个婴儿出生,不进行任何教育,只提供食物,那么长到成年,就是所谓‘人这种生物’,一旦进行过教育,有了社会属性的人,则是另外一种人。为了方便理解后面的话,生物的人,我们依然称作自然人,而社会的人,我们取名叫‘灵人’。

 

“灵人,可以理解为一种没身体的生物,寄生在自然人身上。自然人只是灵人的宿主,相当于计算机硬件,灵人相当于软件,虽然计算机的使用依赖于硬件,但是实际计算机的灵魂是软件。我们最终要使用的,是装在计算机内的程序,没有软件的计算机是毫无意义的。同样的,一个没有接受教育的人,只知道吃喝拉撒,应该怎么看待他呢?这样的人很少,一般被忽略了,但其实这个很关键,这个世界还有许多人只认硬件价值,而觉得软件是理所当然的。

 

“这个世界所有的生物,都可以在没有同类的环境下独立生长,一条鱼即使养在没有鱼的鱼缸里也可以长成一条完整的鱼,一只狗即使养在没有狗的人类家庭,长大也会成为一只完整的狗,万物即使在别的下长大,日后都可以成为自己,只有人不行。现在一提起人,总是把自然人和灵人两个生物统一称作人,是因为现在几乎绝大部分的自然人都是有灵人寄生的缘故。

 

“偶尔也有单纯的‘自然人’,研究所曾经收容过狼孩,他们是脱离了人类社会成长起来的小孩,仿佛大脑写入了不兼容的程序,外观是人类模样,行为却有一点像狼。虽然拥有人类的大脑,但是学习能力几乎没有,到死智商也只有三四岁小孩的水准。这种就是没有‘灵人’寄生的‘自然人’真相。

 

“灵人的产生,依赖的是外部的基因:比如文化,或者人类文明。可能还有一些未知的东西,与普通的基因相对,有人提出来叫迷米。在人的幼年时期开始写入,也会经历成长,成熟。不同的灵人,如果拥有不同的迷米,那么就应该属于不同的生物。没有任何一种生物像人类这样互相残杀,但严格说,人类互相残杀是在被寄生灵人之后,不同灵人之间的互相残杀,其实是生物之间的生存竞赛,只不过所有的灵人都用了同样的宿主而已。

 

“灵人没有一个实体生物那样好辨认,因为这种生物是一个宿主和文明还包含文明的产物的混合体,依赖宿主的大脑来记忆和思考,一旦宿主的大脑受损,灵人也会受到创伤,宿主死亡灵人也会死亡,所以有时灵人会通过杀死别的灵人的宿主来强大自己的族群,这是一种现阶段比较低级的做法。

 

“这里插两句话,任何生物其实也可以看作是他们基因的宿主,行动受到基因的操纵,甚至生死也会。但毕竟和灵人的寄生不同,内部基因始终是和生物一体的,而外部基因迷米是零散且分散的。灵人寄生在人身上,也要和人自身的基因争斗,类似争夺宿主,人许多独有的痛苦,都是迷米与基因相互矛盾或者迷米之间相互矛盾的结果。灵人目前的进化阶段还很低级,好比早期的人类暴露在大自然中,要和野兽搏斗——在现代化之前人类都还是很弱小的——灵人目前处境也一样,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寄宿环境和合适的武器,近似赤手空拳在和自然人的基因搏斗。

 

“目前灵人这一部分的理论还没得到认可,但是基本可以形成一个相对清晰的体系,后面再要讲的很多只是我的猜想。所以先了解了这一部分,才能解释接下来的东西。你觉得目前有什么不太明白吗?”

 

后已在我陷入沉默的期间,从实验室冰箱里拿出两瓶水,一瓶递给我,然后拧开另一瓶喝了起来。

 

“我有一些疑问,”我一时没总结好要问什么,“不过有一些乱,我先想起来哪个问哪个好了。首先,灵人可以从人身上独立出来吗?”

 

“这个和两种实体生物的寄生不一样,硬要说独立,理论上可以从局部进行剥离,但是以现在的技术还做不到,所以不清楚。还有一点,就是灵人不仅仅只是寄生在人身上,还有人的外部延生,工具或者别的。比如说一名剑客,剑是他人的一部分,一名完全的剑客是自然人、灵人还有剑的一个集合体;一名司机,则是自然人、灵人还有车的集合体。外部事物会影响和左右一个人的思维,甚至诞生截然不同的灵人。一个灵人不能脱离他所依托的肉体,也不能脱离他所依托的外部延伸,打个比方,很多人如果拿走他的手机电脑不让其上网,或者不让他听音乐,其痛苦不亚于失去一只手或失去听力——假设失去手没有肉体的痛苦,因为手机或音乐已经成为他的一部分;而一些商人,破产了之后宁愿跳楼,一些作家艺术家会因为理念自杀,从自然人的角度来看,这不具备放弃求生的理由,但从灵人的角度来看他受到了极大的重创,不堪痛苦以求自我了结。

 

“灵人不止可以利用大脑来记忆和思考,还可以借助笔纸或者电脑,不同时代,不同社会的灵人,思考的方式截然不同。假设未来,一些人的生活完全在网络上,身体只不过是现实中维持生命的工具,试着用机械慢慢代替身体,他在网络上的行为依旧不会发生改变,那么这个灵人脱离了原本的自然人宿主,寄生在网络上,可以说这个灵人被剥离出来。脱离自然人的灵人,不妨称作图灵人,或者赛博人。应该说机器人是灵人逐步舍弃自然人进化的一个方向,灵人越来越依赖机器和电脑,用交通工具代替行走,用电脑代替思考,可能有一天他们可以放弃自然人的身体。这种说法由来已久,但毕竟还没实现,所以灵魂上传网络这种事情还很难说是否可行,失去自然人身体对灵人的影响争议是很大的。不过倒有个怪异的现象,在机器进化的同时,很多灵人却在退化,如今许多人比机械还机械,很多人在网络上的表现和程序模拟的一样,随着人工智能进化,而是这些灵人退化到不如人工智能的地步,原因可能就是我下面要讲的,灵人的发育越来越不成熟……”

 

“等等,让我先消化一下。”我为了跟上这么多概念,已经差不多忘了刚才想问的其它问题了,“先让我把前面的话想一想,对了,刚才你提到了狼孩,说终生只有三四岁小孩的智力,这个我有点不明白。自然人回到人类社会,为何无法恢复呢?换句话说,再在身上‘养育出’一个灵人不行吗?”

 

后已无奈地笑了一下,“看起来这是个细节问题,其实,这才是后面要说明的问题的关键,刚好也是我要讲的。”

 

“培育出灵人,需要有硬件,一个低配置的硬件,无法搭载复杂的程序,能够孕育灵人的,要有相应的身体。未来一台超级计算机可能可以孕育灵人,可是一只猫一只狗可不行,鹦鹉再怎么学说话,也不会像人一样思考。”

 

“可是狼孩还是人的身体啊。”

 

“所以这个就是关键了,”后已对于要说的内容有点迫不及待,“自然人的身体和灵人寄生的身体,有着微妙的差别。被灵人寄生的自然人,是超自然人。”

 

“狼孩的身体少了什么吗?”

 

“没有,正相反。”

 

后已拿起桌上一个摆设,是个精致的木刻佛祖头像,“你看这是什么?”

 

“佛像?”

 

“但是这个被雕刻成佛像前是什么?”

 

“一块木头吧。”

 

“还是一块木头的时候,这个佛像全部都包含在这块木头中,可是你能说木头是佛像吗?”

 

“不能。”

 

“所以,狼孩只是普通的自然人,而不是寄宿灵人的超自然人。不是因为少了什么,而是没有少什么。”

 

“没有缺少的是什么?”

 

“外表上看不出来,因为要缺少的部分在大脑,一些神经必须断裂,才能形成超自然人。”

 

“啊?”

 

“有一些动物出生后自己独立就可以成活,而人类幼儿出生后还需要悉心照料,尤其大脑的发育,需要在出生后好多年后才能完成,为什么不在子宫内发育好再出生呢?一些科学家的解释是,人类婴儿的头部太大,如果完成发育,过大的头部会增加孕妇的死亡率,没有愈合的头盖骨柔软而有间隙,可以通过挤压节省空间,更利于生育。这虽然可以说的通,可是为什么不是孕妇进化出更利于生育的身体呢?其实理由更可能是,大脑的发育必需依赖于外界,无法在子宫里进行。这个发育过程便是在婴儿认识世界的时候,进行的局部神经断裂。

 

“神经的断裂,改变了原有的大脑的回路,让人对于别的刺激产生适应,相当于对大脑的雕塑,雕的好雕的不好,人便有了天赋上的区别,伴随这个基础,灵人开始在自然人的身体内孕育出生。狼孩可以被别的动物照顾,可是没有经过大脑的雕塑,错过了神经的断裂,相当于还是原来的一块木头,木头本身不可能是佛像。”

 

我似乎有点明白了,但是谜团依然很多,甚至还没触及到我最想知道的那部分。可惜问题只能一个一个问。

 

“那狼孩的大脑在之后就无法雕塑了吗?”

 

“断裂自然发生只有两个阶段,出生的婴儿时期,和青春期。其余时间几乎无法改变,除非人为动手术。人类对大脑目前的认识不足以去做这种手术,只有一些意外的外伤,恰巧造成某种断裂,可是同时伴随着可怕的并发症后遗症。”

 

“等等,两次?这第二次是什么?”

 

“第一次的断裂,是赋予自然人一些基本的能力,让人拥有了智力等一系列足以搭载灵人的高级平台,而第二次则是塑造灵人本身,有点类似人奠定了最后的人生观,拥有独立的灵魂,也就是灵人发育成熟。未发育成熟的灵人只是一个空壳,一部高级的机器,很可能有一些拥有相当高的智商,但是顶多是一台高级人肉计算机而已。但是一个发育成熟的灵人如何判断是一个难事,他们未必能够活得比一台高级计算机好,灵人目前看起来只对能认识到自己存在有意义,这一点我也没办法解释更好了。”

 

“好吧,那你是不是灵人?我呢?”

 

“意识到自己是灵人,应该算是灵人的一个标志吧?但是这一点我暂时没想到特别好的判断办法,很多人自认为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但是如果他们没独立思考能力,怎么知道有没有误判?认知缺陷最难以被察觉。不过目前有一个分辨的希望,那就是你。我不完全肯定你是不是灵人,但是我期待你是,而且不管你是不是,你都有可能分辨出灵人的能力。”

 

“什么?”我刚刚觉得有一点理顺的大脑又有点打结了。

 

“这要说到能力者了。”

 

“好吧,说说能力者吧,还有和外星人的关系。”

 

“如果前面的部分你可以明白,那么后面的解释起来就轻松许多。前面讲到了,灵人的诞生离不开大脑内神经的断裂,但是人的大脑分两部分,左脑和右脑。一般来说,人类的左脑看起来是进化后期的产物,我们可以在其中找到分工明确的区域,比如语言区逻辑区数学区,但是右脑相对复杂,虽然有绘画音乐等功能,但是和真正现实里人们很难对艺术量化打分一样,右脑的区域划分也是一件麻烦事。最麻烦的,认知部分也在右脑,认知方面的缺陷是无法自己察觉的,你即使告诉一个人有缺陷,他知道后也无法‘意识到’,就算你不断提醒,也顶多知道自己少了什么,可具体什么感觉他依旧不知道,就像一个生活在赤道地区的人可以知道有下雪这回事,但无法真正了解一样。”

 

“这和能力者有什么关系?还有说好的外星人呢?”

 

“到了能力者这部分,我还需要慢慢完善,因为你给我带来不少启示,我才能讲的更明白一点。前面说了,灵人是寄生在自然人身上的,实际上,一个自然人身上,不止一个灵人,而是很多个,因为他们公用一个身体,大部分情况公用一个记忆,所以往往自己都区分不开彼此。这些灵人加起来给人的印象是一个人,但是其实是好多个灵人,因为迷米是零散且分散的,不同迷米诞生的不同灵人,他们之间的交集有大有小,数量不一,生活中有的人看起来非常矛盾,是因为他身上的灵人很多或差异性很大,极端情况,不同的灵人单独划分了记忆,互相存在时不共享记忆,这就是所谓精神分裂了。共享记忆的情况,灵人之间太相似,一个人身上的灵人基本看起来是一个人,只有少数微妙的时候不一样,比如有的时候情绪难以控制,有的时候做出自己平时不会做的决定,有时候可以做到平时做不到的事,实则是不同灵人,偶尔一个特别的灵人想出的创意,就是所谓灵感。”

 

“那带来灵感的灵人并不是随时出现?”

 

“当然不是随时出现,因为耗费太大精力,平时大部分灵人都在‘休息’,轮流出现。灵人越多,耗费精力越大。一个人在巨大压力下,可能会做很大努力‘唤醒’耗能大的灵人,这个过程就是‘聚精会神’,有些事情必须在特别专注的情况下才能做到,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一方面他必须有足够强大的灵人,一方面需要足够强大的精神力,有的人努力没天赋,有的人有天赋却使用不了。还有一种特殊天赋,表现有人为提高效率时,会‘唤醒’尽可能多的灵人,比如复习考试前,需要掌握大量知识,多个灵人各自在学习,却汇总在一个记忆里,效率能提高好多倍,一晚上看一个学期的知识也成为了可能,但是这个平时不一定能做到,因为外界刺激不够,而且事后会“精疲力尽”,消耗太大……”

 

我忽然想到了时间领主,他和这之间有什么关系?

 

后已看我有点走神,稍微提高了点声音:“这里我也是刚刚想到应该怎么解释给你的,现在这个概念比较关键,因为这些灵人彼此是有区别的,却又在一个自然人身上,如果没有精神分裂,也就是记忆共享的情况下,一个自然人身上的所有灵人统称一个人。而要单独说不同的灵人时,我受你梦的启示,干脆叫他们‘分身’好了。”

 

我想起来后已之前说过的我“可以看到自己的分身还可以看到别人的分身”,于是问他:“所以分身就是能力者?”

 

“不是,你所感知的能力者,只是右脑分身,简称右分身。不同的分身用到的身体的部分是不同的,左脑善于使用,而右脑不善于使用。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左脑如同一台当前科技下的计算机,因为许多功能目前的计算机就可以代替,比如对时间的感知,比如运算能力,电脑甚至可以做的更好。而右脑,则是一台未来的量子计算机,其速度之快,好似人们所说的直觉。对于左脑,由于认识相对丰富,且更好使用,人们如今越来越熟练地运用左脑了,相对右脑太过于难理解,使用不当也常发生错误,所以人们逐渐不太想去掌握。而掌握右脑的人,获得的一些匪夷所思的能力,因为缺乏解释,人数又少,所以越来越稀有。一些事情通常左分身和右分身都能做,大部分人都会选择相对容易的左分身,因为逻辑性强,易复制。而一些特殊的时刻或者特殊的事情,只有右分身才能做到,这就是能力者了。你识别能力者的能力也是利用的右脑,也就是你的右分身。左脑和右脑不能同时工作,只能交替使用,现代人的生活用左脑过多,所以右脑越来越弱,直觉越来越差,也就越来越不相信直觉,自70年代开始,右分身数量一直在剧减。可这带来一个严重的问题,之前提到过,自我认知方面很依赖右脑,所以,一个成熟的灵人必须拥有右脑分身,右分身的减少意味着灵人的减少。

 

你有右分身,很有可能是完整意义的灵人,而你的右分身又可以分辨右分身,意味着也有可能分辨灵人,这些都是目前我需要你的原因……”

 

越说越多,居然忽然提到我,我赶紧再一次打断:“等一下,我脑子又有点跟不过来了。”

 

这时外星人的疑问已经不重要的,这个以后再问好了。因为关键的问题实在太多,已经解决不过来。

 

“我可以看到自己的分身,又是怎么回事?”

 

“你拥有的分身太多,而且不止一个右分身,由于不会使用及管理,身体无法承受,所以产生了许多精神问题,如严重的认知障碍,你的不同分身可能会出现在现实的幻觉里,或者梦里。梦通常是分身做的,所以许多人在梦中获得自己的分身所给予的灵感,坏处是,你即使知道自己在梦中,也无法掌控,因为做梦的是你的分身。

 

而你的梦会更加混乱一些,你的分身可能拥有比‘你’更好的语言能力,更出色的创造力和洞察力,在你压力大的时候,你对分身的控制力太弱导致分身的反噬,试图消灭你当前的精神,而创造更强大的灵人。”

 

听到这里我目瞪口呆。

 

“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后已自己的一瓶水已经喝完,他投了一个弧线,准确将空瓶扔进门口垃圾桶。

 

而我的水还没动。

 

“现实里看见分身是怎么回事?是幻觉还是什么?这是我的分身能力还是缺陷?”

 

“首先还有件事要明白,分身的功能是客观的事实,而是否有用则是主观的。能力和缺陷大多数时候会明显偏向某一边,有用的是能力,有害的是缺陷,但也有处于暧昧的中间地带的,使得有的分身看似同时包含能力和缺陷。不如说这是一个硬币的正反面,这个分身既是能力也是缺陷,是同一枚硬币。虽然给你带来一些烦恼,但在我指出你认知障碍前,你是将‘看见不存在的人’视为一种能力的,实质是你的分身被你自己可视化了。顺便一提,你看到了我的分身,也将我视为能力者,我的分身和你的这个分身内容类似,看来你更倾向于能力这个说法。”

 

“什么叫做分身的可视化?”

 

“我讲一下我的分身,你或许就明白了。”

 

能力者系列1:酷暑

能力者系列2:透明

能力者系列3:伞

能力者系列4:精灵的耳朵

能力者系列5:时间领主

能力者系列6:机械

能力者系列7:算命

能力者系列8:噩梦

能力者系列9:唤醒

 

 


 

许多梦中出现的场景出现在现实里,还是因为现实里见过所以才会出现在梦中?

 

总之看到会觉得心旷神怡,大脑不想动的时候看一看好了。

 

大部分人在二三十岁上就死去了,因为过了这个年龄,他们只是自己的影子,此后的余生则是在模仿自己中度过,日复一日,更机械,更装腔作势地重复他们在有生之年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所爱所恨。━━罗曼·罗兰

 

类似罗曼罗兰这样的表述很多,如果用这一套“分身”系统,可以解释许多这样的现象(我希望)。

 

认识许多理科的朋友都很鄙视文科生艺术生,用《黑客与画家》的作者 Paul Graham 的话来说:“科学家比其他领域的学者更聪明。如果有必要的话,大多数物理学家有能力拿到法国文学的博士学位,但是反过来就不行,很少存在法国文学教授有能力拿到物理学的博士学位。”字面意思或许没错,但是论点有个严重的问题,就是艺术领域的难以量化,如果要比较物理和文学两个领域顶尖的人物谁更聪明,博士学位是个错误的标准。

 

我想用文章试图做一个猜测,如今传统艺术文学领域比起科学领域是在走下坡路的原因,而艺术又是怎么影响到科学的发展。

 

当文章涉及科幻之后,我开始担忧,我几乎没看过什么科幻小说,没有看过阿西莫夫、弗诺文齐、还有威廉吉普森的任何一本小说。读过儒勒凡尔纳,也是小时候和金庸一起看的,如今除了书名什么都不记得。我很担心写了半天,其实已经被前人写了,而且比我好。不过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回头路了,现在开始看对我来说有害无益,所以只好先硬着头皮写了。

 

有一些事情加重了我的担忧,比如我在写“外部基因”这个概念的时候,顺手google了一下,发现理查德道金斯已经在《自私的基因》中提出了迷米这个概念,我很不甘心地用了这个概念。也就是说,我写的内容有一部分是幻想出来的,但实际科学界已经有了说法,甚至已经发展成另一个样子了。

 

不过也是我之前说的,既然是科幻,不能拘泥于太现实的科技,我只好尽力而为。我相信好的科幻,即使在日后现实与描述相差甚远时,也有其意义。

 

再聊一些篇外的话。

 

我以为自己最早接触cyberpunk(赛博朋克)是因为《攻壳机动队》,别的都只是支离破碎的赛博元素,赛博朋克的小说家我是一个都没读过,这么一想挺不可思议的。

 

然而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忽然回忆起了小时候一部动画,叫《高智能方程式》,印象那时是在《魔神英雄传》之后演的,因为买了神龙斗士玩家后,还买过那部动画片里的玩具赛车。

 

[德国摄影师 Jakob Wagner 在地中海上空拍摄的云海。来源:DDN JAPAN ]

 

 

 

如果还嫌不够清凉,可以再欣赏一组海的作品。不过要猜一猜到底是油画还是雕刻。

 

动画里面许多场景记忆犹新,而且如今一琢磨,很有赛博空间的意味,为了印证一些情节,我查了资料,发现这部动画居然是以《机动战士高达》(我也没看过,遗憾)闻名的矢立肇制作的,且日文名与英文名一致,叫做《Cyber Formula(赛博方程式)》,我这才如梦初醒,原来这部动画才是我的启蒙动画。

 

感慨许多日本动漫作品,在长大后都有了新的体会,能与现在和未来一脉相传,真是了不起。

 

对于身体的操控性,平时感觉不到,但是实际一旦留意,会觉得其实很不可思议,这些只好放在下一章,这篇已经写了太多,本来还有很多内容,最后决定还是斩断,留到后面说。

 

留意到身体和大脑的操作性,这一点大概和我经常受伤和生病有关。另外一点就是和自己的设计专业有关,我对于落后且愚昧的“头脑风暴”深恶痛绝,同样还有“设计调查”,这纯粹是一套左脑的机械思维方式,后面一定严重加以批判。

 

对于大脑的运用,真的会用脑的人,应该是能分辨出,在相似的表面下,许多人的思维方式和“常人”不一样的,就如同虚竹在少林寺一眼看出鸠摩智虽然很像是少林功夫,实际却是小无相功。

 

传说曾经有人给冯诺依曼出过一道相遇问题(版本有一只狗在两个相遇的人之间来回跑,还有版本是一只苍蝇在相向行驶的车之间来回飞),结果冯诺依曼很快报出了答案,那人称赞冯诺依曼懂得使用数学技巧(小学奥数的解决办法:相遇时间乘以目标速度),结果冯诺依曼告诉对方他是用无穷级数算出来的。好可怕的硬算,但我猜实际情况并不是我们所说的硬算,而是大脑不同的运转方式。

 

还有一个故事,是数学家拉马努金和哈代的:有一次哈代去医院看望拉马努金,抱怨自己搭乘的出租车号码为1729:“是个乏味透顶的数字,是个不好的预兆。”拉马努金安慰他:“不是的,先生,事实上它很有趣——它是可用两种方法表为两数立方和的最小自然数。”

 

后面拉马努金这个故事是能力者系列的灵感来源。

 

 

[这些都是照片。摄影师 Pierre Carreau 成长于一个艺术家庭,成员包括画家、雕刻家、摄影师,于是他对于各种艺术表现手法都有涉猎。这些摄影作品是利用高速摄影的方式,将浪尖的瞬间凝固,如同雕刻或油画一般。来源:DDN JAPAN ]

 

 

想到冰冷的东西,还有月球。

一直以来我特别不喜欢给手机上贴膜,虽然能理解有些人贴膜纯粹是心理原因,但是再怎么心理原因,贴上去之难看都是有目共睹的。最近劝服一个朋友撕掉了他的iPhone前后膜,他每天对着手机都在笑,无论外观或内容的视觉感受都一下子好了很多,好似新买的一样(可以说他不撕膜,永远不会体会到新买手机的乐趣)。

 

不过保护壳稍微随意一些,毕竟不像保护膜,在功能和外观上都帮倒忙,很多时候还是能起一点保护作用,有一些还很好看。

 

下面是正经的背后灵。

 

拟物设计最好的是传达其神,而不是其形。

 

就好比一款以某跑车为元素的手机,最差的做法就是做成一个跑车的外观。

 

而好的设计,是能够传达跑车的美学元素。

 

所以这款背壳,将月球表面的荒凉之感表达了出来。

 

质感方面没有见过实物,不过从照片来看,非常喜欢。

 

增加了手机的冷峻感。

 

其实图片背景帮助很大,我还是很想知道这款背壳在日常环境下的表现。

 

这个包装我也很喜欢。

 

 

[由韩国设计工作室 Posh Craft 设计了这款 Luna iPhone Skin 的后壳,如同月球般冷峻,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来源:DDN JAPAN ]

 

 

 

如今人工智能的发展,日常中最明显的就是电脑游戏了,有时候觉得游戏AI真是不可思议,有时候又笨的可以。另外,我特别喜欢因为物理引擎问题导致的奇怪画面,比如足球游戏中常出现的那种。

 

下面这个被称作《史上物理引擎最真实的游戏!》,我就特别爱。(顺便一提物理引擎做的最让我惊艳的,是多年前一款《ballance(平衡球)》的小游戏,堪称游戏界的艺术品。)

 

 

视频链接(pad 和手机用户可尝试点击) 

 

 

        

日本东京的电影制作人Luke Huxham拍摄了一部名为《Underground Hero:Love to Hate Me》的微型纪录片,试图讲述日本黑帮组织yakuza的秘密地下生活。纪录片的主角叫诸星(Morohoshi),他来自东京有名的娱乐中心歌舞伎町,拥有一辆兰博基尼Diablo,他将自己的超级跑车喷成了豹纹图案的样式,并称此举是出于一种乐趣。

        

 

        

电影制作人Luke Huxham称,拍摄纪录片的想法来自于看到“可疑长相的人在驾驶超级跑车”。他还告诉记者,“你不能看到这些(豪华跑车的)车主就上前邀请人家成为电影里的人物,除非你想让自己鼻青脸肿。你得认识一些和这些地下组织关系不错的人,让他们邀请并且允许你来拍,但一般时间不要太长。”他尾随诸星和他鲜艳拉风的兰博基尼会见日本“暴走族”和黑帮成员,记述了他们的生活片段。

        

 

        

yakuza是对日本黑帮的统称,现人数已达到10万人,分布在全国不同的黑帮团体里,是世界上最大的犯罪组织。这些黑帮成员,以及大阪的竞赛者和关东地区的暴走族成员们,喜欢将自己的爱车改造修饰,以让其看起来底盘更低、车型更宽,风格更加令人印象深刻。电影制作人对此有自己的评价:“风格是个人的,乐趣是宇宙的。”

[以上文字内容来源:新视线 ]

 

科幻片喜欢从地下社会取材不是没有道理的,《银翼杀手》镜头中的日本,《攻壳机动队》镜头中的香港,都体现出一种脱离当前秩序的“未来感”。确实,乐趣是宇宙的。

 

Underground Hero - Love To Hate Me (注:Yakuza 并不是山口组,而是黑帮的统称。)

 

 

视频链接(pad 和手机用户可尝试点击) 

 

 

 

 

分享到:
2013-07-26 15:04 by 新芽 | 评论(20)

20条评论

1.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26 17:27

头一次这么靠前,新芽的故事越来越抽象了……

2. 二一儿 | 2013-07-26 17:29

ブースター !オン! アスラーダ!!!!
真的是很有意思的動畫。
你說的那個出車禍的還記得中譯是大友吧。開著黃車的大友。
小時候看就真的只是單純的未來賽車卡通。
可是稍微研究過就會發現,其實裡面埋蠻多梗的....

3.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26 17:31

我还以为手机壳那个是模仿水泥…说是月球一下子就高端了呢,虽然看起来还是水泥

4. 新芽 | 2013-07-26 17:44

對,還記得叫大友,主人公名字都忘了。還有一個叫小輝的,全名忘記了,類似流川楓,成名前比較拼,車子拋錨會推著去終點,成名後逐漸自大,退步不少,後來在主角車隊的修理師的鼓勵下,又重操推車舊業。還有一個開地下賽車的,後來加入某個車隊,類似打街球的去參加NBA,不滿車隊管理,後來有一次故意過彎前加速,主動退出比賽。主角在最後一站曾經因為速度過快失明,靠著AI的指示駕駛。以上是我全部記憶。

5.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26 19:08

一看这么长,不用拉下来就知道是新芽的文了

6.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26 20:59

为什么要在这么抽象的图片里讨论如此复杂的哲学问题...

7. Idler | 2013-07-26 21:15

思维方式的不同用神经回路的不同来解释,并有社会性的成因,一些人能很好地理解他人的意图并揣测下一步的行动,或许是因为神经连接的复杂度更高,包含了他人的分支,而这种复杂度通过阅读、交流、思考等方式实现,对人的社会性的理解越好这一能力就越强。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而必须接受死亡,在不断接受社会化的过程中,成为一个不断延续的整体意志的一部分,这个整体只有在个体一定程度独立的前提下才有意义...噢“意义”又是什么鬼东西 到底什么才有意义 我觉得我是在讲攻壳机动队

8.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26 21:51

我似乎知道了这个动画~高智能方程式赛车,主角是风见聿人,当年每天放学回家都要看的~~

9.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26 21:54

这个动画有暴露年龄的嫌疑。

10. 喵 | 2013-07-26 23:33

“什么?”后已自己的一瓶水已经喝完,他投了一个弧线,准确将空瓶扔进门口垃圾桶。
后已自己的一瓶水已经喝完,他投了一个弧线,准确将空瓶扔进门口垃圾桶。

这里是粘重复了吧?
(好认真地看的喵同学)

            网不易:感谢……

   

11.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27 01:12

喵同学会因为多次指正进网不易名人堂吧。

12. 是折原也是临也 | 2013-07-27 10:33

说起来冯诺伊曼,我一直觉得他是因为用脑过度才早早的得了癌的。。。

13.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27 10:47

是因为参与曼哈顿计划了吧?受那么多核辐射。

14.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27 10:52

貌似你说的那个是《科幻世界》的一篇文章...

15.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28 03:00

这篇配了好多字,很卖力的样子,给个好评

16.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30 22:05

这篇有意思 和之前的一样

17.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30 23:58

文章好高深。。。。不过史上物理引擎最真实的游戏真是笑尿了,噗哈哈哈

18. 八月的路人甲A | 2013-08-06 13:26

高智能方程式啊~车的造型都很帅气,那个AI朋友叫- 雷神 = =#

19. MR.11O`C | 2013-08-28 20:23

为了看这篇文章,瞎了眼睛,烧了脑袋,最后被史上物理引擎最真实的游戏笑出了翔。。。。

20. 十二月的路人甲 | 2014-12-06 19:16

好像能解释很多问题的感觉
发表评论
名称(必填)
网站链接
内容(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