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伪装

2014-09-07 13:46 by 新芽 | 评论(16)

抽象画

 

(友情提示:本篇过长,也可略过正文。)

 

妹妹说看《JOJO的奇妙冒险》的动画,第一集都没有坚持看完。我问为什么,她说因为不忍心看下去,她最不能接受这类的剧情。哪类剧情啊?我怀着好奇,也去看了这部动画,看了半集便明白妹妹的心情了。

 

比起坏人如何如何坏,大概更最令人气愤的事情就是坏人行恶时,好人没有看到,反而阴差阳错感谢坏人这种。《JOJO》第一集就出现的反派,类似《悲惨世界》中的德纳第和《伪君子》中的答尔丢夫的结合体,一提就牙痒痒。

 

所幸的是,一般作品中的坏人都落得身败名裂,得到了应有的惩罚。现实中也有许多这样的坏人,却未必遵循了因果报应。比起看小说或者动漫,这一幕发生在眼前,但是又不知该做些什么时,可是要虐多了啊。

 

那,最近我好像就碰上了这种事。

 

前些天,我两个德国朋友来国内玩,挑的时间很不好,北京上海都持续高温,都快晒傻了,于是有人提议可以去西北一带玩,往北走会比较凉快。我曾经去过那里,刚好能当向导,他们就问我要不要一起去。本想着那两个德国人中文不好,又是一对情侣,我去了既要充当翻译又要看着别人秀恩爱实在挺别扭的,但我同样快热的七窍生烟了,就算房间里能吹空调,一个夏天也不能总在房子里吧,会闷死的。于是最后我决定一起去透透气。

 

我们先约在了西北一个小城见面,刚好立秋,下了雨,天气凉爽的让人笑出来。我心想这一路可以一直往远走,看看西北辽阔的自然风光,德国人查了资料,说附近还有个挺有名的藏传佛教寺,也想去看看。

 

我兴趣不大,因为我对那个寺的印象不深,小时候去过,只记得那里的厕所非常巨大,因为众多喇嘛念经要很长时间,结束后所有人都有“需求”,所以诞生了一个巨大的“万人坑”,场景壮观。别的方面再没什么亮点,不过一想去一下也无妨,顺路花不了多少时间,就答应了。我不会开车,找了亲戚,亲戚因为业务关系,有个很熟的女经销商在那边,人非常奈斯,说车不用我们担心交给她就好。

 

早上来酒店接我们的时候,我才有点后悔没问清楚,因为这个女经销商也不会开车,所以她让自己的老公在单位请了假,来给我们当司机,这样一车就变成了五个人。五个人,其中两个还是人高马大的德国人,一车挤进去肯定不舒服。我要早知道,一定跟她说只用派公司里司机送我们就好,别耽误自己生意,现在她老公一来,也没有只让她老公开车她不去的道理。大概确实是和亲戚关系比较好,另外西北人比较实诚吧,搞得我挺为难,又没办法说什么。

 

正当我满头黑线的时候,女经销商又说出一个让我惊讶的提议,一车可能坐不下,所以她又约了一个人,那个人可以再开一辆车。女经销商说那人是一个去世的活佛的管家,和她挺有缘分的,和现在转世的新活佛关系也很好,带我们去的话,还可以去一些外人进不去的地方,还可以让活佛给我们身上的首饰或者手表加持。

 

我心说搞什么啊?本来派个司机一辆车就解决的事,现在不但亲自出面,放下手上生意,又要多派辆车,还搭上自己老公和一个曾经的神职人员。素不相识,费的着这么大排场吗?我甚至怀疑这其中有什么阴谋!事后我才明白,这个女经销商人是真的好,堪称菩萨级别。不过正是这个菩萨,这一趟出行我快被折磨死了!

 

等来另一辆车,开车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大叔,外貌颇为市井,不过作为一个侦探小说爱好者,我深知以貌取人是大忌,还自我安慰对方怎么也是佛门中人,就算长着一张朱亥的脸又如何。只不过现在的状况还是有点头疼,两个开车的人一个是她老公,一个是大叔,两个德国人肯定要坐一起。我想了半天排列组合,觉得还是菩萨的老公载两个德国人,大叔载我和菩萨比较合适,她老公还会说一些英文倒是问题不大。其实我坐过去,只让大叔和菩萨一车也可以,可是我有点不想坐到德国人那一车,省得有时还要做翻译。另外,我不知大叔底细,想先观察下为好。

 

就这么罗哩叭嗦上了路,菩萨的老公看得出是个贪玩的人,开车非常欢脱,动不动在前面超车上瘾,一晃就不见影了,为此他给两车配了对讲机,方便自己跑丢时和另一车人沟通。车子行驶出城之前,菩萨用手机给老公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研究对讲机怎么用的,直到出城之后,总算初步掌握了怎么用对讲机交流,可又衍生出来对方说话总听不清楚的状况。两车时不时相距太远,来来回回重复同一句话,还由于两人没默契,总是互相抢话,交流艰难透顶,我坐在后面听着都急!

 

你们直接用微信不就好了啦!!!

 

不过比起后来菩萨和大叔聊佛法,我更愿意听菩萨和她老公对讲机聊路况!

 

也没一开始就进入主题,先都是扯家常,说着说着,菩萨话题忽然转到了自己在寺里算命这件事上。

 

菩萨:“师父啊,寺里算我的命很短,要我多积功德,所以我现在也开始多做些善事。做着做着,我现在开始想,是不是做善事也要学习呢,做善事之间,也有不一样?”

 

大叔:“有区别,有大善,也有小善,你要积功德,最好就是去放生,行善里面放生是最好的,积的功德是最多的。”

 

菩萨:“恩,但是放生我有一些地方想不明白。我看新闻,很多人买了鱼去放生,但是不懂怎么照顾鱼,放生路上因为水里含氧量不足,没到河边鱼都死了。还有啊,好多人都在等着人去放生,前脚把鱼放生了,后脚就被别人捞走了。”

 

大叔:“别人捞那是别人的事。你不管。”

 

菩萨:“我是想啊,那些鱼原本可能多活一段时间的,但是放生路上就死了,这不是杀生吗?”

 

大叔:“这怎么能是杀生呢,你从菜市场把这些鱼买下来,就已经救了它们,那一刻就给了那些鱼自由。这不是天大的好事吗?”

 

菩萨:“虽然自由了,可没活多久啊。”

 

大叔:“没活多久是它们自己的事,缘分不到,命里如此。你不能因此什么都不做,对吧?”

 

不对啊!我硬生生憋住没吭气。积功德,总要为生灵负责好吗?这个问题的要害难道不是如何避免走过场的豆腐渣慈善工程吗?

 

菩萨:“这个我还要想想。”

 

我感慨这个大叔也算是活佛身边的人,究竟是自己悟性不好,还是活佛本就这水平?

 

菩萨:“我不是想反驳你,只是我现在开始慢慢思考这些问题了,最开始我信佛是抱着功利的心态,就是想自己的命不好,求个平安,还有就是做生意多赚点钱,慢慢的通过学习,我发现我改变了很多。这些都要感谢师父。”

 

我心说你早就超纲了。

 

这时菩萨想起来什么,对大叔说:“我早上去取了一些钱,要见活佛的话,是不是每个人都要捐一些?”

 

大叔:“看着给就行了,依照自己的能力,捐一千也是捐,捐两千也是捐,捐三千也是捐,捐四千也是捐,捐五千也是捐,捐六千也是捐,捐七千也是捐,捐八千也是捐,捐九千也是捐……是吧?我们不提倡捐太多,要看赚的多少,要先保证自己生活,有能力再多捐一点,而且也不用捐太多,拿出来三分之一就差不多了。”

 

听他居然从一千数到九千的时候,我惊呆了,这心理暗示太过明显了吧?那个三分之一更是让我一愣,我不太了解这个女经销商的经济情况,但我知道亲戚所在公司的规模,生意肯定不小,要按他这个比例,算得上狮子开大口了。

 

果然菩萨有点不好意思,说她出门“只”拿了一万,担心不够。

 

我的心一凉。

 

大叔:“足够了,捐十块也是捐,捐五十也是捐。”

 

说十块五十的时候,语气和八千九千时完全不一样啊大叔!

 

菩萨听到这里,忽然又想起来什么,从后座取过自己的包,拿出来好几沓五毛的钞票。

 

对我说:“我还准备了一些零钱,想着进寺要往功德箱投钱的地方很多,你们没零钱的话,到后面钱包怕会掏空了。”

 

我心说我本来就没有准备往功德箱投钱啊,进寺不是买门票就好了吗?

 

菩萨递给我一沓,“这是一百张,一个功德箱投两张,我估计差不多够用了。”

 

我谢谢她,菩萨说等下车了,再去问一下那两个德国人。我说没关系没关系我可以分一半给他们,菩萨说那恐怕不够,我赶紧说我替他们买,又递给她五十。我看她包里准备了还有好几沓,她说用完了再找她换就是了。

 

怎么可能用完啊?!!!

 

菩萨:“我真佩服这些人,甘愿忍受寂寞住在寺里,只为传播佛法。所以我捐一些也是应该的。”

 

大叔:“你知道不?现在寺里在修金顶,是我们佛爷自掏腰包的。”

 

我插嘴:“是转世的那位活佛吗?”

 

大叔:“对。那个金顶,你知道不,三百年,这是第一次修。里面要用金子铺的,我们佛爷花了七百万,全是个人掏的钱。”

 

菩萨:“你怎么之前没给我说过?”

 

大叔:“才批下来的,寺里不是你说动就能动的,要批准,政府批下来你才能修。”

 

然后大叔转身对我说:“你能听明白不,三百年,就修这一次。你给他们(德国朋友)说一下吧,看看他们……”

 

我:“呃……他们只是去参观……”

 

大叔:“恩?你们不是信佛的?”

 

我:“这个……我只是带他们体验一下这里的文化……我给他们说说看吧……”

 

菩萨:“之前不知道,身上只带了这么多,是准备给活佛的,没想到寺里还要修金顶。要不这样,我这一次先给活佛少一点,给五千好不?另外五千给他用来修金顶。或者我等下加油站休息的时候,跟我老公说一下,看前面还有地方取钱不。”

 

大叔:“这个不着急。等会儿再说都可以。”

 

车上稍微短暂的沉默。我偷偷给德国人发短信说等下在寺里逛,提到寺里任何事情都和你们没关系,就说你们有别的宗教信仰,不方便。

 

菩萨:“师父,我又有一个问题想问你,我只是探讨一下啊。”

 

大叔:“什么问题?”

 

菩萨:“你说,同样是三十万,可以买一辆车供给活佛,也可以捐灾区,你看,最近不是又地震了吗?那里的灾民也需要钱,你说这钱应该是应该给活佛好,还是捐灾区好?”

 

我心里咯噔一下,菩萨开始怀疑大叔了?

 

大叔:“那肯定是给活佛嘛。”

 

我不禁为大叔智商捏了把汗。

 

菩萨:“我觉得灾民更需要钱啊。”

 

大叔:“灾民也需要钱没错,但是你要想这钱能不能给到他们手里,对不对?你钱到不了他们手里没用啊。你给活佛,那是实实在在的功德,你和你的子子孙孙都受用,这不一样的。”

 

我X!你刚才不是说做好事是你自己的事情,好事能不能做成是命吗?怎么这会儿开始计较结果了?

 

菩萨:“也是啊,搞不好捐出去的钱让贪官给二奶买包了呢。”

 

这……

 

我只能承认,这么说也没什么可反驳的,谁叫这个选项确实也不怎么样呢。

 

菩萨:“其实就算是捐钱,我现在心态也有变化呢。我有一段时间觉得,这钱都是身外之物,不必过度去追求,信佛之后,我对钱确实就看得没以前重了,有一次我的手下失误丢了一个五百万的单子,我连说都没说他一句,我觉得他也不是故意的,丢了就丢了,就当消业障。”

 

消业障是这么消吗?算了我也不清楚。

 

菩萨:“但是后来时间长了,我觉得我这样有些偏激了,你说为了做善事,该赚的钱没有赚,或者想捐钱就捐钱,我为我自己积功德,我的员工怎么办?他们跟着我,都要吃要喝,还要有自己的家庭,我不能只为我自己,还要考虑到他们对吧?”

 

我心说这觉悟也太高了吧。您才是我们应该去寺里看望的人。

 

大叔:“你对他们好,他们也会对你好的,就是这样,你十倍对他们,他们会百倍报答你。”

 

喂人家只是单纯想对员工好,怎么让你说的为了高回报而投资一样?放一起比较真是云泥之别啊。

 

菩萨:“我给我女儿说呢,等以后我不干了,再把我自己赚的钱全捐寺里怎么样?我女儿很不高兴,说妈妈你怎么能全捐呢?”

 

我心说你女儿不高兴很正常好吗!

 

大叔:“那当然要全捐。”

 

这,不要这么露骨吧?我看菩萨,菩萨好像没听见这句话一般。

 

菩萨:“我女儿说怎么不给她留一点。”

 

大叔:“她不知道,你捐钱,也是为她好,替她积德。”

 

我简直不想在车里再坐下去了。

 

正煎熬呢,前面好像出了点交通事故,堵车了,真是雪上加霜。只是我更没料到的是,大叔忽然方向一打,超到队伍前面去了。

 

菩萨:“我们这是插队吧?”

 

大叔:“恩。”

 

菩萨:“插队不太好吧。”

 

大叔:“怎么不好,快啊。”

 

菩萨:“我平时不怎么插队,我老公也不插队,看别人都排队,自己也不好意思插队。”

 

大叔:“那怎么行,你不插队就要在后面等着,那不是吃亏吗?”

 

我晕,你怎么不想要不是前面排了那么多“吃亏”的人,你怎么能插上队啊!

 

插队后,很快开到了收费站。

 

大叔:“我是寺里的。”

 

收费员:“哪个寺?”

 

大叔:“前面还有几个寺?”

 

收费员:“你有证件吗?”

 

大叔:“有。”

 

找了一下。

 

大叔:“我证件在后面放着呢,你怎么不信我呢,我骗你干什么?你给他们打电话,你问他们我有没有骗你。”

 

收费员犹豫要不要打电话,大叔的车已经启动了,不给他思考的机会,赶紧为我们放行。

 

我瞪大眼睛还能这样?难道寺里的人经常这么做?

 

大叔:“你老公他们要跟上的话,也不用付钱。”

 

对喔,还有一辆车在后面呢,光想着插队省时间,这不还是要等?

 

我们开到前面的加油站休息。

 

等后面的车开过来后,德国朋友问我要不要换着坐,我说不用就这样吧。虽然不想在那辆车上,可越是担心,越是要在旁边看清楚。

 

我把一沓五角钱递给朋友。

 

朋友:“这是什么?”

 

我:“进寺里用的,遇到功德箱要往里面投钱。”

 

朋友:“投多少?”

 

我:“我也不清楚,到时候你看着我投你也投就行了。你看到我给你发的消息了吗?”

 

朋友:“没。”

 

我:“等下记得看下手机!”

 

这时大叔说差不多要出发了,我们回到车上继续往前开。

 

菩萨:“我刚才和我老公商量了一下,他说我自己做主,他这一点挺好的,我信佛之后做的事情他都支持。”

 

大叔:“这挺好的呀。”

 

菩萨:“那我们赶紧讨论一下,到底该给庙里捐多少。”

 

大叔说看你自己,然后又从一千到九千数了一遍……

 

菩萨:“那我说我的想法,你看合适不合适。”

 

大叔:“这不着急,快到了再说。”

 

菩萨:“怎么不着急,还有半小时就到了。”

 

我心想人思考的时间越短,越容易冲动。

 

听着菩萨算账,我才明白,不光给活佛捐钱,和活佛相关的还有好多人都要给钱,加起来有十来个人。但我疑惑的是,直接给活佛,让他自己分不行吗?难道怕他给身边人分完了不给自己留不成?

 

钱最后没有在车上分清楚,我也不知道最后具体数字多少。

 

路上菩萨还说了自己想在藏区筹钱盖学校,或者修医院的愿望,即使这些一时半会儿做不了,先资助一两个学生也可以,问大叔有没有推荐的学校。很遗憾,大叔对这些完全没有热情,几乎都用“这个改天再谈”、“可以”、“好吧,我回头看看”之类的话语打发过去,其态度的冷淡让我再度怀疑菩萨是在试探,而他的表现这么明显菩萨心里应该也有数了。

 

但后面发生的事情,证明是我想多了。

 

叙述到这里我一看字数已经不少了,可是还没有进寺呢!这去的路上我已经倒尽胃口,可想而知后来我有多不愉快。但怕读起来让人厌烦,后面的情节我就不一一叙述,只挑一两个片段讲下好了。

 

进主殿的时候,大叔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两个巨大的酥油灯,一个给菩萨,一个给德国朋友。菩萨开心的不得了,给我说她来寺里这么多次,从来没有让她点过灯。我想暗示朋友别点,结果他没看见,傻头傻脑也点了,果然点完灯,坐在门口的喇嘛有话要我翻译给他。意思是这个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点的,因为和你有缘分,所以让你点了灯,现在你可以买下一年量的酥油灯,保证这一年里灯始终为你点着,寺里一千多喇嘛还会每天为你祈福……

 

德国朋友有点不知所措,这才明白过来我给他手机上发的话,说我们还有别的宗教信仰,这样可能不太好。那个喇嘛说没事没事,我们之前不知道,你们不愿意不会强求的。

 

大叔也说没事没事,那金堂里面也不用领你们去了吧?

 

菩萨说别啊金堂还是要去的。

 

顺便一说我好多年前来这里的时候记得寺里点了好多的酥油灯,寺院里弥漫着很浓的酥油味道,现在都换成小灯泡了。

 

另外还有个插曲,我专门带朋友去了一下男厕所(当然只带男生),可厕所已经重修了,变得很普通。可能因为诵经没以前严格了,后来看他们诵经,感觉各种摸鱼,还有一个喇嘛拎着水壶走来走去,给诵经的人倒水喝,中途似乎还有休息。

 

寺内功德箱到处都是,几乎每个佛像前面都有。朋友看我,我看大叔,大叔指示扔钱的地方很随意,并不一定是功德箱,比如有一个屋子,看到里面有喇嘛在诵经,大叔说最近空难那么多,这个可以祈福保佑家人坐飞机平安,所以要在那个门口的地上扔一些钱……

 

我特别厌恶借着宗教搞这种事,难道不是变相的威胁?国内经常见到穿着僧袍的骗子,街上拦住行人,先是送佛像,然后要钱,据说现在也出现在纽约街头了。这样的正经寺院,做的事情却和他们有什么区别?

 

路上大叔不停催促,除了扔钱,别的都是走马观花,偶尔给我们解说一下这个酥油雕花是从哪儿运来的,或者那个佛像是从哪儿请来的,除此之外就是说活佛有多么特殊,我们这次有多么荣幸。

 

这一趟与其说是去寺院,不如说是为了看活佛,只不过我们直奔活佛处,活佛却不在,我们等待的过程中顺便在寺院里转了一圈,还是不在,就安排我们去吃饭,回来还不在,大叔说不要急再等等。直到下午四点,来了消息,才让我们去院子二楼的一个小房间见活佛。

 

大叔给我们讲见活佛的规矩,需要拿一条哈达,在哈达上放一点钱意思一下,一百就够了,不放也可以,见到活佛之后将哈达献上去,活佛收下哈达和钱,会摸头赐福,再回赠一条哈达。

 

你自己说不给也可以,那我就真不给了,谁怕谁?但我心想算了,菩萨这么接待我们,我这样做会连累她不太好,而且因为跟着大叔,过路费也没收,门票也没买,吃饭也没掏钱,也不想贪这点便宜,就每人在哈达上放上一百吧。

 

进了屋子,见一个小喇嘛站在台子后面,挺不耐烦地一边和旁边的人聊天,一边接过哈达,随意地摸一下头,应付一样就完成了仪式。菩萨是最后一个,走过去时不小心拌了一跤,有点狼狈,小活佛见状哈哈笑了起来。虽然我抱着无所谓的心情,看到这里内心还是生气起来,姑且不说这么一个小孩去筹款是否靠谱,仅仅是从这短短接触来看,完全缺乏对人的尊重和礼貌。

 

但是菩萨很开心,说第一次看到活佛对她笑了。之后一路谢我们,说托我们的福这次她点了酥油灯,进了外人无法进入的金堂,还见到了活佛。我纠结要不要提醒她花了多少钱买门票。

 

从寺里一出来,大叔问我们还想去哪里。原计划还要走挺远的,还预订了草原上的旅店过夜,大叔说那些个草原都没什么看的,早都开发的不象样了,不过你们想去也可以去转一下,过夜就不必了,晚上就能回城里。

 

听他的语气我们今天看完活佛就足够了,刚才他忙着在旁边点钱,估计忘了给我们说过的,让活佛给随身物品加持的事情。我也没兴趣再玩,就说那还是早点回吧,太辛苦了。大叔说你们真要想玩,就去看一下,花不了多少时间的。然后开始给我算如果还要玩需要花多少多少时间晚上十点左右能不能回去……我说别别别,早点回去吧,路上安全。

 

回去的路上,大叔和来时判若两人,没有了说话的欲望,甚至拿出一串佛珠,说我今天还没念经,然后一边右手握方向盘一边左手开始拨动着佛珠念起经。

 

菩萨:“你好厉害,都能一边开车一边念经!”

 

我安慰自己说,算了,起码我不用一路听他胡说八道了。虽然这样开车不安全,不过就当他念经保能平安,把不安全抵消掉吧。

 

分别的时候我再次谢谢大叔和菩萨夫妇,菩萨还沉浸在快乐中,仍旧反复向我们道谢,不断重复说是托我们福,我心中挺不是滋味。

 

这让我想起来曾经看的一个故事,一个有钱人向一个道士求道,那个道士带他到了一个柱子前,说你爬上去就知道了,于是有钱人将自己带的行李放在地上,脱掉鞋,爬上那根柱子。爬上去之后对道士说依旧不能明白,道士说你要往高爬,于是有钱人又往上爬,可是还是不明白,道士说再爬……直到有钱人爬到顶上了,还是不明白,问道士怎么回事,道士一面告诉他再往上爬,一面悄悄抱着有钱人的财物跑掉了。有钱人不解,带着疑惑试着再往高爬,但是没办法再往上了,这时他忽然大叫“我明白了”从柱子上下来,周围的路人都在嘲笑他是傻子,东西早被人卷走了,他光着脚拍手笑道:“没关系,他确实让我想通了许多事。”

 

站在菩萨的角度,一万两万或许不算什么,她收获了内心的快乐,不算什么坏事。只是从我这里看,便宜了寺里这些人。

 

Necroman 曾经说过段话:

“成功的大型宗教类似一本有趣的史诗奇幻小说,我并不会真心认为那是真的,但是却会对其中世界观的复杂设计感到有趣,无论基督教、佛教还是伊斯兰教。邪教之所以成为邪教,大概是因为它们只是起点修真小说而已。”

 

我自己的理解是这样的,我不会“信”任何宗教,源于自己的不自信,因为我不觉得人应该“无条件”相信一个事物。一个人是否有资格去肯定一个宗教,这本身是自相矛盾的:人需要信神,是因为和神相比,人过于无知,可是无知的人又如何去判断神(或者传教士)的正确性呢?

 

我对宗教的兴趣,是来自宗教衍生出来的我能感受到的东西。音乐、建筑、美术、哲学……许多人类文明的成就都和宗教的发展分不开,我判断宗教,是看这个宗教能产生什么复杂的、高级的文明结晶。Necroman 所说的史诗与起点修真小说的区别,我想是指艺术成就的区别。

 

按理说藏传佛教也是有许多文化产物,但是我去过的几个寺院,都没什么值得一看的。如果不同的宗教是不同的设定,那么不同的寺庙就应该是不同的书了。西北这些藏传佛教的寺庙,应该可以归为粗制滥造、只印着个名字就想骗读者钱的盗版书吧。

 

 


 

写到这里,很想就此结束,但是还有一些话不吐不快,再次提示读者可选择跳过。

 

对这件事不再做过多评价,仅仅停留在求仁得仁的结论上,我觉得也有些不负责任。

 

如何处理自己的财富,是菩萨个人的事,而且她也确实是一个很好的人。但是这件事想起来总是让我隐隐害怕。并不是说我不相信那些美好的词汇,而是越看起来美好的词,越需要谨慎。慈善、平等、科学、幸福、真理,这些词不常常会被邪教所利用吗?即使是内容正经的宗教和政党,被稍加利用,也曾经给人类带来过深重的灾难。

 

向往美好有错吗?我觉得没有,但是需要加以判断,不然小则便宜了骗子集团,大则成为邪恶组织的帮凶。

 

谈一下我判断时比较重视的一个方面:是否自我标榜。

 

我对大叔始终保持警惕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不断宣传他家活佛的成就和特殊性,而且几乎全是主观内容,只谈行善,却不喜欢谈行善的内容。我也见过一些僧人,在参观寺院的时候给我讲寺院历史、寺院的建筑构造、佛家的思想,而这样的僧人却从来不提钱的。

 

我会主动远离那些自我评价的人或组织,为什么呢?因为评价内容主观多于客观,必须等到大部人承认之后才有参考价值,缺乏监督环节之前,自己的陈述是不能算数的。

 

未经别人证实,是不是就一定认定欺骗呢?逻辑上来说,当然不代表一定是欺骗,但现实中,我绝对不会冒这个险。举个例子:网上购物可以走第三方交易平台,但是一个你不认识的卖家出于某个理由,一定要你先付钱再发货,并告诉你“我做生意就讲究诚信”,你敢和这个人交易吗?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对方一定是骗你吗?没有。但是为什么不能相信呢?

 

原因就在于人的贪婪,贪婪这个词用的并不恰当,应该说,大部分人出于理性,都会选择明显有利于自己的选项。从商家角度,如果仅对一个陌生人宣称自己诚信,对方就会付钱,那为什么还需要履行诚信?

 

回到刚才网购的例子,什么情况下,人有可能考虑先付款再等发货呢?自己认识的人,或者已经有过长期交易记录的人,才会考虑冒这个风险。因为这时候从商家角度,如果自己不发货,则会损失未来潜在收益。

 

正经的商家都会走第三方平台,不是因为他们需要监督,而是他们知道,不受监督的交易方式,会滋生大量骗子,和骗子共用一个交易渠道,会影响到自己。

 

再说自我评价,自我评价难道不能准确客观吗?逻辑上来说,当然可以准确客观。但现实里,如果一个人,或者一个单位总是自我评价,多半是达不到自己所描述的品质的。

 

因为自我评价的目的是宣传。无论是那种初次见面介绍自己“朋友都说我是老实人/够义气”还是到处给人说“用过的人都夸好”的企业,其目的都是想跳过“检验期”直接获得承认。在我看来这种行为要么就是对社会缺乏基本认识,过于“单纯可爱”,要么就是和那些网上的骗子一样,目标是那些侥幸的人。

 

正经企业的广告,基本上只宣传客观事实,从来不做主观评价,好的企业广告是想办法增加品牌附加值,而非拼命的利用“重复轰炸”这样的营销手段。为什么?因为如果只需要利用营销手段就能取得效果,谁还会在质量上下功夫呢?

 

极端一些,把人封闭式起来,切断外界联系,通过喊口号等集体行动反复灌输给你“这个产品好”的概念,这个产品有没有可能好?逻辑上有可能。但还是前面说过的,大部人出于理性,都会选择对自己有利的选项,既然低投入可以产生高回报,何必再增加投入呢?既然洗脑式宣传可以起到效果,何必再在产品本身下功夫呢?

 

自我评价能起宣传作用,多数人都会夸大,因为对自己有利。正经人如果不是“缺乏对人性的认识”,是不会自己踏进这个坑的,道理和电商自觉走第三方平台道理相似。那么存在对自己严格要求的“圣人”,坚持对自己客观的评价吗?我认为大多数严格要求自己的人也不会自我评价,因为知道没必要。

 

那最后可能有人非不信邪,认为还存在有极少数“圣人”,为了较这个真儿。那这个我不完全否定,但是我决不会对此抱侥幸态度。相信“自我评价”,等于削弱了“他人评价”的约束力,不受约束的权利即使一段时期内不被滥用,存在下去也不是好事。

 

就如同“劫富济贫”的传说那么多,而现实中却几乎没有,也最好不要有一样。

 


 

说了那么多,进入到本期介绍环节。

 

伪装是一种欺骗手段,在社会中通常是不光彩的动作。

 

但是在产品设计中,伪装则完全是另一种概念,在我看来带有“欺骗性”的产品设计,在实用方面未必有特别突出的表现,可是可贵在,许多伪装的好的产品,确实能够让日常生活增趣不少。

 

至于是给人思维上的愉悦,还是看起来“山寨”,就要看水平的高低了。我说几个最近看到的喜欢的。

 

看到这个包装的时候,会不会想,这究竟是一把巧克力冰淇凌的梳子,还是梳子形状的巧克力?

 

应该是梳子吧。虽然冰棍棒的质感好棒。

 

巧克力太万恶了。

 

 

[来源:bibo.kz ]

 

 

 

记得小时候有一本杂志,里面总是附送邮购广告,主要卖的是瑞士军刀,还有很多看起来挺好玩的小玩意儿。但是我那时候太小,自己买不起上面的东西,长大后上网,看到很多人骂那个邮购是骗子……

 

瑞士军刀特别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居然可以一次性携带那么多工具!我后来如愿买了一把,却发现根本用不着……

 

现在这个发卡,感觉比军刀还便携,相信对很多中二小朋友有吸引力。

 

 

那个尺子,太鸡肋了!都不直啊!

 

看到这个绳子邪恶了。

 

这个这么锋利,戴在头上会不会危险啊?

 

这两个功能牵强了的说,根本不可能用得着吧!

 

[设计:Yaacov Goldberg,来源:hiconsumption ]

 

 

 

喜欢口琴也是因为同样的道理吧,因为便携性,小时候吹的24孔没觉得帅,后来接触到10孔的布鲁斯口琴,立刻就不一样了!因为小,所以看起来更精致,拿出手时更潇洒(此处又跑去逛网店了)。

 

 

口琴的终极,我想是树叶吧?

 

小巧所以可爱!

 

便携的感觉。

 

 

[ j5create USB 3.0 口琴式集线器,允许多达四个USB3.0设备进行连接,支持Windows和Mac OS。来源:j5create ]

 

 

 

 

 

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手摇式转笔刀,固定在桌子边上,然后卡上一支铅笔,转啊转削出锋利的笔尖。最后笔筒里是整齐的铅笔,转笔刀则有一抽屉木花。

 

这个爱好还延续到食物上,曾经有段时间流行手摇式削苹果机,我可不仅仅用来削皮,而是讲苹果皮削掉后,继续转下去,转出一条长长的苹果屑,吃起来不费牙。好吧我就是为了好玩而已。

 

所以看到这个,忽然有了类似的感觉。

 

 

高级的切糕。

 

巧克力屑

 

这个看起来好过瘾

 

这里的颜色深一些

 

这个花纹好漂亮

 

现在知道题图是什么了吧?

 

脸?

 

削铅笔!!

 

[荷兰设计师和建筑师 Gerrit Rietveld 的回顾展上,Studio Wieki Somers 的团队和巧克力职人 Rafael Mutter 制作了这个巧克力装置 Chocolate Mill,一共十层,将美丽的几何图案隐藏其中,慢慢转动刮刀,就可以一层层慢慢显现出渐变的效果来。来源:colossal ]

 

 

视频链接(pad 和手机用户可尝试点击)

 

 

巧克力上几何图案渐变的视频,让我想起坛城沙画,可能都是消失的艺术。

 

 

 

逐层显现的效果有时候不一定要巧克力,硬家伙也可以。这段名为《Verschleif》的短片,由艺术家Laurin Döpfner 通过每次打磨0.5毫米,缩时拍摄而成。包括了木头、充电器、相机、核桃、动物头骨等物品,比起核磁共振图像更加精美真实,反而给人一种超现实的感觉。

 

 

视频链接(pad 和手机用户可尝试点击)

 

 

 

 

不止硬家伙,人的灵魂也可以切片。

 

今敏的一分钟短片《早上好》,再现人早上从梦境中醒来后,精神还没回到身体时的微妙感觉。

 

我自己如果早起,经常会神情恍惚,感觉自己已经洗漱完毕出门了,下一秒发现自己还坐在床边,只穿好了一只袜子,拿着另一只发愣。影片用这种超现实的表现手法,竟然将这种感觉高度还原,分散的灵魂最后合并到身体中,说出“早上好”那一刻时,觉得真是神了。

 

 

视频链接(pad 和手机用户可尝试点击)

 

(完)

分享到:
2014-09-07 13:46 by 新芽 | 评论(16)

16条评论

1. 九月的路人甲 | 2014-09-07 15:22

卯起来了

2. 九月的路人甲 | 2014-09-07 16:12

第一和第二个视频都是极端无聊的人啊。

3. 九月的路人甲 | 2014-09-07 16:15

新芽君!

4. 九月的路人甲 | 2014-09-07 23:54

好长的文!我居然看完了哎

坚定了我对X永信之流的厌恶...

5. 十一月的路人甲 | 2014-09-08 12:02

真JB长啊!

6. 九月的路人甲 | 2014-09-09 00:47

看完女菩萨的故事就在想,这就叫大智若愚。虽然有时会上当受骗吃点亏,但终归是傻人有傻福,活的自在又满足,真是越单纯越幸福。她信的不是佛,而是钱,她相信花钱能消灾。她只是想通过最简捷的方式(花钱)来求一个心安理得,愿打愿挨,无可厚非。

7. 九月的路人甲 | 2014-09-09 10:26

可是人和人的关系没有这么简单。好比父母溺爱孩子,也是相互愿意的,但是这并不好,并且不长久。信徒和骗子也是,索求的一方不加限制,总有一天变祸害。

8. 胶粘剂 | 2014-09-10 10:08

为毛都可以写这么长,我每次写几百字就没话说了,哎。

9. Idler | 2014-09-10 16:15

我奶奶就是这样,大半辈子赚的钱几万几万的扔进庙里,还要帮庙里干活,年三十都要去那边过夜,宗教也是迷障,要么敛财要么为政治所用,多少优秀的头脑囿在里面……认同艺术成就那点。手摇式削苹果机我家十多年前买的,搬家的时候还带过来了,但怎么看都还是用小刀削方便啊

10. 琪美 | 2014-09-11 17:17

好长的文章,貌似过于杂了。

11. 九月的路人甲 | 2014-09-16 21:16

上一次看新芽更新,才是一月份,转眼就变成几月的路人甲了,sigh~

12. 任妍妍 | 2014-09-17 10:42

写的很好,就是这些产品,都不感冒!

13. 宋朝 | 2014-09-17 21:47

哪里有卖啊~哪里能买

14. 煮蓝 | 2014-10-10 14:40

这个夏天的上海根本就不热啊!

15. 银杏落狐 | 2015-07-16 13:51

虽然很长,但是可读性很强

16. 八月的旅人 | 2015-08-02 18:27

4L君,X永信已出事。
发表评论
名称(必填)
网站链接
内容(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