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算命

2013-07-12 15:08 by 新芽 | 评论(22)

看这张图不自觉在想另三个面上的数字。

[艺术家 Nancy Fouts 作品。来源:beautiful life ]

 

 

吃饭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买椟还珠的故事,人们嘲笑只要盒子不要珍珠的买家,却忽视了那人原本的需求,如果真的喜欢盒子而不喜欢珍珠,只买盒子又何妨?

买椟还珠是种难以企及的境界,因为斤斤计较的“聪明人”,他们就算也喜欢盒子,也不会买了盒子而还珠,对他们来说珍珠不要白不要。可是也正是如此算计,“聪明人”失去了还珠之人单纯的快乐,“求仁得仁”,才是买椟人最好的结局吧。

 

喜欢珍珠买珍珠,喜欢盒子买盒子,心无旁骛,这样的人何等潇洒?钢铁侠帅就帅在可以随便拿手腕上的名表在路边换盒草莓对伐?

 

 

我这么胡思乱想着,是因为吃饭时友人一直在一旁玩手机。总是觉得智能手机普及之后人反而显得更弱智了,人们为了娱乐想尽办法却变得越来越无趣,这不是科技的问题,是人认识科技的问题。

就好比上课的时候如果可以用微信,谁还传小纸条呢?尽管传小纸条更有意思,但是微信会更方便。如同玩单机游戏总忍不住用秘籍或者修改器一样,人们对于生活中科技带来的便利总是难以拒绝,但是便利也意味着不专心,心不在焉意味着没滋味。

 

因为人们不知道真正的滋味来自何处。一百多年前,日本人发现所谓的“鲜”味来自谷氨酸钠之后就发明了味精,但时至今日味精已经普及,人们还是不待见这种调味料,难登大雅之堂,很多人其实没发现,对味精的厌倦并不是味道上的,而是心理上的,因为使用味精丧失了料理中用各种手段提鲜的那种美感。

 

“喂喂,不要玩手机了。”我对朋友说,好不容易一起出来吃顿饭,一直盯着手机,真不知道他还能尝出嘴里的味道是什么不,现在食品安全方面问题那么多,难道吃的时候感觉不出来吗?我看和吃饭时玩手机有一定关系。

当初还在学校上学,就属这个朋友给我传的纸条最多,有段时间我不慎右手骨折,等石膏拆了的时候,左手已经能流利写作了。要说他的纸条传过来有什么非回不可的吗?并不是,他的纸条无聊至极,特别没话找话,比如“海贼王最新话好看不?”(新一话还没出来吧?)“你放学做什么?”(回家啊还能做什么?)“小肥羊订餐电话多少?”(我怎么知道?)……

正是因为这些内容完全不值得回复,我才发现原来传小纸条的目的不是沟通信息,而是一种对自由的渴望。纸条通过层层同学之手,冒着被老师发现的危险翻山越岭到达另一个人手中时的心情,如同《肖申克的救赎》中安迪费尽千辛让监狱中的人听到莫扎特的歌剧一般,是一种苦闷环境下片刻的安慰。

 

但是说白了,上课传小纸条也不能算真正的自由,如同现在时时刻刻要留意手机,心理却越来越害怕失去沟通一般。

 

“我不是在玩手机,”朋友头也没抬继续左手单手拨弄着手机屏幕,右手的筷子一动不动搭在碗上,“我是在看股票。”

 

我大吃一惊:“听说最近股票可跌的厉害,你没经验,小心别砸进去太多赔了。”

 

“我心态很好的,不怎么投钱进去,就算赔也赔不了多少,股市只是玩玩,赚点小钱,然后投注双色球,那才是发大财。”

 

我听到他计划这么周全,也就放心了。他看完手机,便认认真真吃起饭来。岁月瞬间静好。

 

回家的途中,为了抄近路,我和朋友要经过一个庵,土红色的外墙根,坐着一排排摆摊算命的老先生,见到我们都一个个向我们招手,口中说着你面相如何如何与众不同请让我再多看两眼之类的广告语。我对算命没什么兴趣,于是加快了步伐。

 

然而被我匆匆路过的算命人中,我注意到一个女算命师。她的相貌很平凡,会注意到她,完全是因为她太不像一个算命的了,年纪很年轻已经是大忌,不但没有穿工作装——道袍,还打扮颇为时尚,穿着小短裙大概让旁边那几个全副武装的道士觉得更热了,自己拿着一个迷你风扇吹着小风,也不招呼路人,就往那里一坐,要不是面前也和其他算命师一样摆了个摊写明了算命,任谁也不会猜到她也是业内人士。

 

一旦看起来不专业我通常不会想光顾,但是如果太过不专业,反而会引起我的好奇心,心想卖相这么差想必总有某些过人之处。这样的侥幸想法常常让我吃大亏,大多数时候对方还真的就这么烂,可是每次遇到这种我还是会忍不住再尝试。

 

我主动走到她的摊前,却发现不知道如何张口,习惯了算命如何口吐莲花都波澜不惊,对方这一冷静我反而有点慌:莫非她其实不是算命师,而是某个算命师的侄女,临时在这里帮忙看下摊?

 

一旁的朋友没有我心理活动这么多,只是对我走向算命师有些诧异,毫不掩饰地对我说:“你想算命吗?要真能算出来什么,你问她可不可以帮我算一下这期双色球?”

 

女算命师皱起了眉头打断朋友,“双色球不能帮你算的。”

 

“你看,算不了吧。”

 

“这我算的准不准你没办法知道啊。”

 

“中了就是准,不中就是不准,这很一目了然不是吗”

 

“并不能这么说,你应该是误解了算命这个职业。”

 

“没预言中难道不能说算的不准吗?”

 

“你看,预言和算命还是不一样的,算指的是计算,计算的结果只是一个概率。”

 

“那你把最高的概率告诉我就好了啊。”

 

“可是这个概率算的准,不代表就一定会发生,比如我可以告诉你,这期你会中双色球头奖的概率是我所见的历史最高,但所谓最高,也只有1.37%,同时这有概率中奖的号码有785组之多,其中最有可能中的那组也只有0.55%,也就是概率最高的那一组差不多是不到万分之一的中奖率,你把这785组全都买了,也仅仅只有1.37%的概率可以中奖。”

 

“你这1.37%怎么来的?”

 

“算的啊,至于如何算,即使告诉你,你也无法理解。而且这个你无法验算,因为只会发生一次。硬币落下来是正是反的概率,你可以通过同样条件反复测试去检验,但是生命中只发生一次的事怎么好说呢,我只能挑几率相对大的说。”

 

女算命师稍微思考了一下:“比如等下你们回家遇到熟人的几率是99.95%,通常我会直接说‘你们等下回家会遇到熟人’,懒得解释还有那0.05的几率,可是世界上还是会发生小概率的事情,你们没准就撞上这0.05的小概率事件,如果因此认为我算的不准也就认了。但换成双色球的情况,我不会说这785组双色球你有可能会中,因为1.37%还是很难中,而我直接告诉你‘不可能中的’又不符合事实,所以我不愿意帮你算。懂了没?”

 

解释了半天还是很难懂的样子。

 

“你这么说我还是不懂,还是你把这785组全部告诉我吧,去投一下就明白了。”朋友看来完全没听对方解释,但是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没听懂投了你以为能懂吗?你怎么想到一出是一出,别这么冲动!”我劝朋友不要做傻事。

 

女算命师为那几乎白费的一大段口舌默哀了几秒。

 

“别说算出那785组了,光写就很累的啦,你出多少钱帮你算呀?”

 

“如果中奖了,分你一半如何?”

 

朋友做事其实很洒脱,以我对他的了解,这笔钱他既然这么说肯定会付的。可这种空口无凭的承诺对一个陌生人算什么啊?我不知该怎么说他了……

 

没想到,女算命师居然说声“好啊”便答应了。

 

之后她还真的让朋友在附近文具店买了个小本子,花了快2小时写下了密密麻麻七百多组双色球号码。

 

我在一旁无聊地等着,觉得这件事太蹊跷了。

 

“你真的要去投注这些双色球吗?”回去的路上我问朋友。

 

“会。我虽然还是觉得中奖可能性不大,但是不知为什么还是想去试试。你发现没,她写了那么多组,至少我都没看到重复的。”

 

我就说刚才我无聊的时候,他倒在一旁看得入神。

 

“你笨啊,她只需要遵循几个简单的技巧,就不会写出重复的啦。”

 

“真的吗?不过我还是觉得她很厉害呢。”

 

我给了他一个白眼。

 

问题不在于那些数字,回想刚才所发生的,完全就是一连串反常的事件。但是每一个反常的环节都是被一种莫名其妙的力所吸引。我觉得不甘心,于是又做出了一个反常的决定:和朋友分开后,我绕了个圈子,回去找那个女算命师。

那个女算命师还在原处,“等”着我。

 

“你是能力者,我能感知到这一点,虽然我不清楚你的能力是什么,但是我怀疑并不是算命。”我开门见山地讲。

 

“那你觉得是什么呢?”

 

“魅惑之类的吧。”我略微犹豫,但还是如实说出自己的想法,因为感觉对方身上有种深不可测的气息,面对目测段位比自己高的人,被动情况下诚实才是能打出的最好的牌。

 

“你通过精心的布置,让不信算命的我们主动接近你,明知自己没听懂却还是相信了你的话,并根据你的算命结果做出平时不会做的行为。最重要的是,这一切都让我们觉得我们是自愿的,即使怀疑你也没有任何证据……”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我知道的话还回来找你做什么?或许你就是为了让我回来做铺垫。”

 

“你是不是太多虑了?只是单纯从我是一个算命人的角度来解释,有什么疑点吗?”

 

“有疑点,算命可以完美解释这一切本身就是疑点,而且不可能拿出证据这点也很可疑。我可以感知对方的能力,但有的能力好辨认,有的不好辨认。如果真如你所说你的能力是‘算’命,则完全无法辨认。”

 

“怎么讲?”

 

“这个概率在现实中完全是浮云,假设一个人被雷劈中的概率是0.01%,但是你算出一个人被雷劈的概率是99.99%,那么这个人如果被雷劈中,则是中了0.01%的‘小概率’事件,他没有被雷劈中,则是躲过了你预测的99.99%中雷的‘小概率’事件。可同样也可以这么理解,这个人被你预测99.99%几率劈中的雷劈中完全是板上钉钉的事,而他如果没被雷劈中,就更没什么奇怪的。也就是说被你一算命后,他会不会被雷劈,既‘正常’也‘不正常’?”

 

“生活不就是这样的吗?我和你在此时此地的相遇,是非常小概率的事件呢?还是非常平常的事件呢?”

 

“……”我一下子被问住了。

 

“从宇宙诞生,任何一个轨迹有任何一个微小变动,我都可能不会遇见你,这显然是极小极小概率的事件。可是如果这是一个极小概率事件,你的一生可以说是由无数极小概率事件构成的,根本谈不上任何的‘平常’,你认为如何呢?”

 

“……”

 

我的大脑再次转不过来。

 

“对了,你似乎是来找我算命的,但是被一打岔就忘了。对于将要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我干脆用普通算命师的说法来陈述好了:你马上会遇到一个能力者的组织,生活会变得翻天覆地,更确切一点,会变得非常危险,很可能会死,你要小心。”

 

“是什么危险呢?”

 

“抱歉,我要下班了,”女算命师看了眼手表,“我不想把工作带到下班时间,你下次再来吧,到时候再付钱也ok。”

 

“喂,现在明明不是整点!”我一看表,上面显示的时间有零有整。

 

“谁说下班一定要整点了?我就是这个点下班。”女算命师一边说话一边收拾地摊。“多提醒你几句吧,能力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如何运用能力。因为现在你的能力并没有很好解放出来。”

 

说完女算命师就走了。我这时才又反应过来,打岔的是她,我还是没有搞清楚她的能力到底是什么!

 

 

 

过了些日子,我又遇到朋友,他说按照女算命师所写的号码投注双色球,结果中了头奖,但是去原来的地方找她,却再没见过她了。

 

 

能力者系列1:酷暑

能力者系列2:透明

能力者系列3:伞

能力者系列4:精灵的耳朵

能力者系列5:时间领主

能力者系列6:机械

 

 


 

 

硬币落下正反面的概率并不是准确的五五分,因为正反面的图案不一样,总有一面朝上的几率高那么一点点,所以按理说每次都只猜那一面,中的几率会比较高。这样大概会变得没意思,而我真正奇怪的是,这样做真的有意义吗?

 

就如同为防止飞机上遇到携带炸药的恐怖分子,而自己偷偷带炸药上飞机,因为飞机上同时有两个带炸弹的人的几率会更低。这个逻辑对吗?

 

任何一件事向前去推算,每一步发生的几率再高,叠加起来也小的可怜,更别说那些成功的事件,每一个都可以说是不可能,但是事实上“奇迹”一直在发生。总有一天以无限非概率驱动的黄金之心会被造出来的。

 

这样想,现实世界真的是很魔幻,可我们每天还要忍受很多无聊。

 

这张图上有49盏灯笼。

 

这张图上有67盏灯笼。

 

这张上面有78盏灯笼。

 

这张图上有47盏灯笼。

 

这张图上有14盏灯笼。

 

这张图上有189盏灯笼。

 

这张图上有75盏灯笼。

 

这张图上有44盏灯笼。

 

这张图上有37盏灯笼。

 

这张图上有49盏灯笼。

 

这张图上有118盏灯笼。

 

这张图里有61盏灯笼。这张图里有50盏灯笼。

 

这张图里有32盏灯笼。

 

这张图中有68盏灯笼。

 

这张图中有121盏灯笼。

 

[这些图为越南的会安,这个灯笼古城被联合国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来源:DDN JAPAN ]

 

 

 

说到魔幻,这几辆车也很魔幻。

 

 

蝙蝠侠

 

蝙蝠侠

 

捉鬼敢死队!

 

回到未来

 

[土耳其摄影师 Cihan Ünalan 拍摄了一组名为《Cars we love》的作品,主题为一辆辆经典电影中出现的车,这些让人熟悉的车型来自《蝙蝠侠》、《回到未来》还有《捉鬼敢死队》等,虽然只是模型而已,但还是让人有伸手触摸的欲望。来源:beautiful life ]

 

 

 

不过本期最魔幻的,我最喜欢的,还是这个克苏鲁茶几。

(克苏鲁是洛夫克拉夫特创始的架空神话体系中的一位旧日支配者——可以理解为一个邪神,沉睡在太平洋底下,头像章鱼,脸上有像乌贼一样的触手,身形像山一样巨大。)

 

这个章鱼的吸盘有……好了我不想玩这个了……

 

没有吸住的感觉感觉会不稳,不过或许实际很稳固。

 

眼睛里是谁的倒影?

 

这样看好敬业。

 

[由 Isaac Krauss 打造的500磅全铜章鱼桌,什么都好,只是十万美元的价格略贵。来源:beautiful life ]

 

 

 

视频:

《Teams vs. Star Slinger - Close To Me》 MV 讲述的是一个爱慕女神的善良大眼睛怪兽,像他这样,结局他有九成的可能性可以 kiss 到女神。

 

 

视频链接(pad 和手机用户可尝试点击) 

 

 

 

 

 

这还有一只怪物玩太鼓达人演奏进击的巨人OP《红莲的弓矢》,双鼓。

 

 

视频链接(pad 和手机用户可尝试点击) 

 

(完)

分享到:
2013-07-12 15:08 by 新芽 | 评论(22)

22条评论

1. 鸽子 | 2013-07-12 16:51

太鼓神人!! 膜拜

2. 阿黑 | 2013-07-12 17:03

我是不会上当去把灯笼数一遍的!

3.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12 17:19

我数了一个,竟然标的数目是对的!小编原来比我还无聊

4.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12 18:07

我数了一半就眼花了。

5. 喵 | 2013-07-12 22:59

好像数章鱼吸盘…可是好困…眼好花……数错了好多遍了……嗷呜…(微炸毛)

6.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12 23:09

喂你们的注意力在哪儿呢!

7.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12 23:32

想起保罗了呜呜.........这大半夜的

8.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12 23:34

视频、、、有没有去BGM的

9.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13 01:30

保罗是能力者?

10.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13 08:19

数灯笼辛苦了-v-

11. Vendredi | 2013-07-13 11:27

第一个视频真是充满恶意......

12.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13 17:18

是章鱼吧......

13. 永恒沸点 | 2013-07-13 23:15

大爱超能力系列故事,透彻。谁是作者,给签名好吗?我是认真的。多写点 可以出版了

14.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15 11:12

太古好燃啊。

15.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15 13:41

中奖了?见者有份!

16.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15 22:13

完全不相信灯笼真的数过

17.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15 22:14

看图的注释成了我看网不易的动力

18.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15 23:17

以后正文放到图片下

19.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16 17:46

女神 yao si 掉了..

20. 加班de王小虫 | 2013-07-16 19:40

嗯,提醒我该去买彩票了哟

21. 手写体网 | 2013-07-18 10:39

眼花缭乱啊。。

22. MR.11O`C | 2013-08-08 00:28

看网不易的文章并完全理解真心觉得脑不易啊!!!!
发表评论
名称(必填)
网站链接
内容(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