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谢花枝

2014-08-24 15:39 by 畅君 | 评论(24)

想知道模特姐姐用的哪种口红

 

 

我叫杨重,是个道士。因为法力低微,手脚笨拙,不擅言辞,从来没在一个地方混长过,直到我遇见谢花枝。

 

抚养我长大的人是师傅,我想我常常让他失望。他总在沉默后对我说,人生不过一场大梦,求不得的东西也不必执著。我点点头。师傅说,你最大的优点,就是无所执,我又点点头。师傅叹了一口气。

 

就这样,在二十岁那年,我终于出师了。

 

出师以后,我受人之托,打些小妖小怪维持生活。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因为法力低微,所以经常要跑,钱也拿不到。我从南方一路跑到北方,整整流浪了两年。长期的居无定所令我身心俱疲,就是在这个时候,我遇见了她。

 

谢花枝,女,明朝人,十六岁,吕梁山的地缚灵。很美,不爱说话,爱发呆,爱把山神放在她的右肩上。这是在半年里,我所了解到的一切关于她的信息。认识她是在进吕梁山的第一天,走着走着,就发现她坐在一棵秃了的树上看着我,右肩上驮着一只金色蜘蛛。

 

我说,你好,我叫杨重,我是个道士,从不管闲事。我只是想找个地方住下来。她不说话,转头看向爬在她肩头的那只蜘蛛。我说,这位就是山神大人吧,我叫杨重,是个道士,从不管闲事,我只是想找个地方住下来。山神大人挥动了一下他的细腿,算是同意了。于是我就住了下来,一住就是半年。

 

谢花枝喜欢坐在吕梁山最高的那棵树上看月亮。我每一天都陪着她。一天晚上,我们坐在树上,她抬头看着月亮,我专心的看着她微微倾斜的眼角和上面翘起的睫毛。她眼睛里的月色美极了,我看得呆了,所以当她突然转过头,对我说她要死了的时候,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关于她要死了这件事,其实我一直是知道的。准确地说,“死”并不是一个正确的用词,“魂飞魄散”倒比较恰当。谢花枝之所以快要魂飞魄散,是因为这座山。

 

这座山已经少见活物。树被砍伐殆尽,土壤出了问题,雨量比以前小的多,山的内部也被挖矿的人掏空了,山脚下的河也死掉了,恶臭、浑浊、不再流动。这山的寿命就要到头了,植物要死光了,动物也走光了,已经孕育不了生命了。

 

其实这山也还能活过来,只要保持原状,等几十年,何况时间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虽然那时,山已经不是原来这座山,山神也不是原来的山神。这山之所以还有零星的绿色,勉强维持着生命的运作,是因为谢花枝——她把她的能量传递给爬在她肩头的山神,维持山的生命。等能量都用完,就是她魂飞魄散的时候——虽然她根本不必这么做。

 

我说,你不必这么做,过了几十年,会重新长满树。她摇摇头。虽然我不知道她生前发生过什么,不知道她对这里有怎样执念,不知道结局来得这么快。但我也知道谢我说的话改变不了什么,这种感觉,比让师傅失望更难过。

 

感觉模特身上裹着的只是被单

 

 

 

十天之后,谢花枝死了,或者说,魂飞魄散了。她淡在空气里,发着银光,就好像我们每天一起看的月亮一样。我张开手,收集起她留下了小小的尘埃,埋在了吕梁山最高的那棵树的树下。我的心脏呜咽梗塞,我在那棵树下,发了很久的呆。我伸出手,把挂在树枝上的山神大人放到了我的右肩上。

 

 

我叫杨重,是吕梁山的地缚灵。师傅说,人生不过一场大梦,求不得的东西也不必执著。师傅还说,你最大的优点,就是无所执。直到我遇见谢花枝。

 


 

 

模特姐姐以前可能是护士,这动作表情像打针

 

 

这是一个新奇的饰品,被做成了蜘蛛形状,可以放置在肩头。说到蜘蛛形状的饰品,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张爱玲在《第一炉香》里的梁太太:“汽车门开了,一个娇小个子的西装少妇跨出车来,一身黑,黑草帽檐上垂下绿色的面网,面网上扣着一个指甲大小的绿宝石蜘蛛,在日光中闪闪烁烁,正爬在她腮帮子上,一亮一暗,亮的时候像一颗欲坠未坠的泪珠,暗的时候便像一粒青痣。”这艳美而危险画面让我对蜘蛛饰品的印象大为改观。

 

这件应该不是被单了

 

 

这个饰品同样具有危险的性质,黄金蜘蛛戴在肩上,八只尖脚刺入皮肉,佩戴摘下用专有小工具,戴个首饰跟做手术似的。设计师本人对这件产品的评论是:“美会蜇人,并且需要勇气和全情投入。”所以给它取名“Beautiful Beast”。这正是现代社会的美本身的具象化:想要她,就请付出代价。

 

疼!

 

[ Beautiful beast,设计: Martín Azúa,来源:notcot ]

 

 

 

视频:

Richael Lust 是一个呼啦圈舞者,她的呼啦圈表演不只是杂耍,必看~配乐(Oiki - 《Groove》)和舞蹈动作完全融合,裤子都特别好看。

来源:网友 csineneo 推荐, youtube

 

 

视频链接(pad 和手机用户可尝试点击)

 

分享到:
2014-08-24 15:39 by 畅君 | 评论(24)

24条评论

1. 晚树 | 2014-08-24 17:09

2. Idler | 2014-08-24 17:29

不是被单是窗帘嘛

3.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24 19:02

疼,不美

4. Du Jazz | 2014-08-24 19:31

好美的文字!/:strong

5.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24 20:08

话说糖和尚换口味鸟

6.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24 20:37

大家好,我叫小伟,我演技很平凡,不咸不淡,师傅说,这是你的优点,也是你的弱点,我似懂非懂,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王家卫...

7.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25 00:52

疼!

8. 是折原也是临也 | 2014-08-25 08:57

谢花枝死的那段有点儿萤火之森的感觉

9.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25 09:32

要是我也能不执著莫个人或是莫件事我就没烦恼了

10.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25 09:56

6楼你......

11. 畅君 | 2014-08-25 11:03

六楼你、哈哈哈哈!

12. 歌词网 | 2014-08-25 12:01

我竟然全部看完了。

13.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25 13:12

六楼真相了

14.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25 13:13

六楼你是想说花样年华还是2046啊...

15.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25 15:03

按小伟自己讲是阿飞正传

16. 加班de王小虫 | 2014-08-25 17:32

视频真好看~~

17. 八月的马甲 | 2014-08-25 17:32

支持2046 妥妥的

18.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27 19:23

舞蹈和音乐好合拍!!

19. 八月的路人甲壳虫 | 2014-08-30 20:13

小妞好酷炫!溜溜溜~~

20. 九月的路人甲 | 2014-09-04 17:36

写得好,每期必看

21. 九月的路人甲 | 2014-09-15 14:01

强烈要求 Richael Lust 上春晚!!

22. 全国优秀第三者 | 2014-11-05 13:23

这呼啦圈玩的出神入化啊。

23. 八月的旅人 | 2015-08-29 15:51

什么叫裤子“都”特别好看,不就一条裤子么

24. 八月的路人甲 | 2015-08-29 19:23

(连)裤子都特别好看
发表评论
名称(必填)
网站链接
内容(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