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又硬又软

2014-08-21 07:41 by 纽太普 | 评论(11)

姑娘好看,最喜欢这种眼儿弯弯的姑娘了
 

 

我睁开眼,阳光从雪白的床罩、被子、枕头、墙壁、天花板四面八方地反射进来,刺得眼镜生疼。

 

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下意识地想掀开被子,却发现被子坚硬得如同铁石,把我狠狠地压住。我用力挣扎,后脑勺砸在枕头上,一阵晕眩。

枕头比石头还要硬。

 

 

“医生,你可以告诉我,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我还是被狠狠地压在被子里面,看着医生被口罩蒙上的脸。

 

“你记得在你昏迷之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医生问。

 

“我记得……我们去了宜家,准备买个橱柜。后来,我看到一张很大的床,就决定跳上去躺一躺……”

 

“然后你就脑震荡了。”医生说,“我们也很纳闷,床垫明明是很软的。”

 

护士走进来,拿起我的手给我插点滴针。她的手看上去娇娇弱弱,却攥得我的手生疼,感觉好像是个大号的铁钳。她找到我手背上的血管,插针。

 

然后针就弯了,像根线头一样地弯倒了。护士纳闷地把针头拿在眼前看了又看,又伸出手指去触碰针尖,发出“哎呦”一声,看来是被扎到了。

 

 

所以事情是这样,自从那次脑震荡开始,我就得了一种奇怪的病,病名叫做“坚硬柔软倒错症”。这个名字是我自己起的,因为天下根本不会有哪个医生见过这种病例。

 

对,我没管它叫超能力,因为根本不会有副作用这么巨大的超能力。这种病的具体症状是,越坚硬的东西对我来说就越柔软,越柔软的东西对我来说就越坚硬。

 

所以,在我可以轻松地用手指刺穿钢板、打碎石块的时候,我却连棉质的内裤都穿不了,大冷天也盖不了被子,一根普通的缝衣线就能刺穿我的皮肤。我连一个小孩都打不过——一拳挥到人的肚子上对我来说,就像是普通人一拳砸在钢板上。

 

我的女朋友也和我分手了,因为我无比害怕她的拥抱——作为一个骨肉匀停、32C的姑娘,她的拥抱却让我觉得像是要被压碎一样。

 

我穿不了任何柔软材质的衣服,连地毯都是整块的铝板。如果光着脚踩在地面上,我就会感觉地面如同流沙地一样柔软。

 

我没法和正常人一样生活,于是我自己出去租房子住,房子里的所有陈设都是坚硬的,以避免不小心砸伤自己。我用整块的铁皮做内衣裤——反正在我手中它们比纸还柔软。这当然不会太让人感觉舒服,铁皮内裤既不吸汗也不透气。在铁皮衣外面,我穿上普通的衣服,这样看上去不会太骇人听闻。

 

能穿铁皮衣,还是过不好这一生

 

对我来说,软木的坚硬程度差不多正好是个中位数——意思是,即使得了这种病,软木的软硬程度在我看来还是和以往差不多。我请人用软木做了许多家具,铺上地板,这让我感觉自己还能正常地活着。

 

费尽心思把玻璃做成木头,还是过不好这一生

 

 

 

某一天,我去银行取钱的时候,突然遇到了劫匪。劫匪手持冲锋枪闯了进来。大家都惊恐万分,在劫匪的指示下往地下趴倒,我也不例外,顺手拽着身边一个女孩卧倒在地。

 

劫匪大吼着让银行经理把现金交出来,在没有得到回应的情况下,为首的恶匪对着一个柜员就打了一梭子。鲜血飞溅。

 

就在这时候,我拽着的那个戴着鸭舌帽的女孩好像是再也无法忍耐,突然站了起来,一副想要和那劫匪拼命的样子。

 

劫匪的枪口转了过来,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下扑了上去,把她一把按倒在地上。

我按在那女孩身上的双手感觉陷进了一团丝绵里。那是我出生以来最舒服的一次拥抱,即使劫匪的枪口正对着我,我仍然想要多抱她一会儿。

 

劫匪的枪口……对着我?在我反应过来之前,劫匪的枪响了,我能做的只是尽可能地用身体遮挡住那如同丝绵一样的女孩。

子弹倾泻在我身上。稍微有点疼上,感觉像被手指弹脑门的程度。也许被子弹打中之后就是这个感觉?也许我就要死了?

 

从歹徒惊恐的眼神中我意识到似乎不是这么个事儿。我摸了摸脸上被子弹打中的部位,没出血。再看地上的弹头,已经变成了一个个小饼饼。

 

对啊,我不害怕任何坚硬的东西。我站起身来,用胸口面对着歹徒的枪口,让他们惊慌失措地对着我徒劳地开枪。我走到一个歹徒面前,轻松地将他手里的枪管拧成了麻花。

 

这就是我变成“金刚侠”的经过。

 

是的,你经常会在电视上看到,金刚侠身着赤裸着上身,冒着恶徒的枪林弹雨,轻松地捣毁一个又一个犯罪窝点。在他面前,子弹如同浮云,有人甚至亲眼看见一挺重机枪的几十发子弹倾泻在他的脸上,又像棉花糖一样掉落下来。也有人看见他一拳就打穿了三厘米厚的银行铁门,冲进去击倒了劫持人质的银行抢匪。

没人知道,我在是一个视坚铁如丝绵的强悍城市英雄的同时,也是一个视丝绵如钢铁的可怜人。

 

我再没见过那个姑娘。但我一直很怀念拥抱时那种柔软的触感。

 

虽然看到了眼睛弯弯的漂亮小姑娘,还是过不好这一生

 

放三张姑娘的照片纯粹是因为姑娘好看

 

 

 

在我成为金刚侠第二年的某一天,有劫匪占领了一所学校,指名道姓要我去见他们。

一见到那群劫匪我就乐了,这不是老朋友吗?怎么越狱出来了?

 

“你小子,上次拿枪打不死你,这次我搞到了火箭筒,炸也炸死你!”那劫匪用火箭筒指着我:“你敢躲,我就炸死这群小兔崽子!”

 

我当然不躲。我脱了上衣,拍拍胸口。轰、轰、轰,火箭弹砸在我的脸皮和胸口上,感觉跟橡皮鸭子没什么区别。

 

只是,火箭弹激起的风吹起了一张餐巾纸,狠狠地嵌进了我的胸口,鲜血飞溅。

 

“这小子居然怕餐巾纸!”劫匪们目瞪口呆,随即立刻从口袋里掏出各种餐巾纸、手纸,什么都没有的就拿起学生的考卷往我身上扔。

 

眼看我就要被这群家伙乱纸戳死的时候,一个矫健的身影冲破墙壁闯了进来,拦在我面前。

是个女孩儿,我一眼就认出,她是我思念了许久的那个鸭舌帽女孩。

 

我突然意识到,我安全了。

 

(完)

 

[有漂亮姑娘做展示的地毯是日本的设计师工作室 Yoy 的作品,里面藏着一片1厘米厚的铝垫,扳弯就能当椅子坐。 ]

 

[文中贴出来的桌子其实不是软木,是玻璃,设计师 Ron Gilad 的作品,他非常精(dan)心(teng)地在玻璃桌上做了纹理,来模拟木质的感觉。]

 

还挺想知道具体工艺的

 

 

 

[铝箔一样的地毯其实是真正的地毯,只是造型和颜色搞得像金属一样。设计师 Anselm Reyle 为地毯品牌 Hezel 设计。]

 

实际上应该还是平的……吧……

 

 

 

[今天介绍的所有产品都出自于今年的米兰家具展 Salone Internazionale del Mobile。来源:Gizmodo ]

 

 

 

 

视频:

广告公司 Wieden + Kennedy 给美国烈酒品牌 Southern Comfort 策划了成功的“Whatever's Comfortable”系列广告。这是其中之一,“Beach”海滩,很敦实的一位光膀子大叔,自在地走在海滩上,怎么舒服怎么来。背景歌是 Odetta 的《Hit or Miss》。

来源:youtube

 

 

视频链接(pad 和手机用户可尝试点击)

 

分享到:
2014-08-21 07:41 by 纽太普 | 评论(11)

11条评论

1. Idler | 2014-08-21 10:39

姑娘确实好看

2. 图南 | 2014-08-21 10:54

可能要说再见了,我难过得哭不出来

3. 锡膏 | 2014-08-21 15:26

我是来看视频的,并且是关着声音看的。
最后,看完了。也没明白啥意思,就看那个大叔叔,光着身子,穿着皮鞋(或者是什么鞋),走了一圈,渴了喝了杯水,就完了。

4.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21 16:25

你不觉得喝那杯东西喝的很惬意吗?

5. 弛天 | 2014-08-21 16:26

故事很扯

6.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21 18:24

2楼是怎么回事

7.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23 15:43

2楼别伤心,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大家帮你

8.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23 23:25

二楼什么情况?说出来大家听听

9. 九月的路人甲 | 2014-09-21 04:08

二楼有什么伤心事情,跟大家说说,大家一起开心开心

10. 全国优秀第三者 | 2014-11-05 13:31

小古牧一如既往的可爱。35度的酒,不如喝白开水。

11. 遗鲸 | 2015-05-12 14:43

这篇是我见到最好的一篇故事哦
发表评论
名称(必填)
网站链接
内容(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