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夏天要降火

2014-07-27 09:29 by 畅君 | 评论(45)

观念一旦形成就改变不了

 

既然网不易和它所介绍物品的购物网站们没有任何利益相关,那我想,在这里提出一些批评性意见也无妨。

 

如您所见,这是一个入水茶末溶解后外部图案会变幻形态的茶包。当您把茶包放入水中之后,原本愤怒暴躁的图案,雷电,火山,火苗,老鹰,狂暴的熊,会变成安静柔和的云山水滴鸽子开心的熊。使茶叶末形态发生转变的设计理念是这个茶包的卖点所在。读到这里,您喜欢上这个茶包了吗?

 

如果不是 Pierre Bourdieu 和 Paul Fussell 的声音在我脑中萦绕多日而不去,我恐怕不会写出这样一篇批评的文章,而是想一个奇巧的故事,将这个我不喜欢也不讨厌的茶包放进去,希望您在阅读它的时候产生尽可能多的快感,以作为我这个码字者的最高荣耀。不过既然如此,我们不妨从文化批评的角度审视一下这个茶包。当这样做的时候,我不得不说:“这个茶包简直是一塌糊涂。”

 

茶包诞生的故事就足以让人掩面,清楚的意识到它注定等级低下:根本不知道应该把茶叶从茶叶商提供的丝绸包装中拿出来浸泡饮用的人,连着包装一起丢到了茶壶里;无论茶包商再怎么宣称自己的茶叶高档,也改变不了这一事实,这是它面向的人群决定的:低下阶级。

 

至于为什么低下阶级会选择茶包而非茶叶,大致出于以下这两个理由:缺乏审美能力或者没有时间与精力。认为喝茶是附庸风雅、没有能力区别茶叶与茶叶、茶叶与茶包之间的差异;懒得选择、清理茶壶也缺少帮你清理茶壶的劳动力(佣人、男朋友女朋友、老妈)。

 

当你使用茶包的时候,已经在向他人传递一个也许你不太想传递的阶级信息了,何况是有着这样一个愚蠢图案的茶包:它明确暗示了你是一个位于食物链底层的失败者。当一个人春风得意的时候,恐怕不太会从这样一个图案得到更多的快乐。

 

而一个刚被上级骂得狗血喷头,又找不到在下一级的可以转移愤怒的人,就能从这个图案中得到很大的慰藉。总而言之,这个符合“易读性”原则的设定向人宣示了它可以提供给它的使用者的安慰:虽然我受气,但我是个默默消化负能量的好人。仔细想想,还有什么比这更窝囊的信息呢?

 

不如我们把天窗开的更亮一些:从根本上说,试图给本身就很糟糕的茶包再加上一点设计这个念头本身就不聪明。当一个茶包单独出现的时候,你还可以说,这是一个老老实实的茶包,但它加入一些设计的时候,就变成了企图为自己标榜点什么的茶包。“我穷可是我特别。”“我丑可是我温柔。”乡土少年为脱颖而出所烫的新发型只能让人更不忍直视,其背后的原理与这个茶包是相似的。

 

如果我最近没有读了点破书,大概这个念头就不会在我脑中成型,我也会和茶包和平相处。然而观点一旦形成,就难以轻易改变,这个念头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以至于我一定要把它写下来,哪怕茶包轻哼道:“爱买不买,贱人就是矫情。”

 

如果您喜欢这个茶包,请在评论区中留言并告诉我理由,我会集中回复的。

 

[ M&C Saatchi 广告公司为马来西亚 BOH 甘菊茶做的推广,来源:inewidea ]

 

 

分享到:
2014-07-27 09:29 by 畅君 | 评论(45)

45条评论

1. 七月的路人甲 | 2014-07-27 13:13

如果刚刚看完某个理论或者某个著作,先不要着急用这些东西套眼前看到的所有东西。特别是自己也觉得还在脑中挥之不去的时候,那么这时候很可能和别人的视野相差甚远。

对这个茶包的不满可能有很多,但是如果是因为“用茶包的人都是低下阶级而低下阶级不会有这种欣赏茶包的闲情逸致”这个理由,那就牵强的有些过了。首先为何茶包代表了低下阶级呢?这是用几十年前美国中产阶级标签划分的吗?即使一个事物可以作为某一阶级的标签,也并非一成不变的,香烟原本是女士的标签,后来可以被广告商改造成西部硬汉的标签,可谓截然相反,许多事物早都面貌全非,提到茶包就一定想到低下阶层吗?

现代社会这样的标签其实是越来越模糊的,一一对应的标签在传统的中产阶级中盛行,美国的中产阶级现在受到新的冲击不说,中国的中产阶级更本还没有形成稳定的标签呢,这个“低下阶级”是用的哪个国家哪个年代的标准呢?举例:阿迪耐克、UGG、GAP、MUJI这几个品牌,分别代表的是什么阶级?几乎无准确定位。在中国茶历史这么悠久的地方,茶包的标签我想会更奇怪一些。反正我是挺讨厌泡茶的,都是买罐装茶饮料,别人送的上好铁观音,我都是冲到杯子里当烟灰缸用(因为我不用咖啡机,但冲茶当烟灰缸比咖啡渣效果好的多,买一般的茶叶比较划算,但是我这刚好有好茶叶不喝)。

就算退一步,茶包=低下阶层,这个标签成立,为什么会让人厌恶这个设计呢?为什么低下阶层一定要把生活的怨气发泄在茶包上呢?低下阶层的产品不配拥有情趣的设计吗?平民用品的设计都是“企图标榜什么”所以特别难为情吗?这就是最重点的问题,面对各种各样的标签,现代人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态面对呢,设计师和艺术家应该以什么心态面对呢?再换句话说,作者写这篇文章时有没有想过,网不易介绍的产品,分别都对应的什么阶层?看网不易的读者,对应的是什么阶层呢?

PS:我对这个茶包不感冒,不是因为“茶包不值得被设计”,而是怀疑这个想法的执行力,担心效果没有图片上那么好,看不出来什么变化之类(食品类设计经常出现的问题)。

2. 七月的路人甲 | 2014-07-27 14:21

小布什曾经用茶包给英国女王泡茶……

3. 畅君 | 2014-07-27 14:35

亲爱的二楼,非常感谢您的回复!
小布什还曾在晚宴上管英国女王叫“QE2”
:)

4. 畅君 | 2014-07-27 16:24

亲爱的一楼,非常感谢您的回复!不好意思回复晚了,刚刚打在对话框的回应突然消失了==只好再打一次,非常抱歉!

很感激您愿意理性的同我探讨这篇文章的论点,而且很认真的完整阐述了您自己的观点,我非常感动。

下面将是对您的看法的分段回应。

首先,您在第一段向我提出不要急着套用理论,这时会和别人的视野相差甚远,这一点我是非常赞同的。我并不是社会科学的专业人士,阅读以上书籍也是出于偶然,因此并没能有完整大块的时间花在这些理论身上,也没有查阅针对这些理论的批评。这些理论不再前沿、不够严谨,我知道吗?我知道的。因为只有通过碎片化的时间阅读这些书籍,导致我看了四五天之久,也因此这些理论在我的大脑后台一直运行,并不是“急着套用”,而是认为这是一个全新的、之前在网不易并没有出现过的角度来看问题。如果您还是这么认为,我也觉得没关系,而且我的确傻且年轻。

您再第二段认为我认为“用茶包的都是低下阶级而低下阶级没有这个闲情逸致”,我竟无言以对,因为我根本没提出过这个看法。如果您认为我的行文有类似的暗示,而您想继续和我探讨的话,请您标记出来,我会再次回应。至于您提出的茶包为什么代表低下阶级的问题,正是我文章大部分所论证的内容,我不想再次回应或者赘述。
至于您提出的“即使某个事物可以作为一个阶级的标签,也并非一成不变的”这个观点我个人认同,但您举得香烟例子既不能支撑您自己的观点,也不适用于我提出的茶包的语境。第一,香烟的本是女士的标签,后来被包装成硬汉的标签。难道这可以证明您提出的“阶级的标签”吗?男女之不同并不是阶级之不同,这是显而易见的,这应该是跨性别文化嬗变领域的研究内容(这个词我编的,但这个领域存在,不知道正式名称是什么)。第二,当一个产品产出前后(尤其是前),出现了比他更加优质且功能相近的产品,比如茶包之于茶叶,再比如您的例子,香烟之于雪茄。在我们的印象中,雪茄的确是更有钱的人抽的、价值更高不是吗?

在第三段您其实提出了两个不同的论断,我分别回应。我认为中国大城市的中产阶级已经大致形成了,“雏形”这个词都略显不足了,没有稳定的标签吗?这个,我观察的样本较小,阅历不足,请您多指教。但我目前观察到的来说,应该是有标签存在的了。您举的例子,不过GAP是毫无悬念的最差。其他品牌的东西除了阿迪初中时候买做运动鞋,去MUJI买笔,其他的都没买过……UGG丑的我不能容忍所以没看过多少钱……GAP,MUJI都是相当便宜的。其他标签越来越模糊吗?我倒是觉得板结开始了。不过不想论证了,请当做一家之言……另外,低下阶级的用词我郑重致歉。这个词是香港的常用语,并不是我觉得香港的用词优越,而是比较熟悉这个用词。这个词我没加任何思考,顺手就用了,不够准确严谨,如有冒犯,非常抱歉!

第二个论断,有好茶叶但选择不喝,这可以被归为我文中“审美能力的缺乏”。审美是需要潜移默化或者系统训练,没有就是没有,没什么可说的。如果您认为“我选择不去审美”,那么这是潜移默化的缺乏,虽然这种缺乏可以被认为是中国的历次运用造成的文化断层,但缺乏就是缺乏了。如果您有品酒、咖啡或其他方面的审美能力,我相信您能明白审美是需要训练的。
第四段,我想我想要表达的不是您陈述的这些。我没有想过“让人厌恶”,只是自己不太喜欢,觉得这个设计迎合了底层上班族的审美。“底层阶级不配拥有情趣的设计吗?”当然不是了!只不过觉得这个“情趣”一点都不高明。像是杀马特发型一样不高明。也没有认为底层是把怨气发泄在茶包上啊呜呜呜呜,是茶包提供给他们快乐和安慰啊!我真的是这么写的啊。对,我认为企图标榜什么很难为情,但这和平民阶级无关。哪个阶级企图标榜什么我都会觉得难为情,我厌恶的是“标榜”这件事本身。茶包不值得被设计吗?从商业的角度我不这样认为,从审美的角度,一小部分的我这么认为,一大部分的我认为茶包不值得被设计成如上这个样子。

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想过网不易对应的是哪个阶级,可是没想出来。我之所以这么写,是因为我觉得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糖和尚告诉过我我会冒犯到一些人,可我还是这么写的。如果说“我相信大家是有冷静思考独立批判的能力不会这么计较吧==”很矫情而且道德捆绑,那就生我的气好了。对不起读者君!

就这样吧实在懒得打字回应下去了都够一篇论文的字数了。



5. 七月的路人甲 | 2014-07-27 20:36

我是1L

审美是需要训练没错,但是茶包的功能当然不是为了品茶,方便是其主要属性。

极端一点,比如这个文案,你能看出问题吗:http://t.cn/RP5nKYh
审美孰高孰低,当然是有差别的,但是文案中默认喝市面上啤酒的人都是没喝过好啤酒的,就有点问题了。不是所有人喝啤酒是是去品酒的。

茶也一样,我举例是为了说明不是所有人喝茶就是都是为了审美,我只是图方便,但是直接来了一句“有好茶叶但选择不喝,这可以被归为我文中‘审美能力的缺乏’”。工业化社会出现许多问题,首先一个就是一个人无法在各方面去“审美”,为了节约时间选择方便的工业产品就成了“审美缺失”,没法认同吧?选择的因素实在太多了,消费者的消费目的各不相同,GAP和MUJI因为便宜所以没有上层阶级消费吗?

“至于为什么低下阶级会选择茶包而非茶叶,大致出于以下这两个理由:缺乏审美能力或者没有时间与精力。认为喝茶是附庸风雅、没有能力区别茶叶与茶叶、茶叶与茶包之间的差异;懒得选择、清理茶壶也缺少帮你清理茶壶的劳动力(佣人、男朋友女朋友、老妈)。

当你使用茶包的时候,已经在向他人传递一个也许你不太想传递的阶级信息了,何况是有着这样一个愚蠢图案的茶包:它明确暗示了你是一个位于食物链底层的失败者。当一个人春风得意的时候,恐怕不太会从这样一个图案得到更多的快乐。”

这是原文提到的为什么低下阶级选择茶包。“我不想再次回应或者赘述”,你觉得谈清楚了吗?“懒得选择、清理茶壶也缺少帮你清理茶壶的劳动力(佣人、男朋友女朋友、老妈)”是低下阶层独有的特点吗?或者说你就是觉得图方便是低下阶层的标志?

香烟的例子随手举的,是说一件商品所赋予的意义可以天翻地覆的变化,阶级自然是包含其中的并不冲突,既然你不会举一反三,要求符合语境的,那多的是:比如拿破仑时期的拿破仑以使用铝碗来凸显自己的阶级,又比如包豪斯时期设计的椅子原本是廉价工业产品如今代表着贵族阶级,铁皮玩具,黑胶唱片……至于雪茄,你也要看在哪儿了,雪茄对于古巴人相当于鱼子酱对于俄罗斯人。

我问的那几个产品不是问你多贵,而是问你代表什么阶级,你没回答啊。我反正看到这几个品牌是猜不出来阶级的,就算美国,穿GAP的还有马克扎克伯格这类IT“新贵”。几年前我还见过红二代穿杰克琼斯,算是惊了。另外,阶级不全是按照有钱程度划分的,我是觉得国内语境谈阶级,实在摸不着头脑。这个你要不同意各自保留意见,因为拿数据说话太麻烦了。

社会阶级的的产生是一种现象,而非一种“思想”,产生的原因才包含种种“思想”,沿着这个思路是有很多讨论的。比如说利用人的消费对象将人分阶层是否准确,是否合理,这本身就可以讨论。

只是你要提出这样一个“新的角度”,文章结尾也表达了讨论的意愿,那我谈一下我的看法,你一个劲道歉是什么意思?

糖和尚所说的可能有读者会觉得被冒犯,显而易见是“可能也会有读者喜欢这个设计,但是你对这个设计持否定态度,否定的理由有些主观,并且反复将这个设计的主体(茶包)和‘低下阶层’这样的带有冒犯性的词汇联系起来,会让让喜欢这个设计的读者不舒服”。

如果具体说的话,是“当你使用茶包的时候,已经在向他人传递一个也许你不太想传递的阶级信息了”这句话。茶包替换成任何一个工业产品,“当你喝工业啤酒的时候,已经在向他人传递一个也许你不太想传递的阶级信息了”“当你穿GAP的时候,已经在向他人传递一个也许你不太想传递的阶级信息了”,你都会冒犯这个产品的消费者。回复中你再次总结了“茶包为什么代表低下阶级的问题,正是我文章大部分所论证的内容”,你要冒犯的对象是这些人。

但我已经表明我对这个设计的不感冒,也说明了原因,让你觉得你冒犯到我的原因是什么呢?你是觉得你持了与我不相同的意见所以会冒犯我吗?这才是冒犯吧。

6. 畅君 | 2014-07-27 21:25

看到了1L您的回应,我忍不住有点心塞。

我之所以心塞,一点是后悔自己没早点把话说清楚。早就预见到会有人举“我见过红二代穿……”“马克扎克伯格”这种例子,说“MUJI和GAP就没有上层阶级买嘛”这种话,应该提前拒绝。第二点是真的有点生气,可能一个人想要传达的,永远不能百分之百的被别人准确理解吧。

我认为你有些过度脑补了我的话。在我写下回覆的时候,我是在想我可能冒犯到的读者道歉,而不是向特定的对象“你”道歉,从原理上讲,是“to whom it may concern”。

不知道我能不能和你达成这样一个共识,当我们看“趋势”或者“标识”的时候,应该向大部分人取样,而不是注意小部分人群。就好像10个人里有四个人穿了各不相同、或是稍有重叠的衣服,但是当我们说“标识”的时候,我们应看的是另外六个人一模一样的衣服。至于其他人为什么与众不同,是另外的研究领域。

好,你跟我说你随手举了例子,我真的是不想再听到这句话,而且很生气。我希望我们可以认真的做讨论,而不是被反驳就说自己是随手举的例子。如果你不认真,我想我也没有回复下去的必要。


说回例子。你认为我不会举一反三,我不知道该回复些什么好。也许我个人觉得举例子要精确严谨,不然讨论无法继续。“我这么说只是blabla这个意思,你不会举一反三吗”这种话谁都可以说。也许你不这么看吧。

我认为不好好举例就是不认真,你要是真的想认真讨论,请回复我,不然我看不到继续回复下去的必要。

7. 畅君 | 2014-07-27 21:33

举一反三的事情,我真的是觉得委屈。

提出了理论,举了例子,无法对我的理论证误,就是我不会举一反三吗?

我也说了自己该说的话,您自己不会举一反三,那我也没办法。

8. 畅君 | 2014-07-27 21:36

我就是咬文嚼字,你看不上,我也没办法。

9. 畅君 | 2014-07-27 22:25

我平静了一下,还是觉得我接受不到举一反三这句话。
可能您理解不了我为什么生气,我很想解释,但我表述不出来。

可能我觉得这是对我理解能力和智商的攻击吧。

而且您这么轻易的一句话,就否定掉了我之前的论述,但这个否定没有支撑。
首先,你举了一个例子,想要证明你的理论。第二,我指出你的例子不精确,不能推翻我的理论。第三,你对你的理论进行了信息补充,指责我不能举一反三。

您没信息补充之前,这个例子是不符合您的理论的。然后,您泛化了您的理论,泛化之后这个例子还的确符合了。

但这是我不能举一反三吗?在您泛化之前,不应该对精确的领域“跨阶级”进行讨论吗?

这个点我是不能认同的。

如果您还想继续讨论,就不要再说我不会举一反三了好吗。

也许我的怒点很奇怪,不过这就是我的怒点啦

10. 七月的路人甲 | 2014-07-27 22:48

今天的评论好精彩。。。。

11. 七月的路人甲 | 2014-07-27 23:18

我是1L。好吧,举一反三这个说法是我错了。我当初说话是说“即使一个事物可以作为某一阶级的标签,也并非一成不变的”,所以举香烟的例子不合适。

至于中国红二代穿杰克琼斯(对,这里杰克琼斯也是一个标签),马克扎克伯格穿GAP你也能想到,这种特例确实是很好找,你知道,但是没有提,因为你的视角不是放在这些特例上。

随手举例这件事我也向你道歉,是我态度不好,但确实懒得举这些例子,估计也都是你都知道的,相信换你,你也是“随手”就能举出来的。

至于你的观点,“茶包代表低下阶级”,也先放在一边,先不谈论了。

“不知道我能不能和你达成这样一个共识,当我们看“趋势”或者“标识”的时候,应该向大部分人取样,而不是注意小部分人群。就好像10个人里有四个人穿了各不相同、或是稍有重叠的衣服,但是当我们说“标识”的时候,我们应看的是另外六个人一模一样的衣服。至于其他人为什么与众不同,是另外的研究领域。”

是的,这是共识。也是常识。

但我提出来的问题是:“谈论这个设计的时候,要不要先谈论标识”?

对的,以前没有作者从这个视角去谈论产品,但是,也没有作者从一件产品买不买的起这样的角度去谈论,为什么?共识是谈论标签时看大多数。但是为什么要使用标签呢?标签只是为了省事而已,“不准确”但是“快”,而独立判断相对“准确”但是“麻烦”。

现在是,你我为什么要看标识?

最不需要看标识的就是艺术家、设计师,人们看这些产品的时候,就是为了看他们的独特。这些人的目的就是改变一件商品的属性,让一件平凡的物品变得昂贵,让一件奢侈的物品变得平民,这对于设计师或者艺术家来说,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在茶包的使用功能上,加一点情趣,这是这个设计师的初衷,原本的目的就是为了更改标识。至于效果怎么样,可以再评判,但是直接从“茶包”本身的“低下阶级”的标识说起(这个是否成立还要争论),然后以此否定这个设计,倒也确实是网不易少见的视角。

“至于其他人为什么与众不同,是另外的研究领域。”

这另外的领域,原本是网不易的领域呀。

12. 畅君 | 2014-07-27 23:31

心情又好了一点,所以过来回复一下。

lL说的话,我认为真正可以推翻我的理论的只有一个点,但他没有论证清晰。

“图方便”是底下阶级的特有特点吗?这句话说的是到位的。

因为不是的。

我反对用少见的现象举例子,比如那个格什么新贵和你见过的红二代。会有有钱人用MUJI吗?一定会。红二代会穿美特斯邦威吗?还真的有,这些我都不反对。但是,还是那个意思,举这些例子,不能说明大面积的社会现象,只能说明有这个东西存在。但社会现象不是物理定律,允许得到异数存在。

回到刚才说的,图方便、懒、缺乏特定的审美能力,一定是底下阶级吗?

一定不是。

因为有这群人存在(注意是为数相当可观的一群)这些人的特征是,出身良好甚至优越、受到一流的教育、有理想(没有也可以)因不停奋斗而忙碌。
这些人会使用茶包吗?我觉得会的。但是这群人可以意识到茶包是不如茶叶好的吗?我还是觉得会的。

这个论调偏颇不完善,隔了几天,再回头审视,我越发这样觉得。

但我不觉得1L的论述就是对的。

我一个劲儿道歉什么意思?1L我没跟你道歉。自己犯贱还以为有诚意,被莫名的骂了真开心,啦啦啦啦。

13. 畅君 | 2014-07-27 23:39

刚刚打字的时候还没看到1L又发了东西,所以自己说着说着又生气了= =

发完看到1L最新的态度,我又开心惹。

你说的“网不易”的领域,我觉得是对的,不过不再想探讨了,因为把电脑关了,明早赶飞机,用手机打字挺麻烦的。大概明天深夜可以忙完,到时候会进一步回复你。

谢谢你的留言:)

14. 我是酱油君 | 2014-07-28 09:49

萌萌哒~

15. 我也是酱油君 | 2014-07-28 12:05

看网不易N多年第一次看到评论这么激烈的一次,还是值得肯定的。
看网不易N多年第一次看到评论这么激烈的一次,还是值得肯定的。
想参与讨论一番,又深感自己知识匮乏,以至于插不上嘴,但是不说又心里痒痒的,所以还是用最通俗的话来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
说最通俗的话是因为看二位的讨论都足够专业,估计都是哲学与社会学领域的精英,或者是读万卷书,涉猎广泛的有独立思想的人。
1L的评价和论证我也不能完全认同,但是我们的起点是相同的。畅君说1L不是他道歉的对象,那我就来作为被道歉的对象之一来表达一下自己的感受。
1、关于畅君提到“我是在想我可能冒犯到的读者道歉,而不是向特定的对象“你”道歉”,我不知道畅君的样本足够大到什么程度,竟然至于某个特定的“你”的被冒犯可以被忽略。但是作为整体被冒犯到的读者中的一员,我想,我与1L一样,应当还是可以均分到你所有道歉诚意中的极少极少一部分的。
那么所谓的没有对特定的你进行道歉,实在是有些主观和偏激。


2、“我就是咬文嚼字,你看不上,我也没办法。”咬文嚼字很多时候当然是一种很好的态度,但是很多时候表达观点未必需要如此的精准,我想这是1L君所能认同的,没有举一反三的能力。比如您说“但社会现象不是物理定律,允许得到异数存在。”我作为一个物理学专业的差生,实在是觉得压力山大,因为物理学中最基本的粒子都有无规则的运动,更有大名鼎鼎的测不准原理,你要物理定律不存在异数,实在是太难了。
当然这里我是恶意偏激一下的,因为我不需要咬文嚼字,因为我已经理解了你要表达的意思,即使您说的这句话没那么准确,我想,这就是举一反三的一种。

3、其实独立思考的能力真的很可贵,大家也都愿意看到类似的观点鲜明的文章,也因此1L才会乐于,包括我打酱油参与进来讨论。
我也只是就我的观点来表达一下,我确实受伤了,因为我是现实的属于“低下阶层”,即便没有茶包、没有gap、muji这些标签,1L说阶层和钱是没有关系的。这句话显然是对的,但是不知道能否理解我认为这句话是在潜意识里存在着一种主观的偏激的。
我们为什么总谈钱?因为大部分人都缺钱,因此以钱作为标签,很多人都是低下阶层。然而在艺术的圈子里可能艺术就是区分低下高端阶层的标签,在科学圈子,科研能力可能就是标签,在某些圈子,丰乳肥臀可能就是标签。所以在这些不同的标签之间,畅君显然是以一个比较固定的标签来面向所有的读者,而之于我,可能就是和1L一样,感觉到“钱”是文章中表达低下阶层的标签。
可能畅君并无此意,但是钱毫无疑问在这里比较敏感,仅此而已。

4、全文我都没有讨论到主题上,因为我实在知识匮乏,无力参与你们高深的讨论。而在这种知识范畴的一些标签面前,我一定又在新的领域获得了低下阶层的标识。
我也觉得“企图标榜很难为情”,比如畅君最后“明早赶飞机”就让我这种几乎没坐过飞机的人感到万分的沮丧。但是我想畅君一定没有以做飞机标榜与低下阶层划分界限的本意。毕竟,低下阶层也可以偶尔分期做一次飞机,或者蹭朋友一壶好茶的。

写完这些废话我突然觉得自己过于刻薄了,所以向畅君道歉,而且,就是对特定的你。

16. 七月的路人甲 | 2014-07-28 12:11

too long to see……

17. 七月的路人甲 | 2014-07-28 15:13

喂。。标题明明写的“夏天要降火”。。

18. 七月的路人甲 | 2014-07-28 17:43

TL;NR

19. 七月的路人甲 | 2014-07-28 23:07

这里是回复我也是酱油君的内容:)

谢谢你的回复和讨论~

这是对第一点的回复。关于道歉的事情,我其实还有点奇怪,可能因为网不易的受众以理科生为主,所以我们对语言的理解不太一样。当我在网不易发布回复时,默认状态是所有人都会阅读我写的回复,因此,我的道歉对象是所有阅读我的言论并有可能被其冒犯到的人,这个时候,我的道歉是一个公开信的形势向一个我臆想中的群体“被冒犯到的读者”道歉,当你真的被冒犯到的时候,这个虚拟就落实转化为一个“实体”。如果你没有被冒犯到,那么我并没有向你道歉,如果你被冒犯到,那么我是在向你道歉的,是这么个意思。而且,我道歉时,也是对每个被冒犯的人,即个体,虽然在我写的时候作为一个群体出现,道歉。我想是不存在均分不均分的问题。

这是对第二点的回复。首先说作为一个文科渣,我还真是不懂物理,所以说错了好羞涩啊捂脸。我承认这个我说错了。当我说物理定律时,我以为我指的是中学学的物理定律什么的,比如(不行实在举不出例子来)……虽然我觉得性质有不同,不过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之所以有点生气,是因为在我个人看来, “不会举一反三”其实是一种人身攻击。在我的理解下,我指出了他举例的不当,但是他没有承认,而是反过来认为我理解力不够,这种做法在我看来是不能被接受的~可能1L不这么认为,这就是人和人的不同吧。

关于精确,是我个人所推崇的。为什么是“曲丽精雅”而不“高雅婉丽”?这全靠表述的尽量精确。我在说一件事时,希望可以尽量说清楚,而且希望别人尽量说清楚,没说清楚再说一次我都没关系的~

20. 畅君 | 2014-07-28 23:29

楼上是我,忘记改名字惹。
其实第三点我没太懂你的意思…>_<…我个人觉得钱挺重要,但钱绝对不是唯一的标准,还有很多其他东西在起着作用。

关于第四点,我真的觉得,我没有在企图标榜什么呀((((;&#65439;Д&#65439;)))))))。。当时想到了所以顺嘴一说啊,其实我真的在暗示的内容是要早睡了明天会很忙很糟乱,不幸的是今天比想像的更忙更糟乱不能更烦心ˊ_>ˋ
真的没别的意思对不起(°_°)(对我也是酱油君说的)

我隐隐感到我指的企图标榜和也是酱油君不太一样。比如,有的人坐飞机可以在VIP等候室等候,于是就不停发状态,暗示自己在贵宾区呢好厉害哦各种优越感。买个zara的衣服,各种暗示炫耀,觉得自己比穿小店买的衣服的人了不起了;自以为小清新出淤泥而不染,各种炫耀,觉得自己比看小时代的人了不起多了呢!差不多就是酱。

我也是酱油君原来你是物理系的好厉害!我的物理知识差不多停留在空白阶段,高中很爱看科幻世界,现在还在重温大刘的三体,现在唯一知道的一点物理概念都来源于此。

谢谢你的回复,让我很开心:)

21. 七月底的路人癸 | 2014-07-29 10:01

1L君 作者自己都说自己“贱人就是矫情”了 还有什么好说的 说多也是浪费口舌不是?。。嘛~不过这文风倒也符合网不易独树一帜的“新鲜”就是了(摊手)不过这么主观的产品“差评”放上来真的合适?呵呵

22. 我也是酱油君 | 2014-07-29 18:02

我又来了,看畅君的回复好开心。
或许是思维方式的不同吧,可以理解的。
对于物理,哎,这个事情我要申明一下:我是相当标准的物理系的学渣来的,虽然我很热爱物理,也很尊重物理的牛人,天生不开窍,没办法。
呀呀呀呀,超爱大刘的三体,看过的科幻小说里最物理、最哲学的一部了。球状闪电也挺好的。
多谢回复,交流很开心,哈哈。

23. 七月的路人甲 | 2014-07-29 19:22

哇,网不易的评论居然比正文长那么多,这是要奔着网易的节奏先看评论去了吗,有一腿~~~

24. 七月的围观看热闹前排留名路人甲╮(╯_╰)╭ | 2014-07-29 20:59


/^\ /^\
{ O} { O}
\ / \ /
// // _------_
// // ./~ ~-_
/ ~----~/ / \
/ : ./ _---_ ~-
| \________) : /~ ~\ |
| / | | :~~\ | |
| | | | \___-~ |
| \ __/`\______\. ./
\ ~-______-~\.
.| ~-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5. 变压器 | 2014-07-30 10:38

评论火了,好后悔没来抢个沙发。

26. 七月的路人甲 | 2014-07-30 13:31

这一期,意外的好。

27. 七月的ecofine | 2014-07-30 16:56

订阅网不易有段时间了,但最近才真正注意里边的文字产品的契合点。同为文案,很诧异你竟然把这种可以变现的能力运用在免费订阅和免费撰写的台面上。接下来的时间,我会持续阅读君的全部大作,倒有兴趣看清晰其中构思部分的轨迹和蜕变。这完全引发了本人的好奇。
祝创作愉快,祝创作持续愉快!

28. 畅君 | 2014-07-31 01:40

谢谢变压器~
过奖了!

29. 畅君 | 2014-07-31 01:42

谢谢七月的路人甲~
过奖了~我会继续努力,希望你一直喜欢!

30. 畅君 | 2014-07-31 01:43

谢谢七月的ecofine
非常感谢你的感兴趣以及留言,希望能留住你的注意力^_^
祝持续喜欢网不易

31. S | 2014-08-02 22:10

且不说“使用茶包=低下阶层”这个论断有没有问题。关键是,难道只有高大上的、上层阶级用的商品才配有设计,平民百姓日常生活中用的最普通的东西不配有设计?网不易介绍的很多东西不都是很常见的生活用品吗?难道只有土豪开的跑车、戴的首饰才配有设计,锅碗瓢盆、扫帚簸箕(代表你是没有佣人帮忙需要自己做饭和打扫的下层阶级)不配有设计?
至于茶包设计本身讨不讨喜,那是各花入各眼的问题了。但我不觉得给茶包加个设计有什么糟糕的,只要不是加上以后让它变得难用。如果硬要把茶包和“低下”联系起来,那就太狭隘了。说实在的,过于在意自己使用的东西是高大上还是等级低下,其实就是内心自卑的体现吧。

32. 畅君 | 2014-08-02 23:34

to S
恩呢

33. 胶水 | 2014-08-04 14:53

哈哈,搬个凳子坐着等大神继续。

34.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06 18:44

这一节好多字好多字好多姿......

35. 八月份的前奏 你是狮子座 | 2014-08-07 16:30

哇,没看懂

36.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08 15:49

看图党看见这么多文字还有回复已经挂了~

37. 八月的偶尔回头客 | 2014-08-09 00:03

本来打了很多字,后来都删掉了。
只说一句吧。

人应当是自由的,非要把自己归为哪类哪派,一定要有一个标识挂在身上,是何等悲哀。需要一个物体来标明等级,以拾得自我优越感(还是自认的),又是何等可怜。

当然啦,我才不是会说‘有好茶叶不喝是审美缺失’的人,所以,作者可以继续、肆意、尽情、痛快淋漓地说:“它明确暗示了你是一个位于食物链底层的失败者。”

承认观念多元化的态度就是要包容作者这样的高上阶层的观点呀~~祝作者在食物链顶层生活愉快!

38. 畅君 | 2014-08-09 01:02

to 偶尔的回头客
你字里行间的暗示和揶揄让我忍不住微笑。
今天刚学到一句话,“隔着个mon都闻到的酸味”哈哈哈
ps,不和开嘲笑技能的人认真讨论。

39. 八月的秉秉 | 2014-08-10 01:51

其实真的觉得..第一次觉得..评论还真的挺好看的..

40. 八月的老人 | 2014-08-10 23:07

打个地铺继续关注,冲突本身已经超越这篇文章的意义了~

41. 畅君 | 2014-08-11 23:02

to 八月的老人
其实我也有同感……

42. 八月的路人喵 | 2014-08-13 16:23

只有我觉得鹰茶包浸到水里像鸟拉稀了么~~~

43.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14 15:20

评论意外的长啊~

44. 奶茶还是果茶 | 2015-02-07 16:53

这篇文章被评论玩坏了

45. 四月的路人甲 | 2015-04-19 18:54

...........................
发表评论
名称(必填)
网站链接
内容(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