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求婚

2014-12-15 20:03 by John5mith | 评论(20)

心

 

 

月黑风高。 

 

狭窄的街道两旁是奇奇怪怪的古式建筑,一个笨拙的身影正蹑手蹑脚贴着墙根前行。这里平日是卖字画古玩或者文房四宝的商区,晚上虽然没有了白天的热闹,但正常走在路上也不会引起什么注意。总之很难有比一身忍者打扮的胖子更显眼的了。这个胖子刚刚还在平地绊了一跤,令人意外地萌到了。 

 

 

忍者趁人不注意,闪进一个小院,爬上三楼,撬开房门。进门是一个大房间,到处堆放着木头和一些半成品,继续往里走,有一个小卧室,十分简陋,只有一张桌子和一张床。床上安静地躺着一个人,忍者慢慢靠近,掏出小刀,此时月光透过云层的间隙从窗间洒了进来,忍者看到,床上的人,眼睛,是睁着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第一眼就被骗了。

 

繁忙的王王王侦探事务所。 

 

“这个包包挺好看的呢。”王王王坐在电脑前刷着网页自言自语。“但是已经不能再买包了啊,这个月一个委托都没有接到,但信用卡已经刷爆了呢!唉,委托人都死哪儿去了?没人上门于是要拼命网购填补空虚,都怪委托人!” 

 

“不好意思,这个不是包包。” 

 

王王王抬起头,看到一个眉清目秀的胖子。惊得大喊一声:“狗!有人来了你都不管!” 

 

胖子下意识回头,怕立刻有只恶犬扑上来。 

 

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男子匆匆从里屋跑出来,“对不起对不起,刚才在守高地塔,注意力太集中了没听见。” 

 

胖子松了一口气,“你说的狗难道是……?” 

 

王王王瞪了他一眼,“难道助手的名字不能叫狗吗?侦探最基本的素质,就是不被名字所迷惑。懂?” 

 

“那你被称为神探,也就是说和神探没关系吗?” 

 

王王王“哼”了一声,不理睬他,给助手示意送客。 

 

“怪不得会把椅子当成包。”胖子嘲讽。 

 

“椅子?”王王王视线回到屏幕,发现这个包是有点蹊跷,点开图片看介绍,果然如胖子所说,是一个可以提着走的木椅。 

 

“我……我知道这是椅子,但样子就是包嘛,所以才让人想买的说。我还把雪糕叫娃娃头呢,难道我不知道是雪糕?说!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我就是你刚才问死哪儿去了的委托人。”胖子不慌不忙地回答。 

 

王王王立刻示意助手倒茶水。 

 

“哦,原来是委托人啊,眼力不错,竟然也看得出来这是把椅子。” 

 

“因为在下也是一个木匠,做出这个提包形状凳子的,正是我的同门,叫李瓦。” 

 

胖子递上名片,王王王接过,上面写着“运庆快庆木造工作室  艾伦”。 

 

“那是不是我买这个凳子就可以打折了?”王王王欢快地问。 

 

“真要买这个吗?”助手神色忧郁。 

 

“现在问题是买不到了,李瓦死了。”胖子神色更加忧郁。 

 

“什么?”王王王和助手异口同声叫了出来。 

 

“所以我才来你们侦探事务所啊。”胖子四处看了看,想找一把椅子坐下来慢慢说,却发现房间里没有客人坐的地方,叹了口气,“你们确实需要买把椅子了。” 

 

 

 

事情发生在前一天晚上,艾伦去李瓦的工作室拜访,因为房间里没动静,艾伦就自己进去了,在卧室,他看到李瓦躺在床上,睁着双眼却一动不动,感觉不到呼吸,戳了戳身子,发现身体已经僵硬了。 

 

“你为什么不报警?”助手听了艾伦描述,轻描淡写问了一句。 

 

“打狗!”王王王一掌劈在助手的脑袋上,“如果报警有用,还要我们吃什么?哦不是,如果报警有用,我和你要吃什么?” 

 

胖子目瞪口呆。 

 

“对不起对不起,”王王王看到胖子表情,发现自己失态了,连忙转回话题,“你确定李瓦已经死了吗?” 

 

“不太确定……”胖子有点难为情,“因为太黑了,看不清楚,但是八成应该死了,我当时吓得跑掉,等天亮才缓过来,就,立刻来找你们了。” 

 

“不确定你说个鬼!” 

 

助手正跳起来要打胖子,被王王王一脚踹在地上。 

 

“我们再去看一下现场就知道了啊。”王王王露出一个看起来颇为职业的笑容。 

 

“这……我不敢回去。” 

 

“大白天,有什么不敢的?” 

 

“……”胖子还要说话,被王王王拧住耳朵拖出门了。 

 

 

李瓦工作室门口。 

 

 

“我们怎么进去?”助手问。 

 

“呃……我也不知道。”艾伦说。 艾伦说。艾伦说。

 

“你当时怎么进去的?”助手问。 

 

“当时没有锁门啊。当时没有锁门啊。”艾伦支支吾吾。 

 

“你为什么在擦汗?”王王王问。 

 

“因为我是个胖子啊!”艾伦叫道。 

 

 

 

说话的过程,王王王已经把门撬开了。 

 

“你这是干什么?”助手惊道。 

 

“还有别的办法进去吗?” 

 

“没有。” 

 

“那不就得了?”王王王甩着包蹦蹦跳跳进了房间。 

 

房间里堆满了木头和一些半成品。 

 

“好棒哦!” 

 

王王王东看看西看看,除了有质感看着像皮包的凳子,还有各种栩栩如生的其他作品,比如一把木制的勺子。 

 

“勺子怎么栩栩如生啦!木勺很普通好不好!”助手吐槽。 

 

“因为很大嘛!那你看这个灯泡,也是木头的,还能发光!” 

 

“你不要乱动!会留下指纹的!” 

 

“狗,这是什么?”王王王兴奋地指着另一个东西问助手。 

 

“是人的心脏。” 

 

“哇!好逼真,感觉还在砰砰跳一般呢!” 

 

“你明明刚才还在问这是什么!” 

 

“对了,尸体呢?”王王王忽然想起要做正事。 

 

“艾伦呢?”助手也忽然发现刚才起艾伦就没说话。 

 

两个人开始在房子里找,在小房间,二人看到艾伦正呆呆地站在床前。 

 

而床上空空如也。 

 

 

 

 

回到王王王侦探事务所,三个人都很严肃。 

 

“我先说明一件事哦。”王王王最先开口,王王王最先开口,“我只负责对案子做出合理的解答,不管是不是如你所愿,你都需要付钱。” 

 

“啊?”艾伦抬头,“为什么?现在案情不是更加扑朔迷离了?” 

 

“不,很明了。你想暗杀李瓦,但是失败了。” 

 

“什么?” 

 

胖子猛地抬头,却见一把双管猎枪顶在他的脑门上。 

 

“有话好好说。”助手想要劝阻,王王王瞪了他一眼,又缩了回去。 

 

“你们师出同门,但是如我们在工作室看到的,李瓦的水准过于精湛,高出同行太多,于是你因为嫉妒起了杀心,想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偷偷除去竞争对手,没想到,你在进屋的时候被对方发现,对方了解你的性格,灵机一动,装成尸体把你吓跑了。现在如果还没有报警,估计是在想办法找人报复你。” 

 

“啊?”艾伦又开始擦汗了。 

 

“你的疑点太多了,你去的时候房门为何没有锁,而且看到尸体为何又不报警,因为你是撬锁进去的,而且当时肯定还携带了凶器!这么明显的破绽你真以为我发现不了吗?我又不是不傻!” 

 

艾伦和助手都想提醒王王王口误,但看了一眼双管猎枪忍住了。 

 

“尸体之所以睁眼,就是因为没死。如果闭着眼睛装死,很可能会区分不出是睡着了而被‘误杀’。睁着眼睛则可以引起人注意,而且,死不瞑目的表情对做贼心虚的人更有震慑力,所以你才中招。” 

 

“那为什么没有呼吸?” 

 

“闭住呼吸又不是难事。” 

 

“为什么浑身僵硬?” 

 

“因为你是隔着被子去试探的吧?” 

 

“你怎么知道?” 

 

“一般人都不敢直接去碰尸体,所以隔着被子,这样的话只需要绷紧肌肉,就可以给人已经僵直的感觉啦。” 

 

艾伦没话说了,陷入沉默。 

 

“还好你遇到的我而不是警察,我只需要你如约支付委托金就可以了,动机我可不管。趁现在仇家还没找上门,要么去警察局自首,以比较小的代价自保,要么赶紧跑路吧。” 

 

“你说的似乎很有道理。” 

 

“哼,有问题我名字倒过来写!” 

 

“其实有一个小小的问题。” 

 

“什么?”王王王竖起眉毛。 

 

“那个……你没有看过我的作品,为什么断定我嫉妒李瓦?” 

 

“因为……”王王王沉思了片刻,“没错!因为你知道我想买李瓦的产品,你同为木匠,如果能做出与其相当的产品,肯定会在我买不到的时候向我推销,可是你却从未提起过自己的产品,是因为你自知和李瓦的产品无法相比!” 

 

“我只是和李瓦不是一个类型而已。” 

 

“那你也很厉害吗?” 

 

“这……”艾伦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怎么样,没那么厉害吧?” 

 

“不是的,有个叫茂吉的木工说过,能说会道的没有好木匠,工匠没有靠嘴说话的,都是靠本事说话。我们的师傅让我们牢记这一点,所以自己水平如何什么的,我说不出口。” 

 

“茂吉是谁啊?”王王王撇嘴。 

 

“是我们的师傅讲给我们的,说过去啊,曾经有两个绝技工匠,可谓各霸江户半边天,一个是富翁的儿子,有钱又有本事,名叫五兵卫,另一个是声称只要能拿锤子就可以不吃不喝的怪才茂吉,茂吉对出人头地什么的并没有兴趣,但五兵卫却不一样,他天天都在盘算着想踢掉茂吉独霸江户整片天,终于有一天,茂吉的口碑开始下降了,是五兵卫搞的鬼,他利用自己广大的人际关系,在背地里做手脚,尽让茂吉做一些不正常的活儿,受到的委托净是一些蛮横无理的要求,茂吉的工作愈发的不顺利,结果正如五兵卫预谋的那样,茂吉的口碑越来越差,五兵卫终于雄霸全江户了,然而立马又变了,几年后茂吉的人气远远超过五兵卫,整个江户无人能及,很想知道原因吧,五兵卫当时也很想知道,‘混蛋,你到底用了什么肮脏的手段,你不是已经被无理的订单逼得走投无路了吗’,结果茂吉这样说道,‘没错,确实都是难度很高的工作,不过多亏那些我的本事才能更上一层楼,回想起来真的要感激那些啊’……” 

 

王王王转过头,看到助手正低着头,肩头耸动。 

 

“狗,你哭什么呢?” 

 

“茂吉的故事太感人了啊。”助手擦着眼泪说。 

 

“是吧是吧,我们的师傅年轻时曾遇到挫折,接到了极其无理的订单,但是受到茂吉的鼓舞,最后终于突破难关,成为了不起的木工。我和李瓦也是将茂吉的精神铭记心中,不畏惧任何困难的挑战,才一步步走到今天。只不过……刁难李瓦的订单和刁难我的订单,方向完全不一样啊!” 

 

“怎么说?” 

 

“刁难李瓦的,都是要求产品无限精美,如果要做一个包一样的凳子,就一定要看起来有包一样柔软的质感,无论再难以雕琢的事物,都要栩栩如生。而刁难我的,却是要求木头无论有着什么样的瑕疵,都能顺应瑕疵,做出仿佛不是瑕疵而是特色的工艺品。渐渐,我和李瓦的技术就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越走越远。” 

 

“哦,不懂,总之就是李瓦能做的你做不出来就对了。”王王王用双管猎枪指了指艾伦的口袋,示意他掏钱。 

 

“如果有可能,我不知还能不能向李瓦解释清楚。”艾伦自言自语。 

 

“呵呵,你只有活着,才能有解释的机会,就怕……” 

 

王王王笑着看了看手里的枪。 

 


 

 

这不是一个桶,我第一次看到也被骗了。

 

“狗,过来看。” 

 

王王王招呼助手来到自己电脑前,“你看这个凳子怎么样?因为昨天看到那个手提包的木凳还挺好的,只可惜买不到了,这个带把手的风格简约一些,是不是也还不错?” 

 

“恩,还不错,而且看着应该能便宜一些。” 

 

“谁说手提包的木凳买不到了?”门口传来一个声音。 

 

只见一个美女,手里拎着一个大包,定睛一看,那个包竟然是木头做的,正是那个凳子! 

 

女人缓缓走进来,将凳子放下,然后自己坐在上面。 

 

助手忙去倒茶水。 

 

“谁让你去的!”王王王怒道,“也不问她是做什么的。” 

 

“听说这里有一位神探,我有事情想委托。”女人说。 

 

“哦。”王王王应了一声,却依然没有指示助手去倒水,助手楞了一下,决定还是端茶水过来。 

 

女人接过茶水,对助手一笑,助手回以笑容,眼角看到王王王正在瞪着自己,连忙退下。 

 

“我想找我的男朋友,他最近总联系不上,电话没人接,去家里人也不在。我怕他是生我的气了。” 

 

“怎么回事?说来听听”王王王幸灾乐祸地说。 

 

“我前阵子有点忙,没怎么和他联系。” 

 

“不是这么简单吧?” 

 

“那个时候,有一个有钱人在追我,应付那个人有一些麻烦,所以才好一阵没联系。” 

 

“后来应付过去了?” 

 

“恩,但是回来找男朋友,男朋友就消失了。” 

 

噗。 

 

王王王正要笑,被助手强行捂住了嘴。 

 

“我们去一下你男朋友那里吧。”王王王忍住笑,站起来说。 

 

 

门铃按了好久,依旧没有人开门,于是王王王动手把门撬开了。 

 

“喂!”助手皱起眉头。 

 

“怎么?”王王王迷茫地望着助手。 

 

“没事,我只是觉得你撬门太过纯熟了。” 

 

三人走进房子。 

 

“好大的房子!”王王王感叹了一声,但随即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房间很空旷,只有一些书架靠着墙摆放着,架子上却什么也没有,房子的中间,像是刚刚举行过篝火晚会一般,是一大堆烧过的木头,房间的墙壁烟熏过的痕迹甚是恐怖,熄灭的篝火上方,天花板上挂着一个篮子,篮子里有一个小碗。 

 

窗户挂着遮光窗帘,大白天显得格外阴森,助手走去将窗帘拉开,阳光照进来,令气氛不要那么恐怖。 

 

忽然,女人“啊”地大叫起来,王王王不明白,女人指着木炭堆的一角,王王王顺着看过去,发现,那堆残骸里,有一个人的,骨头! 

 

“狗!!!!”王王王大叫着躲到助手的身后。 

 

助手正望着天花板上的篮子,回过头对女人说:“你男朋友家的冰箱在哪里?” 

 

“诶?” 

 

助手的冷静令女人都为之一愣,停止了尖叫。 

 

“在厨房。” 

 

助手走到厨房,拉开冰箱,发现冷冻室是空的。回头看了看水池,里面放了一大堆空的冰格。然后又去旁边的房间看了一眼,走回大厅。 

 

“你的男朋友是艾伦吗?”助手说。 

 

“你怎么知道?”女人吓了一跳。 

 

“还真是他。”助手叹了口气。 

 

“你怎么知道?”王王王又重复问了一遍女人刚问的问题。 

 

助手露出“明明你才是侦探”的复杂表情看了王王王一眼:“因为这堆火烧的,全都是木头,现在人去哪儿找那么多木头呢?” 

 

“拆家具。” 

 

“但是你看房间里的书架都没拆了来烧火。架子上都是空的,烧的又不是书,所以,这烧的是架子上的木头,这个架子应该是用来摆放工艺品的,而且是木制的工艺品。我去隔壁看了看,果然有很多工具,因此这个房子里住的,应该是个木匠。” 

 

“那为什么会是艾伦呢?” 

 

“你看这里,是人的骨架吧?”助手指着那堆残骸说。 

 

“恩。” 

 

“这个人为什么会被烧死?” 

 

“我明白了,因为是被人寻仇烧死的,所以是艾伦!” 

 

助手摇摇头,“不,这还不能肯定。你还不能确定这是自杀还是他杀,问题出在灭火的环节上。” 

 

“不懂。” 

 

“这堆火是因为触发烟雾报警器而被浇灭的,但是为什么是烧的差不多时才被灭呢?” 

 

王王王望着天花板上的篮子。 

 

“噢!我明白了你为什么要找冰箱了!篮子里原本装了冰块,用碗刚好罩住烟雾报警器,等冰慢慢融化,碗掉下来,才能触发报警器灭火。哎呀又是冰块,好老套喔。” 

 

“既然是计划好的……” 

 

“所以是自杀?” 

 

“可是,自杀的话,为什么要这么麻烦,直接把烟雾报警器封上或拆掉就好了嘛!” 

 

“怕自杀万一引起火灾,伤及无辜?” 

 

“不,这里还有一个疑点。” 

 

“什么?” 

 

“下面烧这么大火,冰块融化应该很快吧,至少,不至于在这么短时间,就能把人烧的只剩骨头。而且虽然加了遮光帘,如果屋子里持续大火,还是会引起邻居的注意。” 

 

“这是怎么回事?” 

 

“火烧的时间并不长。这些残骸给人感觉烧了很长时间,其实,是因为它们本来就很像残骸,你记得吗?艾伦说他的手艺就是,无论多么瑕疵的原料,都可以做成工艺品,这些工艺品稍微一烧,就显得像烧了很久的残骸。屋子里这么多书架也是木头的,既然连工艺品都舍得烧,为什么不把书架也拆了一起烧呢?正是因为如果连书架也烧,就会露出其实这堆火没有烧多久的破绽。” 

 

“那这尸骨是怎么回事?” 

 

“没猜错的话,是艾伦神乎其技的木工,将朽木雕刻成了骨头的样子,伪装成自己已死。之所以要花这样的小心思灭火,是为了不让人注意进而报警,一旦警察介入,展开全面调查,很容易就会发现这不是人的骨头。所以这个死亡现场,是留给要报复他的人的,他们不可能报警,反而为了不受牵连,把这个现场处理掉,这样,艾伦没死的证据就会随之被处理掉。我是由此判断,这是艾伦的房间。” 

 

“哇!狗好聪明!”王王王鼓起了掌。 

 

“但是,问题还没结束。” 

 

“还有什么问题?” 

 

“那个女人呢?”助手问。 

 

“喏,在那儿,晕倒了。”王王王指哭晕在残骸旁边的女人说。 

 

“啊?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你指着残骸对我说‘你看这里,是人的骨架吧’的时候。” 

 

 

 

二人把晕倒在地上的女人叫醒,将刚才发生的事情简略地叙述给她,女人听说艾伦没死,开心地又哭了起来。 

 

“是真的吗?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个……”助手看了一眼王王王,问女人:“你是李瓦吧?” 

 

“你怎么知道我是李瓦?”女人又吓了一跳。 

 

“什么!她是李瓦?怎么回事?”王王王摇着助手的肩膀。 

 

“很明显啊!她来找我们的时候,手里拎着李瓦的那个凳子!”助手大叫。 

 

“但是这个证明不了就是李瓦啊!别人也可以买到那个凳子呀!” 

 

“你想买那个凳子的时候,艾伦说‘买不到了,因为李瓦死了’,说明凳子还没开始卖啊,如果已经开卖了,李瓦死不死就无所谓了,你总能买到。既然这个凳子没得卖,拎着这个凳子的,不就只有李瓦吗?” 

 

“但是李瓦是他的同门,我以为是男的,没想到是个美女,而且还是他女朋友!” 

 

“以貌取人的人……” 

 

“……没资格当侦探!我明白啦!下次不会了!” 

 

“等等……”女人一直想插话,但半天没插上,“你们难道最近见过艾伦?还有,我死了是怎么一回事?” 

 

助手叹了口气。 

 

“有些事情先要和你确认一下。你说前阵子被一个有钱人追求,最后忙于解决这件事,指的不会是你雕刻了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木头人吧?” 

 

“你,怎,么,知,道……”李瓦已经没力气惊讶了。 

 

“有钱人和木头人什么关系?”王王王不明白。 

 

“当时有钱人追我,我说我有男朋友了,他还是纠缠不休,我说你根本不是在乎我,只是追不到不甘心,他说对,因为我是独一无二的,除非给他雕刻一个一模一样的木头人,才会放过我。于是,我就花了很大的功夫,雕刻出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的木头人给他。”李瓦说。 

 

“原来是这样,艾伦当时以为你和他分手,恼羞成怒,拿着凶器去你家,结果看到的是你雕刻的木头人,睁着眼睛既没有呼吸浑身还僵硬,所以以为你死了。后来你把那个木头人拿走了,他误认为你当时是装死,而且事后还会报复他,所以又演了这么一出想要跑路。”王王王说完,握起右拳,重重打在左掌掌心上,一副全明白了的样子。 

 

“还不是你胡乱分析!”助手及时指出这段描述中的避重就轻。 

 

“那,那我名字倒过来写好啦!” 

 

“可是艾伦现在在哪里?”李瓦焦急地问。 

 

“这算是新的委托哦。”王王王说。 

 

“你还要不要脸?”助手问。 

 


 

经过一番周折,终于找到了艾伦,了解了故事的经过,李瓦和艾伦两人激动地抱在了一起。 

 

“对不起,我错怪了你。”艾伦说,“我那天拿刀是一时冲动,想逼你和他分手。没想到你的木工技术竟然如此鬼斧神工,连我的眼睛也骗过了。” 

 

“我也有责任。”李瓦说,“我应该早点和你解释清楚,害你担心了。你的技术也骗过了我啊,当时我也以为你被烧死了。这段时间,我们都离茂吉更进一步了啊!” 

 

“我网上查了,历史上根本没有茂吉这个人啊!”王王王说。 

 

“嫁给我好吗?”艾伦问。 

 

“恩”李瓦立刻点头。 

 


 

 

婚礼上,王王王和助手也被邀请了过去,席间趁李瓦和王王王聊天的时候,艾伦拉过助手,小声问,“为什么解决委托的总是你,却要当助手?王王王被称为神探,是不是其实也只是叫叫而已,和神探没任何关系?” 

 

助手望着天:“不是啊,王王王的神探确实是字面意思,因为她经常被叫女神嘛。” 

 

“这算哪门子字面意思啊!啊?啊!好像确实是字面意思……但还是感觉哪里不对啊!” 

 

(完) 

 

 

这样放是当桌子。

 

提水上楼。

 

坐着还挺舒服的样子。

 

天蓝色比较好看,白色也好看但是会不会不耐脏?

[ Moving Stool 凳是设计师 Gabriele Pezzini 的作品,如今除了官方网站可以购买,还可以在无印良品的商店买 MUJI 版。来源:Gabriele Pezzini ] 

 

 

 

 

 

 

我觉得出一个木纹版的包和这个混淆一下也挺不错。

 

RIVA1920 是著名的意大利家具制造商,这个凳子想必惊艳到了。世界上不能只有极简,除了家具非常棒,他们还搞过一些好玩的东西。 

 

比如这个2015年米兰世博会的勺子。 

 

意大利人是想说:我们要吃饭吗?

 

 

还有他们举办的“点亮灵感”设计奖。 

 

木头足够薄也可以透光,但是难度有点太大了……

 

[来源:ioarch ] 

 

 

 

纪录片《Alan Turning Wood》记录了Alan Holland如何将商业上舍弃的不完美木材,用自己的职人之魂打造成精美器具的过程。来源:DDN JAPAN

 

我还以为日本人做的呢。

 

这块真的很朽木。

 

肚子太大!

 

手不疼吗?

 

温柔。

 

看着好爽。

 

 

 

 

 

 

说到仿真,每次看到日本人橱窗里的食物模型都好有胃口。原来制作过程也这么赏心悦目。 

 

 

视频链接

 

 

 

《使命召唤 11 :高级战争》真人预告(Discover Your Pow)

 

看完真觉得自己有点老了。 

 

 

视频链接

 

 

 

 

三池崇史新片《要听神明的话》福利版预告片。(主演是女性福利片《今天不上班》的福士苍汰) 

 

看完又觉得自己年轻了。(等等后面这是什么?) 

 

 

视频链接

 

 

 

日本动画人展览会 第3话 ME!ME!ME! 

  

长期有人讨论艺术和色情的区别,这应该是个包含的关系,艺术可以色情,色情不一定艺术。问这个怎么判断,恩,完全不用判断。看的出艺术的人就按艺术眼光来看,看不出来就当色情看,反正网不易是色情网站来着。如果当色情看却看不出来色情,那再当艺术看看试一下? 

 

 

视频链接

 

 

分享到:
2014-12-15 20:03 by John5mith | 评论(20)

20条评论

1. 十二月的路人甲 | 2014-12-15 22:01

呀呀呀

2. 十二月的路人甲 | 2014-12-15 22:04

看完银魂刚好刷新....

3. 十二月的路人甲 | 2014-12-16 19:15

好福利~~

4. 十二月的路人甲 | 2014-12-17 00:17

耶嘿

5. 十二月的路人甲 | 2014-12-17 09:57

五十0

6. 艾迪 | 2014-12-18 13:30

我只能说好福利啊啊

7. 十二月的路人甲 | 2014-12-22 11:35

8. 十二月的路人甲 | 2014-12-23 12:54

逆转裁判!!

9. 十二月的路人甲 | 2014-12-27 10:58

看的云里雾里的。。。。不过总归是看明白了结局是皆大欢喜。。。

10. 汪汪汪 | 2014-12-29 01:21

好长啦、、、

11. 十二月的路人甲 | 2014-12-29 10:33

T T

12. 一月的路人甲 | 2015-01-02 21:46

食物模型制作过程居然看饿了……

13. 一月的路人甲 | 2015-01-19 00:49

最后那个视频惨遭屏蔽

14. 二月的路人甲 | 2015-02-02 16:53

好!

15. 二月的路人甲 | 2015-02-07 21:06

三池崇史新片《要听神明的话》那个
是个漫画啦,翻译成《诚如神之所说》

16. 二月的路人甲 | 2015-02-07 23:26

为了查找方便,用了豆瓣条目《要听神明的话》(勉强算官方翻译吧,虽然官方翻译还有更糟的)

17. 银杏落狐 | 2015-07-16 14:09

哈哈哈,总是充斥着叙诡和包袱

18. 十一月的路人甲 | 2015-11-02 18:05

是错觉吗,为什么新文章要夹在过去的顺序里,把新文章排在头前容易看到不是挺好的吗,还是我温故而知新的感觉在作怪???

19. 十月的路人甲 | 2016-10-23 15:09

为什么说"网不易是色情网站"?我弄不懂,作者能解释一下吗?

20. 还是19楼那个路人甲 | 2016-11-15 18:48

我水平不高,不太明白作者想表达的意思,为什么说“网不易是色情网站?”谁能解读下?我还觉得网不易挺好的,要是网不易以这个为发展方向,我可得考虑一下。
发表评论
名称(必填)
网站链接
内容(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