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里还有谁?

2014-07-19 16:51 by 鸿爪雪泥 | 评论(11)

俄罗斯方块

 

 

我觉得自己神经衰弱,也许还要严重点,有梦游症,或者,说不定是人格分裂。

 

最初是我放在餐桌上准备第二天当早饭的面包,第二天起床不见了。还有原来可以喝三天的大盒牛奶现在二天就见底了。再比如说一打鸡蛋刚好够吃2星期(周末有时不想吃),结果第二周周三就吃完了。更离奇的是,想拍着吃的黄瓜第二天早上变成半锅黄瓜汤放在了炉子上。

 

这些怪事渐渐地不限于厨房。在衣柜里翻找某件想穿的衬衣却怎么也找不到,过几天它又出现在我找过的地方并且还有熨过的压痕,我一个单身男人哪有那么好的福气还有熨过的衣服穿啊。

 

最诡异的是7月14日凌晨。我和全球大多数球迷和伪球迷一样,窝在沙发里喝着罐装啤酒、吃着各种高盐的垃圾食品,以世界杯的名义放纵自己、彻夜不眠地瞎闹时,总感觉家里还有其他人。这种感觉很奇怪,就是周围有其他人的场。说到场就更玄乎了,场是什么?

 

(伪)科学解释为磁场;民科说是生物场;我理解为气场。不过即使我第六感表示有其他的场存在,但没看到什么,也只能自己吓自己。等我第二天中午睡到自然醒(头天已经找老板休了半天世界杯决赛假),收拾完毕,准备出门上班,却突然发现靠墙的书柜格子上放着一个空啤酒罐。我昨晚除了抽空去洗手间就一直在巨大的沙发上翻腾,不可能把啤酒放到这儿来。一定有鬼。

 

上班时抽空在网上买了监控摄像头。到货后第一时间装在了家中,专门拿了一个对着书架。过了几天,下面想加火腿肠,却发现火腿肠没有了,这种东西向来是随缺随补、吃完就买的,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饿了就会加餐。那么,现在,没有了,就一定是,怪异,出现了。

 

立刻兴致勃勃地捣鼓监控,端着碗素面开始看记录。

 

开始一长段都没什么异样,家里唯一会动的生物就只有我自己。于是开始用鼠标点着跳着看。突然,有什么东西闪过。后退,一个看起来是自己的背影出现在画面中,再后退,再后退,自己的身影消失了。开始播放。然后,我以很狼狈地姿势后退,倒在沙发上,面汤也撒了一沙发,鼻子、气管里还残余着面条。

 

等我顺过气,心不在焉地洗了碗,收拾干净沙发,拖了地,心跳终于慢慢地恢复到正常值。再坐下来,重新看刚才那段视频,还是汗毛倒竖。那是什么啊,一个穿着我衣服的人(现在可以确信那不是我了,因为身材、发型都不像,但是那件衣服确确实实是我的,并且是一件我先找不到,几天后又出现了的)走进监控范围,站定在书柜前,然后把自己慢慢地压进两架书柜的缝隙里,那个缝隙顶多只有我手掌宽,一个看起来身材英挺的成年男人竟然就这么一点一点地缩了进去。然后,渐渐地变得和书柜的颜色协调了。并且整个过程不到5分钟。如果不是通过视频看到了全过程,我也不会发现有画面里有这么个人。话说这真是人吗?我可不认为自己能像他这样。

 

先确定一下他现在还在不在我家吧,想着现在可能有这么个人(?)和我共处一室都瘆得慌,尤其还是个男的。虽然是只女鬼或狐妖也可怖,但好歹有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趣味。我承认在这种低气压的情况下想这些问题很不应景,但我的思维还是不自觉地飘到了那些地方,虽然我立刻把自己拉回了现实。

 

先把进度条拉到最近,然后往前看,不太费功夫地在我回家前半个小处看见他再次施展特技缩进了书架缝隙。哪怕是第三次看这一过程,仍然有不同的感受。第一次看是惊吓,第二次看是惊悚,第三次看竟然有一点惊艳的感觉。不管怎么说,既然他还在,那么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先走到书柜前,站定,气沉丹田。

 

爆喝一声:“妖孽,速速现身!”

 

没反应。

 

配合手诀念到:“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还是没反应。

 

“妖孽,再不现身就休怪老衲无情!”

 

透过监控摄像头可以看到一个精神病患者对着一架书柜念念叨叨自说自话手舞足蹈从事封建迷信活动。

 

罢了。逼得我亮绝招。摸出一支烟,点上,深深地吸一口,冲着从高度上看差不多是他头部的位置,喷出满满的一口烟。什么都没有。再深吸一口,饱含深情地喷出,一切如常。快速地如是再三。书柜开始晃动,一个人形慢慢地从书柜的夹缝中滑了出来。看起来他就是监控中的那个人。当他站在我面前时,似乎和常人无异,只要不回想刚才他像一个渐渐被加满气的气球一样从扁平态变为丰满态,还好不是巨人态。

 

抓住了妖怪自然是要绑上的,我家现成的绳子就只有网线了,理所当然的,他被网线绑成了缠丝兔。我想了想,似乎有的妖怪怕铁、金钱、桃木。捆的时候就穿上了钥匙、五角硬币(金色的)、木筷(也许是竹筷)。

 

然后给了他一张小板凳坐,我坐在了餐桌上,营造居高临下的压迫感。开始审问。

 

“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姓甚名谁?何方人士?”

 

“敝姓袁,名祝旻,表字生。本就住在这里,幼年随父母移居他乡,去年父母走后就回到本市,寻到故居,发现修起了此楼。仔细查看后认为贵宅与我的气场最合,遂居住于此。”

 

“你在这儿住了半年了?你知道这是我家吗?你知道这是我买的吗?你知道我还专门配了把好锁吗?虽然我家也没什么好锁的东西。你是怎么打开好锁进来的?”我情绪有点失控了。

 

“准确地说我已经在这儿住了7个月16天了。我也是第一次仔细瞻仰你的容颜。我没见过你的房产证和土地证,不敢确定这是你买的,不过我相信应该不会有第二个人像我这样寄居在别人家里。我没研究过这里的锁。你也看见了,我可以钻进很窄的地方,所以从换气扇、通风口之类的地方进来无压力,不需要开锁。”他说得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稀松平常。

 

“你是怎么钻进那些地方的?”这似乎是重点。

 

“你知道有关猫的三大定律吗?一:猫不可能背部着地,一定是四肢先着地。二:一个人养了一只猫就会养第二只猫,然后会养第三只猫以及更多。三:猫可以通过任何细小的孔洞进入任何狭窄的空间,比如沙发缝和饮料瓶。”他说道。

 

好像很有道理。但是和我问的问题无关啊!“我是问你是怎么钻进书柜缝里的!”

 

“猫三定律——猫可以通过任何比自己小的孔洞进入任何比自己小的空间——是一个悖论,因为根据物质守恒定律,物体是不可能穿过比自己小的障碍的。但猫做到了,这是为什么呢?”

 

不知道。但这依然不是重点啊!我有点了一支烟,对着他的面门熏起来。

 

“咳……咳……咳!民间有种说法,猪年最后一刻、鼠年前一刻出生的人都属猫。这种信仰和十二生肖的诞生同出一源。并且属猫的人都有猫的某些能力。比如我,会钻过细小的空间。”

 

“照你这么说,每12年就会有很多人拥有这些特异功能,你为什么是我见的第一个呢?”我认为他是在编鬼话。

 

“这种事,时辰要掐得很准,再说只要有可能谁会选在大年三十亥时最后一刻生孩子,医生护士还分心想吃年夜饭呢。其实不少三只手都是属猫的,只是他们没感觉而已。”他不以为然地说到。

 

“那你真的是人,不是什么魍魉魑魅山魈水怪的了?”

 

“你都把那么多驱邪祈福叮叮当当花里胡哨的法器挂我身上,也拿烟熏我了,没见我露出两只耳朵或者一条尾巴,或者现出什么原型来吧。那还不相信我吗?”两眼无辜,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做出这种小媳妇的表情还这么行云流水毫无违和感?

 

“姑且相信你。就算不知道猫是怎么挤进狭小空间的,起码你知道自己是怎么挤进书柜缝的吧。”这种事就算亲眼看见也很难相信。

 

“你看过《天方夜谭》吧。知道被所罗门王封印在小瓶中的巨大妖怪的故事吧。”

 

又开始了。“首先,那是传说。其次,那个妖怪是气体,就像天然气能被压缩到液化气罐中一样。再次,请说重点,请用陈述句。”

 

“我骨骼惊奇,毛发皮肤肌肉血管体腔都可压缩。你看过电视购物广告卖抽真空收纳袋的吧。一人高的毛绒熊也能抽成照片那么大。原理也差不多,就是民间传说的缩骨功。”看得出来,他已经努力注意句型了。

 

“你每天晚上挤在书柜缝里站着睡觉不累吗?”换一个问题。

 

“也不一定都在那儿睡。如果你都睡了我才回来我就在沙发底下睡,如果饿了,就缩到冰箱中边吃边睡,还纳凉。如果我白天在家,就在床上睡。”他很老实地回答。”

 

什么?在我床上睡?我和一个大男人同床共枕?这比共处一室还过分。“说起来,你穿的衣服?”

 

“有几件是你的。不过我都洗了熨好放回去了。”

 

受不了他这种坦诚样了。无名鬼火简直喷不出来。都和我穿一条裤子了。

 

“我看见你冰箱里的东西过期了也帮你扔了,如果你太久不做卫生我不忍下足也会做。”他继续从善如流地交代。

 

“你不能自己买房子或租房子住吗?这一栋楼也还有待售的房子啊。要不要我把售楼部的电话给你?”一定要把他请出去。我还没结婚呢。

 

“我看你目前也是一个人住,这房子挺大的,要不我租你的客房住吧,反正我暂时会在这个城市生活一段时间,处理一些事情。你买的菜还挺合我胃口的,我们衣服尺码也差不多。要不你买菜,我管做,衣服也我洗?”

 

这件事情经他一说怎么好像变得顺理成章理所当然的了?

 

“诶,哥,能先把绳子解开再详谈细节吗?”

 

“你不是骨骼惊奇吗?自己滑出来啊。”

 

“不好意思这么拂哥的面子嘛。那我钻出来了啊。……其实哥的屋子还是挺干净的,我挤进书柜缝都没怎么弄脏你的衣服……”

 

 


 

本次的设计是书柜餐桌餐椅整体家具(原文就是书柜和餐桌,不过要把它当壁橱和书桌用也没异议)。由两个各有半张餐桌的四格书柜和和四个各有一张餐椅的两格书柜构成。六个书柜可以随意组合。

 

如此素雅的柜子竟然配这么鲜艳的桌椅。

 

好动的猫的好玩具。

 

爱丽丝梦游仙境综合症感

 

小心夹手及猫尾巴

 

如果新家没有足够的书装满书柜,也可以在里面放碗筷,不过请购买赏心悦目的、有艺术气息的餐具,否则有朋友到家里玩就悲剧了。

 

我买回家后,应该会自己加装玻璃门,不然很扑灰。

 

——“我们接下来干点什么好呢?”——笑而不语——一切尽在不言中

 

慢——动——作

 

 

[ “As If From Nowhere”组合家具,设计者:Orla Reynolds ,来源:inewidea ]

 

 

 

 

 

其他视频:

Stuck In The Sound 乐队《Let's Go》的动画 MV,里面讲了一个中国宇航员登月的故事,绝赞!

来源:-伍肆

 

 

视频链接(pad 和手机用户可尝试点击)

 

 

分享到:
2014-07-19 16:51 by 鸿爪雪泥 | 评论(11)

11条评论

1. 治具 | 2014-07-19 17:13

容纳柜?设计得很好,只可惜不耐用。
看那桌子或凳子的四个脚,都没有加固横条,这很容易断的。。。。

2. 七月的路人甲 | 2014-07-19 18:33

缝里面落灰怎么办?

3. 胶粘剂 | 2014-07-19 19:34

话说这家具很酷

4. 七月的路人甲 | 2014-07-20 15:51

故事和视频都好有爱

5. 七月的路人甲 | 2014-07-20 17:24

那对不齐的中缝是要逼死处女座么

6. 弛天 | 2014-07-22 13:42

近期的网不易好赞的说……

7. 七月的路人甲 | 2014-07-23 11:05

搬来搬去好适合没事找事的女汉子

8. 七月的路人甲 | 2014-07-23 14:22

视频很赞,最后的手柄画反了哈哈哈

9. 八月的路人甲 | 2014-08-07 09:54

这视频真逗·

10. 一月的打酱油 | 2014-10-06 19:30

似乎是老东西?不新鲜怎么来着?

11. 十一月的路人甲 | 2014-11-03 22:19

设计很新,可是设计只是铺垫,更重要的还是实用,不知道桌子椅子结不结实,也不知道柜子能不能称重,希望有材料能解决,还是很看好的。
发表评论
名称(必填)
网站链接
内容(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