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邑商

2014-08-13 11:38 by 畅君 | 评论(11)

小小的龙头四处张望着:“喂喂,你知道我妈妈在哪里吗?

 

 

白纳尔罕蹲在地上,四处张望了一下,掏出烟来。最后一根儿烟啊……他怅然的想着,从已经空空荡荡、皱皱巴巴的烟盒里掏出点碎的烟草末,不想浪费一点烟草。白纳尔罕用燧石打出火星点燃了干草,再努着嘴借着干草的那一点火星点燃了烟,抽了起来。

 

享受完了这最后一根烟,白纳尔罕意犹未尽的拍拍身上的土,叹了口气,走上了回城的路。天阴的更厉害了,雷声隐隐的咆哮也越来越频密,但回城的路仍有许多农人吃力的背着体积惊人的家当,艰难的挪向王城。以前走在路上,总有成群的小孩子揪他衣角,拦看他与众不同的相貌,可今天只有哭声此起彼伏,不只是小童,还有路边与树下的野鬼。

 

真是麻烦啊……龙身未到,灵气已直逼王畿。一月前,祖先已向行卜的贞人诏示,有龙为祸,河将大患。术士辛向王请战,誓伏妖龙,以绝河患。五日前,贞人又得诏示,若有一战,必是今晚。只是不知胜负之数如何?白纳尔罕正想着,就看见小臣丙正逆着人流,骑马往城外走去。白纳尔罕上前见礼,问道:“怎么还往城外去?城门就要关了。”小臣丙点点头:“奉术士辛之令,往城外去。”白纳尔罕听了,也不便多问:“如此。也请速回。”就与小臣丙道了别,走回王城。

 

王令王畿附近的百姓躲进王城中的空粮仓避难,虽然大多数农人宁愿固守家园,仍有不少农人选择进城。小臣们都忙着疏导百姓,守着宫门的只有小臣楚率领的一队戍人。白纳尔罕问小臣楚:“贞人甘又请卜了吗?”小臣楚点头:“请了,只是吉凶之数仍是莫测。王与贞人正在宗庙祭祀,求祖先庇佑。”正说着,一个炸雷突然响起,地面上吵吵闹闹的人群瞬间安静,随后更惶恐不安的蠕动起来。小臣楚焦急地向宗庙的方向望去:“怎么王还不返回王宫,大雨要下起来了。”话音还未落,就见两架为王开道的马车驶向宫门。“开门!开门!王回来了!”小臣楚高呼。“宫门缓缓打开之际,又是一个炸雷,豆大的雨点突然倾盆而下。白纳尔罕只觉得头上被人锤了一锤子,砸到抬不起头,目眩许久后才意识到是雨下来了。“开门!开门!”小臣楚挥臂冲着同样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浇的晕头转向、停止开门的戍人说:“继续开门!”

 

王的马车已经驶近了宫门,雨却下的更大了,还夹杂起冰雹来。戍人纷纷跪了下来,等候王的马车驶进王宫。白纳尔罕定了定神,正要跪下时,却听到一声厉鸣穿透雷雨轰鸣。白纳尔罕抬头一看,只见一道金光从王的马车中直冲云霄,盘旋数圈后向着城外飞去。术士辛似乎也看见了那道金光,半跪在王的座驾前说着什么,王还抽出先帝赠送给王的宝剑,交予术士辛。术士辛背上宝剑,驱赶马匹,向着金光飞去的方向绝尘而去。

 

“除守护宫门的兵士外,其他人即刻进粮仓!”王身边的小臣过来宣召,“诺”白纳尔罕答应着,弓着身子向着分配给匠人躲避的粮仓跑去,等到进入粮仓,地上的积水竟然已经没过脚踝。“白!我们四处找你,你去哪里了?”匠人姜与他一贯友善,第一个凑过来问他。“我在宫门口,看到王祷祝回来,派遣术士辛向城外去了。”其他匠人听到,都唧唧喳喳的议论起来:“定是去降龙了,听说这次王宫严阵以待,就是因为此次河患有龙作祟啊!”匠人耳是匠人的头领,听到他们高谈不断,怒哼了一声:“这非你们可以议论的,还不快去找漏水的地方,堵好再算!”匠人们听到他说,都做鸟兽状散,匠人姜和白纳尔罕一起走到了角落处,竖耳听大雨打在仓顶的声音,越来越凶猛急促了。

 

匠人们试图堵住门窗的缝隙,却怎么堵也堵不住,水还进来的更快了,没过多久,水已快要没过膝盖。“怎么回事!”匠人耳忧虑极了,“照这个速度下去,再过一刻我们就要淹死在这里!”“也不知道现在外面怎么样了。”“不如我们打开仓门游出去好了”大家又都七嘴八舌起来,“找死!”匠人耳又骂了起来。白纳尔罕自告奋勇,“我出去看看情况,我会游水,可以从天窗爬出去,不要紧的。”说完就爬到横梁上,掀开天窗,一跃而出,再摸索到固定在粮仓上的梯子爬了下去。外面的水几乎已经到了白纳尔罕的大腿根,白纳尔罕尽力摆动身躯,终于稳稳的走到宫门,看见小臣楚和一众戍人站在宫墙之上,也无处躲雨,只好淋着。“喂!你们还好吗!”白纳尔罕费力爬上城墙,问小臣楚。“你觉得好吗!出来干什么!”小臣楚没有好气的吼回去。“嘿嘿,反正已经湿透了,总比在粮仓里泡着好。”白纳尔罕和小臣楚并排坐在城墙之上,感叹道:“人生能经历这样一次奇遇也不错啊。”小臣楚没有搭理他,眯着眼睛往城墙下面望着:“你看远处是不是有一个人正在往这边走?”“……这么黑,雨又大,眼睛都睁不开,看得见什么?再说了,哪里有人失心疯了现在在外面走?”白纳尔罕浑不在意的说。“我呸!莫要说是王畿,就是王土之内,也找不到目力比我更好的!不然王怎么会委我以看守宫门的大任!”白纳尔罕简直要笑出声来,正要呸回去时,小臣楚却猛地站起来,向宫墙的另一边奔去。

 

“喂!喂!”雨声之中,竟然真的夹杂着隐约的呼喊声,白纳尔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跑到了小臣楚的旁边。“何人!”小臣楚竭力喊道。“楚!是我!看守城门的婴!”白纳尔罕只看见一个人浮潜浮沉的抱着一根圆木,尽力保持自己的平衡,游近宫门。“婴!”小臣楚显然认出了来人,犹豫着要不要下去开门。“莫要开门!莫要开门!”小臣婴看出了他的意图,“快去报知王上,术士辛派出的小臣丙说,河已改道!河已改道!直冲王城而来,请王上准备万全!”小臣楚和白纳尔罕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小臣楚向下面吼道:“诺!”然后就飞奔下了城墙。白纳尔罕向小臣婴喊道:“你怎么办!”小臣婴回答道:“漂回去啊!”“小臣丙呢!”“城门不得开,我来时他已被冲走了!”

 

白纳尔罕本来脸就很白,现在白的更厉害。他跌坐在城墙上,直到小臣楚回来才恢复知觉。“白!快看!”小臣楚指着天上三条缠斗不休的光气,对白纳尔罕说。什么……连楚都看得到了吗……白纳尔罕望着天空,怔怔的想,已经激烈到这种程度了啊……连串凄厉的吟鸣从云层传出,白纳尔罕和小臣楚震惊的睁大了眼睛。一条光气突然自云层之上直坠下地,另外两条紧追不舍,一头一尾,俯冲入地, “轰”的一声,整个王城都在摇晃。另外两条光气,已经将坠落的那一条死死钉入王城道路之中。

 

“天晴了!”这雨来得快,去的也快,雨水也慢慢的褪去,行路不必靠漂了。白纳尔罕走下宫墙,欣喜的看着太阳,想着要赶紧换衣服晒衣服,不然感冒了也没人给他开药。

 

 

王也从宫殿中缓步走出,无喜无怒,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吾王!”看到王步向宫门,小臣楚和白纳尔罕赶忙跪下,又跟着王一起登上宫墙。“吾王!”走出粮仓与家门的百姓见到宫墙之上的王,拜倒一片,还有人痛哭了起来。王扫视着他脚下的王城与百姓,若有所思的站在宫墙之上,仿佛想起了什么。

 

远处有一人跛着脚,一瘸一拐的走向王宫,在跪拜的人群中分外显眼。是术士辛!白纳尔罕看清了来人,一阵激动。天上一道金光飞来,盘旋在王的头顶上。白纳尔罕终于看清,原来是一条龙。这龙鳞爪栩栩,盘旋片刻便缠绕回王的身上,清吟一声,随即消失不见。这时术士辛才走到宫墙之下,单膝跪地,双手举起,向王呈上一把宝剑:“妖龙已降,王心可宁!”

 

听到术士辛的这句话,百姓们又都雀跃起来,跟着术士辛一起欢呼:“妖龙已降!王心可宁!”

 

开心过了,也总有烂摊子要收拾。白纳尔罕正在仔细检查着新烧制出来的青铜水管的时候,匠人耳领着一位小臣来见他。虽然王宫地势颇高,但排水系统还是不利,王的宫殿差点被淹,匠人耳也差点因此丢了老命。“匠人白,王诏你去演示新的排水管道。”白纳尔罕赶忙称是,随着那位小臣一起来到了库房。

 

“王,这就是新制的水利系统。”白纳尔罕拧好旋钮,向王说道:“如王所见,以后伺人取水,不必再取井水,旋开此物旋钮即可。”王满意的点点头,虽然这东西的发动原理有些复杂,却新奇可取:“此物何名?”白纳尔罕道:“请王赐名。”王沉吟一番,说道:“此物似龙吐水,不如将旋钮做成龙头形状,就叫水龙头吧。”

 

水龙头这个名字很奇妙,形状和用途都贴切极了,尤其是本次介绍的水龙头,长得更加像一条小龙了。出生与生长在城市中的人,已经习惯于一开水龙头就有冷热水同时供应,但我国人人用的上自来水,不过是近几十年以来的事情。初中的时候,我的地理老师常说,不久之后,通过南水北调工程,我们就可以喝上母亲河的水了。虽然这只是一个概念,依然令我有了美好的期待与体验。母亲河里也有龙吧?我用的水龙头是它们派来的吗?是他们的孩子吗?似乎这么想,与自然、与祖先就有了更多的联系一样。或者说,通过水龙头这个小小的纽扣,可以触碰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呢。

 

 

“我会吐水哦!有没有很厉害!”

 

 

这个水龙头是卫浴品牌 Hansgrohe SE 推出的 Axor Starck V ,它的设计令水涌出时在透明管内形成一个小涡旋,而使用者可以从旁欣赏。头部可拆卸,拆卸时就算水开着,一拆开也会自动断流。

 

 

视频链接(pad 和手机用户可尝试点击)

 

 

[ Axor stark V 水龙头。Hansgrohe SE 出品。来源:gizmodo

 

分享到:
2014-08-13 11:38 by 畅君 | 评论(11)

11条评论

1.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13 20:42

其实,,,故事和产品离的略远了吧。。。不过故事是好故事,产品是好东西,就这样了

2. to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13 21:05

捂脸,真不好意思……其实我现在也这么觉得= =

3.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14 03:58

每次关闭之后,都会残留很多水,假如不清理,难免会有小飞虫之类的,而且与空气接触,时间长了容易吱声细菌之类的吧。

4.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14 07:52

好赞的故事!
好赞的水龙头。

5. 三防漆 | 2014-08-14 09:42

回复4楼的问题:
难道你家的水龙头,几天才开一次?
况且设计者已经想到这个问题了啊,那个头不是可以拆出来的嘛,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方便清洗啊。

6.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15 09:29

最关键的问题应该是水龙头是敞开式的,透明部分内容易积累灰尘和水垢

7.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18 16:41

打开这个水龙头之前,要把头拆下来,用另外一个水龙头,清洗一下

8. 水龙头大人 | 2014-08-18 18:05

那么,开始攻下人类的洗手池吧!

9.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18 23:19

多余的设计了吧~~ 积水久了会臭,那每次洗个手还要把水倒掉,,实在是多此一举,,,,,

10.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19 18:59

你们都不明白,Hansgrohe 在京东卖4000多呢

11. 哈罗大牛 | 2014-08-20 00:25

带密封的快速接头,加上螺旋式多孔通道,就成了这个可拆卸即停水的旋窝水龙头了。。。。。。
发表评论
名称(必填)
网站链接
内容(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