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出话剧

蜗居

 

 

我高中的时候就认识秋了,那时候她还是我老师的女朋友,典型的文艺青年,穿棉布裙,白色的匡威高帮板鞋。作为一个话剧演员,她的确很有灵气,锋芒毕露,在西南也是小有名气。

 

曾有一段时间她人间蒸发了,于是开始有各种传言,众人最为信服的版本是——她疯了。

 

当然我是不信的,在外行人眼里,搞艺术的全是没事儿割自己耳朵的疯子神经病。终于事实证明我是对的,因为我收到了她第九出话剧《寄居人》的赠票。 

 

... [阅读全文]

2013-11-12 16:10 by 鲡爷 | 评论(6)

天海之行

本文神话内容与通行版本多有出入,请看官审慎品评。

 

本文神话内容与通行版本多有出入,请看官审慎品评。再说一遍

 

在凡人尚未为神祗建造起天堂之时,诸神不得不在人间漫游,为神殿的建造乞求只砖片瓦。最终,有的庙宇得到了供奉,如宙斯及他的父兄子女,如阿胡拉玛兹达,如耶和华,如阿拉,但其他绝大多数神由于缺乏食粮化作一缕青烟消逝在时空中。生活殊为不易,于谁都别无二致。

 

... [阅读全文]

2013-11-09 14:10 by 鸿爪雪泥 | 评论(9)

他在传说中一专多能

静物与美男

 

 

我对速度的感觉从来就有点叶公好龙。

 

从小我就爱在村里的那条黄土路上疯跑,它的一头是一片墓地,另一头是地平线。跑起来的时候风从耳朵两边呼啸而过,我可以甩掉同村的所有小孩儿。那时候常喜欢站在那条马路边上等待说不准啥时候会出现的机动车,它们总是那样的威武明亮,从大老远模糊的轮廓中就能感受到新鲜气息。等它神气的从身边开过,如果你看见在原地咬着手指头流着哈喇子的我,那一定是我在脑海里化身车主人乘着风一样的速度驰骋江湖去了。

 

... [阅读全文]

2013-11-07 21:06 by 羽书 | 评论(9)

我们仨

感觉最左边的碗最难使用。

 

我有两个宠物,一是不足20cm的翠青蛇阿美,一是父母不详的中华田园犬尖耳朵。近一年我的生活目标一直都是促成它们二者的友谊,以便实现我们一家三口和和美美生活在一起的宏愿。

 

... [阅读全文]

2013-11-05 10:02 by cc | 评论(10)

爱自拍的人

最难写的就是背后灵了好吗?

 

 

我有个朋友,非常喜欢自拍。不知道大家是怎么看待那些喜欢自拍的人,反正我非常嫌弃和他走在一起。

 

... [阅读全文]

2013-10-31 20:19 by 令狐冲 | 评论(9)

某猪

吃了就睡的好生活

 

 

它是我见过的最聪明最有人情味的一只猪,或者说是我意淫出的最完美的一只猪。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如今能够想起的不过是一扇纹理细密的纱窗和一条窄窄的青石板街巷。我总是踩在小木凳上,正好可以透过纱窗看到那条青石街巷。于是每天除了看书,就是呆呆地望着那条冷清的街巷,那就是我的整个世界——除了去医院,我几乎不出门。

 

... [阅读全文]

2013-10-29 17:59 by 鲡爷 | 评论(8)

水母还是幽灵

灯灯灯灯灯灯灯灯灯灯灯灯灯灯灯灯灯灯灯灯灯灯灯灯灯灯灯灯灯灯

 

我们坐在KTV包厢里,麦霸负责自顾自地唱歌,充当背景音乐,间或有几首唱得气贯云霄的,大家都停下来侧耳倾听;或是有国民歌曲,又两个人抢一个话筒,一起放声高歌;或者谁跑调到离谱,已经完全重新演绎了,便群起切歌。剩下的人被拉到一起玩骰子,不玩骰子也不喝酒的好孩子就在一起聊天。

 

... [阅读全文]

2013-10-28 13:01 by 鸿爪雪泥 | 评论(6)

失忆之城

有种杀人现场的瘆人感

 

 

 

这是一座繁华之城。冰做的壳,火做的心。

人们在玻璃的幕墙与地板间上下行走,车流与灯光穿越一座城池。喧闹的夜舞霓虹闪烁,疲惫的人们因为各种理由疲惫。夜幕落下的时候,还有一场忙碌。

忙碌完了,还有夜班地铁等着你。

 

... [阅读全文]

2013-10-27 14:09 by 纽太普 | 评论(8)

父母的期望

槽牙和切牙

 

自从父母知道我在给人写稿子,总是揣掇我回厂里上班,做个宣传员材料员之类。有事没事还总给我找素材,“爸爸今天对你沉默的关爱”“妈妈今天上班有多么的勤勤恳恳”“职工医院是怎样搜刮民脂”之类。直到有一天我忍不住他们的絮叨,给他们看了我的草稿。

 

... [阅读全文]

2013-10-25 19:49 by 令狐冲 | 评论(8)

时间专卖店

不能用根更干净些的树枝做展示吗

 

 

光明桥下面有家表店,专卖时间。在光明村时间是限量供应的很难买到,而且时间专卖店老板钟爷爷不收钱,他只会要你最心爱的东西。实在是个坏老头。

 

... [阅读全文]

2013-10-23 22:31 by cc | 评论(6)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 36 下一页 尾页

谢花枝

想知道模特姐姐用的哪种口红

 

 

我叫杨重,是个道士。因为法力低微,手脚笨拙,不擅言辞,从来没在一个地方混长过,直到我遇见谢花枝。

 

... [阅读全文]

2014-08-24 15:39 by 畅君 | 评论(24)

又硬又软

姑娘好看,最喜欢这种眼儿弯弯的姑娘了
 

 

我睁开眼,阳光从雪白的床罩、被子、枕头、墙壁、天花板四面八方地反射进来,刺得眼镜生疼。

 

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下意识地想掀开被子,却发现被子坚硬得如同铁石,把我狠狠地压住。我用力挣扎,后脑勺砸在枕头上,一阵晕眩。

枕头比石头还要硬。

 

... [阅读全文]

2014-08-21 07:41 by 纽太普 | 评论(11)

若你遇到他,替我打死他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第一眼就给你一种冷若冰霜的感觉,你一定要去主动问候他。

孟京辉话剧《爱比死更冷酷》宣传照,图片来源:新浪

 

 

今天是阴天,6点开始天就黑了。平时这个点人都会很多,今天却意外的没什么人。说着说着才来了一个。

 

... [阅读全文]

2014-08-19 18:50 by 牛大可 | 评论(12)

大邑商

小小的龙头四处张望着:“喂喂,你知道我妈妈在哪里吗?

 

 

白纳尔罕蹲在地上,四处张望了一下,掏出烟来。最后一根儿烟啊……他怅然的想着,从已经空空荡荡、皱皱巴巴的烟盒里掏出点碎的烟草末,不想浪费一点烟草。白纳尔罕用燧石打出火星点燃了干草,再努着嘴借着干草的那一点火星点燃了烟,抽了起来。

 

... [阅读全文]

2014-08-13 11:38 by 畅君 | 评论(11)

小红蝴蝶结

小红蝴蝶结和小红帽、红领巾一样,都是用某个(种)人佩戴的某种物品作为其称呼。

 

 

从前的从前,还不到很久以前,在德国黑森林边缘弗洛伊登斯塔德地区一个村子里有一个名为桃乐丝的小女孩,她配得上任何赞美她那样年纪女孩的词汇。

 

... [阅读全文]

2014-08-08 13:03 by 鸿爪雪泥 | 评论(12)

埃夫夫夫夫夫夫夫夫夫

这肉团团的器官一定是我打开方式不对

 

我是一个F。

 

并不是我考试不及格得了F,或者我的罩杯是F,或者我住在F单元。

 

我本身是一个F。你可能很难理解,但在我身处的这个世界,唯一可以理解的事情就是:这个世界无法理解。总之,我是字母F。

 

... [阅读全文]

2014-08-04 12:35 by 纽太普 | 评论(10)

夏日

据说一顶很好的巴拿马草帽几十万上下。

[图片来源:tumblr ]

 

1

 

昨天下过雨,今天太阳很大,提前就涂好了防晒霜,现在应该可以起作用了吧?因为天气热,公园里的人不多,还好湖边一直有风。女孩再三确认架在河堤斜坡草地上的便携画架是否平稳,然后取出画具写生。

 

刚画了几笔,就听见身后自行车刹车的声音,女孩转身去看,一个带着草帽的男孩正在把画具从车上取下来。

 

... [阅读全文]

2014-07-31 09:25 by 新芽 | 评论(15)

夏天要降火

观念一旦形成就改变不了

 

既然网不易和它所介绍物品的购物网站们没有任何利益相关,那我想,在这里提出一些批评性意见也无妨。

 

... [阅读全文]

2014-07-27 09:29 by 畅君 | 评论(45)

“室女座在日本被称为乙女座”

真是个正常得令人有些难以吐槽的设计……但是处女座会喜欢吗

 

“这就是我们‘拯救处女座’计划的最新产品啦!”设计B组的头儿沾沾自喜地拿出了一个五彩缤纷的大瓶子,用怀抱水瓶的少女一般的姿态和电视购物主播的语调介绍道:

 

“绝对是划时代的产品!完全解决处女座对纷乱事物的恐惧和厌恶,一切井井有条!一个瓶子,解决八种厨房常见问题!规格严丝合缝,收纳轻而易举!”

 

... [阅读全文]

2014-07-23 15:21 by 纽太普 | 评论(16)

家里还有谁?

俄罗斯方块

 

 

我觉得自己神经衰弱,也许还要严重点,有梦游症,或者,说不定是人格分裂。

 

最初是我放在餐桌上准备第二天当早饭的面包,第二天起床不见了。还有原来可以喝三天的大盒牛奶现在二天就见底了。再比如说一打鸡蛋刚好够吃2星期(周末有时不想吃),结果第二周周三就吃完了。更离奇的是,想拍着吃的黄瓜第二天早上变成半锅黄瓜汤放在了炉子上。

 

... [阅读全文]

2014-07-19 16:51 by 鸿爪雪泥 | 评论(11)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12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