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噩梦

2013-07-15 12:55 by 新芽 | 评论(8)

快要进入能力者联盟的章节了

 

最近总是心神不宁,如同因为焦虑而睡不着的人因为睡不着更焦虑,因为烦恼而掉头发的人因为掉头发更烦恼,我总试图去忘记算命师说过的话,可是越想忘记就越时不时检验自己:“我确定忘了吗?”

 

这话问完就表示自己没忘。(抓头)

 

可我又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发生,怎么发生?算命师说的“你有可能会死”,犹如“明天可能下雨”般废话,可就这么困扰了我许多天。所以要想一个人重视你的话,最好模棱两可一些,在说完后加上一句“我骗你的啦”或者“你别多想听完就忘掉吧”效果会更好。

 

我因此开始做噩梦。梦里不停被人追杀。

 

以前经常梦见被人追杀,开始还自我安慰,就当是看了场身临其境的恐怖片,梦醒后还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欣慰。可有一段时间情况非常严重,每日都会从噩梦中惊醒,醒来后明知是梦,却依旧陷在一种不痛快的情绪里,梦变得不再有趣,开始影响我的生活。

 

我试图通过健康的饮食,积极的锻炼,合理的睡眠来摆脱噩梦,渐渐有了一点起色,但是尽管噩梦少了起来,可是对噩梦的恐惧依旧持续了很久,每天入睡前都默默祈祷今天不要做噩梦,直到早上醒来才松口气。俗话说“病去如抽丝”,之所以长如“丝”,不仅是因为好的缓慢,即便痊愈,那害怕复发的“一丝”不安依旧随影随行。每一次复发,其“丝”都要更长一些。

 

这一次居然比起之前的还要严重,我非常不明白的就是,梦明明是我自己做的,为何要折磨我自己呢?尤其明明我不愿意做这样的梦。我的潜意识吗?潜意识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我”是我,还是“我的潜意识”是我?梦里追杀我的人,既然是我“创造”出来的,如果我想逃,为什么就逃不掉呢?

 

 

周末的时候母亲让我去趟医院,并不是要去看医生,我对医生并不抱什么期望,因为自己从小在医学院校的环境下长大,大致知道当前医学水平对哪些有把握对哪些没把握。父母正是从事神经学研究的,我没向他们提过噩梦,知道他们对此也束手无策。我去医院,是因为他们的老师——国内神经学的泰斗李教授——去年长时间工作太过辛劳病倒了,住院一段时间后病情恶化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父母暂时因为工作都在外地,于是时不时让我替他们去探望一下。

 

李教授安稳地平躺在特别看护病房的病床上。这一年他一直靠着注射一种我记不得名字的名贵药物维系着生命,身体因为长时间不动变得很瘦,可不知怎么脸色反倒很红润。我试探着和他说话,可是依旧没有得到回应,于是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病房里静悄悄的。

 

八十多岁的李教授更像是我的爷爷,从小时起对我就很照顾,出国交流或去各地参加学术会议回来时总会给我带礼物;父母忙时总叮咛他们别忘了给我做好吃的;从上小学起每逢期末考试都要关心我成绩这点虽然让我有点畏惧,但还好我的成绩不错,他都和自己的孙子考满分一样高兴;放学去科室找父母遇到他,定会督促我背诵古文,我一直奇怪一个科学工作者为什么那么喜欢和文言文过不去……如今看到他在病床上虚弱的样子,不禁有点难过。

 

一个神经学教授,却在病床上昏迷着,生活实在有点讽刺。昏迷的他有意识吗?有在想什么吗?会不会做噩梦?如果醒不来,噩梦一直做下去多可怜啊……想到即使在噩梦中挣扎也醒不来的痛苦,我开始庆幸自己“还算健康”。

 

坐了一下准备走,忽然听到很大的雨声,原来外面突降暴雨。我没拿伞,看雨势应该也下不了多久,于是只好再多坐一会儿。闲的无聊想在房间里找点东西打发时间,病床旁的桌子上堆了许多文稿,是刚住院时李教授坚持带进病房的工作,昏迷后一直放在那里没动,大概是希望有一天他醒来时想看可以立刻翻阅吧。我看了看,有博士论文,有教材的校订稿,还有一些期刊和样书,但大多数我都看不懂,于是只是胡乱翻翻看,找找化学符号和数字列表少的部分看有没有能读懂的,翻着翻着,从一本书中掉出一张明信片。

 

可能是用作书签的明信片,我把明信片小心夹回书中原来的页数去,忽然瞥见明信片的落款上的名字:董建国。这太意外了,我记忆里的这个人,是很多年前我还小的时候,和李教授断绝来往的学生。

 

李教授有许多学生出国深造后跳槽到国外的研究部门,他痛心之余并没有特别责怪他们,面对国内的学术体系,很多人都有自己的无奈,有时候他也觉得那些出去不再回来的学生肯定有自己的苦衷,只是选择了对他们自己更好的道路。生气归生气,有时也听李教授骂人,比如看到他们发表在权威期刊上的新成果骂两句忘恩负义,但是可以看出他还是关注着这些学生的,有的学生后来还会回来学术交流,他当面也从来不为难,对方也很愧疚,想办法在别的方面做出一些补偿,时间一长渐渐互相谅解。唯一彻底淡出视线的,只有董建国。

 

董建国是第一个“叛逃”的学生,也是李教授最喜欢的一个学生,那时候我还小,只记得父母常常提到董叔叔,因为他学习非常刻苦,年纪很轻就博士毕业。偶尔带着我去他家串门,记得董叔叔家总有好玩的玩具给我玩。后来董叔叔出国了,李教授帮了许多忙,对他给予非常大希望,两年后预订回国的日子,李教授在上海举行了一个神经学会议,这个会议几乎就是为董建国而设,好让他第一时间将国外的研究成果在国内汇报,打响在国内学术界的知名度,可谓煞费苦心。然而董建国缺席了会议,他压根没有回来,私下办理了手续,跳到了国外一家实验机构。

 

这件事对李教授打击非常大,几乎是我最害怕见他的一段日子,父母也经常抱怨教授动不动就发脾气。董建国的名字也渐渐成了一个人人忌讳的名字,再没见人提起过。后来董建国甚至从学术界消失了,这给了李教授第二重打击,他最看好的明日之星不但背叛了他,还背叛了学术。

 

难道他们后来又有了联系?好奇的我看了明信片上的内容。

 

“我现在国内,梦境的研究有了新的突破,如有兴趣,可以来我这里看看。”

 

是哪里啊?我莫名其妙。看了一眼邮戳,这已经是一年前的明信片了。

 

难道还有别的线索?我翻了一遍书桌,每本书的书页都查看了一下,论文空白处的批注也没放过,可是再没有和地址有关的内容了。

 

我拿这明信片扇了扇风,忽然注意到文字的背面,也就是明信片正面,是一个黑色的房间,几束光照过去,勾勒出一个人的剪影。

 

我太笨了,因为我发现明信片的正面下方有一行白色的小字,写着“后已梦境中心”和一个上海的地址。

 

我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老人,收到明信片之后不久,李教授应该就进入了昏迷。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外面的雨渐渐停了,我掏出手机将地址记了下来,离开医院的时候,我已经决定尽快去一趟上海。“梦境中心”这四个字此时对我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这个地方不是医院,在对医院不报希望时,类似“偏方”这样不确定的东西会让人非理性地想去尝试,况且董建国是一个带有某种渊源的人。

 

想到渊源,我吸了一口冷气,隐约觉得自己踏入一个圈套。我又想起了算命师的话,与其说是算命,不如说是引导,如果她不帮我算命,我就不会做噩梦,不做噩梦,我也不会如此想去找什么梦境中心。而如今我非去不可,因为一旦产生了这个疑惑,不解开它我今后都不得安宁。

 

 

能力者系列1:酷暑

能力者系列2:透明

能力者系列3:伞

能力者系列4:精灵的耳朵

能力者系列5:时间领主

能力者系列6:机械

能力者系列7:算命

 

 


 

 

 

上学的时候有没有在几何课上产生过困惑

 

那些立方体到底是朝上的还是朝下的?

 

有时候我看成凸起来的方盒子

 

有时会看成一个凹下去的方盒子

 

设计课上学透视画法也很折磨人

 

中国古代的散点透视很强

 

讲究物随人移,狭小的幅面装下巨大的空间,有点像广角或者鱼眼相机

 

也正是如此,清明上河图可以画那么长

 

跑题了,我们再来看这个作品

 

就是纯粹觉得好厉害

 

地铁的感觉

 

光束夜

 

美女的剪影

[ United Visual Artists 是一个英国的跨领域设计团体,擅用光(听起来很像在介绍能力者的特长)。这个系列作品《 Vanishing Point 》是在柏林的奥林巴斯摄影展上展出,灵感来源于阿尔伯蒂、达芬奇还有丢勒的手稿,利用RGB激光,黑色薄纱和编程做出一个充满透视感的纯净空间。来源:United Visual Artists ]

 

 

 

 

之前网不易介绍了广州美院的动画,这一届的动画质量之高令人惊叹。夸赞之余有人问我整个毕设的情况,因为之前只关注了动画专业,所以回答不清楚。回去后关注了一下别的系的作品,也非常强大,这届毕业作品的惊艳程度太令人振奋。

 

比如雕塑系的胡少明的毕业作品:保护伞·城系列

        

城市部分为直径170cm的圆形钢铁结构。城市下方是1.8X1.8的方形玻璃镜面。镜中倒影为中国易经风水罗盘的映像。城市部分采用日常生活“衣食住行(纽扣、锅盖、家具金属柜脚、鞋钉等)”的辅料为作品材料,精心雕琢而成。

 

第一眼就震惊了

 

圆形的盘面

 

像是外星飞船

 

华丽

 

细节部分也做的非常好太好看

 

热泪T_T

 

 

 

他此前的作品也很有意思,这个梦境·城系列我就很喜欢。

 

海马最梦幻了

 

放到近处看依旧精致

 

颜色过渡也好

 

材质很棒

 

注意到头部的小光点,好美妙

 

金属的部分很有爱

 

数学的美

 

海马的眼神非常娇柔

 

 

 

另外还有一个很棒的作品:合 时光系列

 

这个作品是将1910年代的电话机、1930年代的相机、1920年代的机械闹钟和1940年的便携电影机与拉链组合起来而成。古老的机械用拉链剖开,拉链撕裂开物品,裸露出内部的构造,同时拉链具有重新闭合的功能,这给人一种开与关的自如感,如同穿梭于时空的裂缝。

 

虽然这几个物品都有金属,但并不具备机械的活动感,与蒸汽朋克那种现代工业感有别,反而呈现一种古典的静谧。

 

拉链的动感,打破了原本机械的运作,使得钟表的时间仿佛停滞,但随时又能动起来

 

拉链柔软的线条使得机器的冰冷少了几分

 

能够将原本物体的美感提升一层,这种结合很奇妙

 

缠绕在时间上的拉链

 

全家福

 

[以上为广美毕业生胡少明超高水准的作品。来源: ]

 

 

 

下面欣赏两个日本新媒体艺术家真锅大度的新作品。

 

robots x lasers x dancers 这个作品的机械手臂实在太萌,导致我后来才注意到少女也很可爱。

 

 

视频链接(pad 和手机用户可尝试点击) 

 

 

 

dance + projection mapping 2 

(MIKIKO + elevenplay + Rhizomatiks + takcom + ametsub)

 

这个应该是在东京声纳艺术节上表演的作品。非常梦幻。

 

 

视频链接(pad 和手机用户可尝试点击) 

 

 

 

 

最后,咳咳,看一个梦幻美少女打扮的老爷爷。虽然在日本街头也见过水手服打扮的欧吉桑但是这个特别可爱。视频打开原本只打算看两眼就关,可是没想到有种莫名的感动。视频链接

 

 

(完)

分享到:
2013-07-15 12:55 by 新芽 | 评论(8)

8条评论

1. Vendredi | 2013-07-15 14:49

这个能力者的故事越写越像小说啦...

2.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15 18:00

期待更新~~~不要TJ哦~~

3. 七月的小秉秉 | 2013-07-15 22:12

啊..觉得这届广美毕业展好像也没啥特别..就觉得以前水脑动画那届特别惊艳....可能看多了没啥感觉..?

4.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15 23:16

说句丧气的,毕业设计再怎么惊艳,这帮人才最后大多数都会毁在甲方手里。按他们毕业的水准,市面上的产品不该这么差,只能解释为甲方要求做烂。

5. 加班de王小虫 | 2013-07-16 19:31

视频很好看,就是mm的腿太短了。

6. 七月的大牛 | 2013-07-16 20:39

这个激光如果能量高一些,会把这三个MM切掉么。。。

7.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20 14:39

我,发,现,我,很,久,没,来,网,不,易,了,啊!!!

8. MR.11O`C | 2013-08-08 01:07

拉链拉开的时光。。。
发表评论
名称(必填)
网站链接
内容(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