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宵山祭

2013-10-20 21:45 by 鸿爪雪泥 | 评论(2)

猜猜这是什么?

 

一株楼楼花静静地开在日本京都祗园街旁。通常这么早的时候附近还很安静,不会有太多的行人。但今天是祗园祭,所以各种小贩已经陆陆续续搬来竹竿、篷布之类开始搭建临时摊位,为晚上喧嚣的夜市做准备了。

 

不过楼楼花关注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对面柳树上的鸟巢。一只灰色的杜鹃鸟已经在里面趴了一上午了。

 

(杜鹃在假寐,毕竟产下两枚卵并不是轻松的事,尤其是这肚子大着还要各处奔波,到处打探,不得安宁。最后诞下子嗣的住所不是自己的,又有什么关系呢?杜鹃自己倒很享受这里,仿佛本来就是她建的,或者是按照她的要求量身定制的。巢穴的位置很隐蔽,但树缝间可以透下阳光,正好照在巢里,保持合适的温度。风可以徐徐地吹进去,却绝不会将它颠覆。乌鸦真是睿智而能干。)

 

这只杜鹃是乌鸦的客人吗?乌鸦出去后她就一直在那儿休憩,把客人留在家里迟迟不归似乎不是待客之道。乌鸦是去准备点心了?楼楼花想着自己豆荚里的种子已经成熟了,要不要给杜鹃一些,请她带走。

 

扑哧扑哧的声音响起,杜鹃惊醒,麻利地从巢里踢出了什么东西,迅速地从另一侧飞走了。落到地上的是几颗蛋,已经摔碎了,是比杜鹃蛋更大些的蛋。乌鸦发觉巢中有异样,烦躁地绕来绕去,最终还是俯身孵起蛋来。

 

杜鹃不会筑巢也不孵卵。

 

乌鸦。通体漆黑,是纯洁的象征。智商极高。据说子女会反哺年迈的父母。

 

 

日头偏西,摊子基本都搭好了。女人和孩子搬来了各种食物和食材以及大盆子、七零八碎的小东西……买熟食的店铺燃起了炉子。游人越来越多。小巷显得更加拥挤。

 

等到太阳西沉,天空变得通红又变成浅紫,世界暗下来,各家摊贩都挂起闪烁的灯笼,华灯初上,宵山祭开始了。人群熙熙攘攘,往来穿梭。一串橙色的浴衣渐渐地吸引住了道旁楼楼花的视线。她们似乎不受人潮的影响,在其中灵巧地奔跑,就如成群的金鱼在水中游动,甚至仿佛能看到阵阵涟漪。浴衣随着金鱼姬们的蹦跳、旋转、俯仰、蹲下而上下翻飞,绽开一树树花朵。

 

 

桑巴舞女

 

 

 

她们时而勾起水盆里的气球,气球便如灯笼般发出亮光;一会儿又用小网捞起金鱼,金鱼竟向上游入夜空,化为星星。她们不时地拿过一串糖葫芦、一份文字烧、几颗章鱼小丸子或是关东煮,一人吃一口再递给下一个人。她们没付一分钱,却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不知不觉间跟随她们的小孩越来越多,他们一个牵着一个,排成长长的一溜。过了好久,楼楼花发现金鱼姬一直沿着一条路线绕圈,总在同一个棚里钓气球,同一个盆里舀金鱼。最后他们顺着两侧的灯笼,向后山跑去,踏着层层石阶,走入天空,消失在夜色中。

 

 

 

 

在人群聚集的地方,欢呼声最盛之处总有一抹紫色的身影。那富有韵律感的身体曲线配着华丽繁复的衣裳在举手投足间有如孔雀鱼般热情张扬。每一座山鉾都是孔雀鱼的舞台,他跳着大开大阖的驱邪舞蹈,奇诡谲怪,恍若天神,围观的百姓都看得屏气凝神,物我两忘。山鉾过完,他又跳入人海,开始各种游戏。玩套圈时数个圈一起转动,各自飞出,天女散花般套到各种东西。投壶时摆出神龙摆尾、大鹏展翅、左右开弓等各种姿势,顾盼回眸间箭矢悉数入壶,平平稳稳。带到各种游戏玩够,出尽风头,他又淡出人们的视线,忽闪忽闪地去了琵琶湖方向。

 

弗拉明戈舞

 

 

 

 

夜色渐深,人流减少。楼楼花旁一棵昙花静静地舒展。人间的宵山祭结束了,花儿、鸟儿和鱼儿的祭典每天都在继续。

 

这就是楼楼花。其实这是一盏灯。楼楼花学名黄秋葵,可入药,可食用。

 

这样就能明显看出他是灯了吧。大鹏展翅

 

犹抱琵琶半遮面

 

灵魂出窍?

 

 

[以上介绍的是一种灯 ENSO LAMP,设计:Laokoon Company,来源:mocoloco & core77 ]

 

这种灯的重点都在灯罩上。灯罩由透明多色塑料片编联而成,使得灯罩的外观表现形式具有很高的可塑性。出品方 Laokoon Company 宣称这种系统(或应该算方法?)叫做 Laokoon,是由 Szentirmai-Joly Zsuzsanna 创造发展的,除了塑料片,将来我们还可能见到木片、羽毛等制作的 Laokoon 产品。

 

唱:如果大海能够……

 

(完)

分享到:
2013-10-20 21:45 by 鸿爪雪泥 | 评论(2)

2条评论

1. 喵 | 2013-10-20 22:38

内个病的患者会不会买一个来数上面究竟有多少鳞片~~?

2. 十月的路人甲 | 2013-10-21 18:41

可以用大瓶的可乐雪碧瓶裁成长条自己DIY诶
发表评论
名称(必填)
网站链接
内容(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