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疑难杂症患者的自我修养

2014-05-06 12:23 by 纽太普 | 评论(9)

对于地质学爱好者来说这种地形太令人兴奋了

 

 

我是在四月的第二个星期六被确诊患上“旋转视野症”的。医生看着我,我看着医生,她的脸以鼻尖为中心旋转起来,最后变成了一串同心圆。鼻尖是粉红色的,有若有若无的汗珠发亮,形成中心的亮点。嘴唇的颜色更红,与眼睛的深棕色、眉毛和睫毛的黑色混合在一起,快速地闪动着。在亮点和黑红色闪动的圆圈之间是小行星带一样的浅棕色雀斑。

 

“你的雀斑很好看。”我试图奉承她一句。 她的脸颊是比鼻尖更红,但比嘴唇颜色略浅的微妙颜色,这种颜色显得面积很大,也许是因为脸红了。

 

 

旋转视野症和其他很多毛病一样,目前还没有找到任何治疗的方法。患者一般会在随机情况下发病,发病和好转的机制至今仍不清楚,而治愈的方法和其他很多毛病一样都是谜。

 

事实上,我个人觉得还是挺幸运的。毕竟如果你一定会得一种怪病,那么视野旋转症肯定不是最糟的。除了不能开车和从事需要长时间集中注意力的工作以外,这不会太影响人的生活——我是一个作家,如果发现视野突然开始旋转最后变成一组同心圆,我只要暂时放下无法看清的纸笔,或者闭上眼睛用电脑键盘盲打写作就行了。

 

当然,这个疾病一开始还是挺令人头疼的。我第一次发病的时候惊恐万状,因为眼前的一切都在飞速旋转,直到变成了一圈一圈的波纹。但现在我已经习惯它每一天发作十五次,我甚至会乘着发病时间仔细欣赏原来熟视无睹的景色,它往往能给写作带来灵感。这种旋转的视野很像长时间曝光的星空,它甚至能将所有的丑陋拖长成一条线,只留下美好的几何图形。

 

照理说,这类疾病是无法医治的,我找医生的用处微乎其微。但医生能够为我开一张相关的证明,这对我领取疾病补助很有帮助。同时,视野旋转症相对少见,医生可以将我作为病例研究,这种研究能给我带来一小笔补贴,也给我能够缓解症状的期待。顺便,医生长得也很漂亮,无论是欣赏她的笑脸,还是猜测哪一圈是她的哪个脸部器官,都很有趣。

 

这大概是让人感觉病情最严重的旋转图形了

 

 

 

 

医生站起身来,抓住我的手。她的力气很大,比任何一个我见过的男人都大。她拽着我旋转起来,我的视野在平面旋转的基础上变成了立体旋转。虽然我已经适应了视野旋转的毛病,但双重旋转还是让我惊恐,我仿佛失去了支撑在地面的双腿,整个人惊悸地抽搐起来,以至于将医生的手也握得很紧。

 

这是医生的疾病,不定期发作的“随机抓人跳舞症”。

 

我轻易地原谅了医生。这是必须做的事情。否则,别人也不会在我突然停留在路中间,像个睁眼瞎子一样迷茫的时候原谅我。疾病就是疾病。你总得原谅人的疾病。尤其是这种不治之症。

每个人都有一种不治之症,也仅有一种。在这个世界上,这件事情就好像开车加油要钱和人都会死一样确定。我的不治之症是视野旋转,医生的不治之症是随机抓着人跳舞。这就好像是我们的身份证一样确认无疑。

 

总体来说,我们的病只会恶化下去。到最后,我多数时间都会在旋转的视野中度过,而医生则会见人就跳舞。考虑到她是个漂亮姑娘,这好像算不上太大的麻烦。但这世界上的麻烦要说小,都大不到哪里去。我可以用一种在中心有一个轴承,可以竖着旋转的托盘,把我要读的东西放在托盘上,让它与我的视野同步旋转。

 

我也会在家里尽可能布置同心圆状的东西。无论我的视野是否旋转,它们看上去总是一样的,这能给我一些安慰。

 

 

确诊后的第六个月,我的病情已经发展到每天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处在视野旋转中,而且发作的时间不定。医生的病情也发展到了新的阶段——她依然抓着人跳舞,但是力气更大了,而且会把人在空中抡着转圈。这种情况对我来说倒是不错:只要让我的视野旋转与她将我在空中抡圈子的角速度保持一致,我就能够看清楚东西,尽管头挺晕的。

 

我个人认为,如果我们俩的病最后都发展到末期的话,我们将会成为一对优秀的情侣——我们俩形影不离,我的眼睛可以看清东西,她也总有个人可抓。到时候,我们就会像一台风车一样在这座城市里到处行走。

 

我曾经说过,我的家里有好多同心圆状的东西。我的门把手外面画着一圈同心圆,用红、蓝、黑、白蓝五种颜色的排列作为标记。这让我不至于在家门口还找不到家门。我的沙发则能够为我提供一个确定的锚点,只要盯着中间的红点看,我就能确定它的方向,摸索着坐到上面。在一切动荡不明之时,只有它是安全的。

 

 

狙击手习惯性地往这里看了一眼

 

[完]

[设计师 Richard Hutten 设计的“云”羊毛椅 Layers Cloud Chair,从里到外全部用 Divina 羊毛,逐层叠加叠了545层,非常非常非常重,200 多公斤的份量让任何坐着它的人都会显得轻盈。顺便,做这个椅子花了600个工时,简直相当于你在家拼装一张宜家椅子的时间了。来源:core77 ]

 

 

这么看有点密集恐惧症勿入的感觉

 

分享到:
2014-05-06 12:23 by 纽太普 | 评论(9)

9条评论

1. 五月的路人甲 | 2014-05-06 13:13

梵高在画《星空》时一定正犯这种病。

2. 弛天 | 2014-05-06 15:09

本来没病的,看完觉得也要病了

3. 五月的路人甲 | 2014-05-06 16:59

梵高在画呐喊的时候也一定正在犯病

4. 五月的路人甲 | 2014-05-07 10:10

密集没犯,但是头晕了....

5. 五月的路人甲 | 2014-05-07 15:46

呐喊是蒙克画的好么

6. 猫瓜子先生 | 2014-05-08 01:30

又在黑宜家的DIY.................

7. Du Jazz | 2014-05-08 09:56

纽太普,俺喜欢你的文字~~~本期的彩色圈圈座椅,确实有点像蒙克像梵高他们那一路的味道,不过,我个人感觉纽太普的文字,比图像更加蒙克更加梵高!~~~ 艺术的人,看到的东西和常人不一样,有一种说法,梵高是提前预见了超光速运动时的视界,换句话说,超光速运动时,人眼中的宇宙,就是梵高表现的那个样子!~~~ 那么,由此引申,纽太普描述的情形,是不是提前预见了未来人们消灭肉体以后实现了电子化生存以后的一种常态呢?(以后的电子人,应该不会感冒,但是也会得病,是不是将会患上纽太普描绘的这种病呢?纽太普描绘的,是不是以后的电子人看医生的场景呢?)...... Oui,Je le pense!

8. 六月的路人甲 | 2014-06-04 11:08

一对象风车一样的恋人

9. 惜木网 | 2015-03-22 08:56

医生是变性人呢。
发表评论
名称(必填)
网站链接
内容(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