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迷雾

2014-01-03 15:39 by 新芽 | 评论(11)

强迫症患者们你们爽吗?

[图片来源:tumblr  Blommers & Schumm 为 Adbusters 拍摄的照片 ]

 

有的时候,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人们会感觉到背后的目光,仿佛目光真的是一束光一般。而有的时候,更诡异的是,会觉得背后有神灵,到底是什么感觉说不清楚,背后灵不是鬼压床,不是那种背了什么的重量感,而是一种气氛。我在拉上房门的一瞬间,忽然感觉到自己身后有什么……

 

 

其实更早就有所察觉,周末一大早就醒了,心想大冬天的起床这么早岂不是亏死了,硬是在床上又赖了30分钟,结果还是无法再入睡,意识越来越清晰的同时,尿意也越来越明显,钻出温暖的被窝去一趟卫生间,就干脆把衣服穿上起来了。大概那个时候,背后灵就在了吧。

 

既然起来了,我决定打开电脑,期待着一场胜利来补偿冬日懒觉的遗憾,“只要赢一场就可以了!”我这么想着登录游戏,可是,偏偏胜率六成多的我,一连输了四局,没吃早饭所以披上了羽绒服,在激烈的第五局末已经手脚冰凉,手僵影响了操作,本来一个顺风开局眼看又要输,这时,游戏中发来消息:“周末这么勤奋啊?”

 

我一看原来是好战友高远,他登录游戏后看到我在游戏中,就选择了观战,准备等我打完和他组队。我已经被对面虐到基地的泉水里出不来了,就干脆去卫生间接了一盆热水,把手浸在里面,麻木的双手好不容易在水中舒展开来,对面也把老家拆完了,我赶紧出来和高远组队,心想还没尝过如此连败呢,要趁手热了赶紧雪耻。热水果然有点作用,之后再加上高远精湛的技术和默契的配合,果然大有改观,很快两人就都大杀特杀,我终于有望在中午吃饭前重拾胜利的节奏。

 

对面的人丢盔弃甲,但总是在高歌猛进的时候,队友会杀的上头,追敌太过深入,越过了两座防御塔,我和高远无奈强行跟上,这无视对方自尊心的突进遭到了敌人疯狂的反扑,相继买活回城支援,一口气将我们团灭,买活的小亏被终止连杀的奖励所弥补,敌人士气大涨,又杀回来拔掉我们两座外塔。虽然如此,我们前期积累的优势还是巨大的,队友在家补齐了装备,准备稳扎稳打,按这个情形,还是有机会一波直接推上敌人的高地。我暗暗祈祷这次别再出什么意外,就在这个时候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什么鬼快递,这么关键的时候打给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送快递的不愿意上楼了,都是在小区门口打个电话让人下来取件。我住在高层,上下电梯就很费时,想到这点我就有点抓狂,挂了电话按下游戏暂停键就往门外跑。关门的时候,我忽然察觉到了什么,心里不安起来。

 

对,背后灵,背后灵有很多种,就和大富翁里面的神仙一样,有些你想请来,有些你想送走。现在我背后的这位,应该是让人想送走的,我心想可别取个快递都不顺利,可是刚动了这个念头,就发现电梯一直停在下面一层好久没动了。在楼道里玩乒乓球的小朋友告诉我楼下住户正在搬家,我心急火燎,可是只能耐心等待,好不容易等到了电梯,下楼,取到快递,再等电梯,再上楼,走到门口仿佛已经看到等待的玩家们正在刷屏骂我了,一摸口袋,发现没带钥匙。

 

钥匙怎么能不在呢?因为早上起床太冷,我穿的是比较保暖的羽绒服,但是这一身比较丑只限家里穿,而钥匙在我平时出门穿的别的大衣口袋里。我气的一脚踢在门上,这时电话又响了,是高远打过来问我情况的,他们已经等不及继续了游戏,由于前期的顺利,我方忽略了少一人的劣势和对方硬碰硬,一轮团战看似互有死伤,但是胜利的天平实际是向敌方倾斜,眼看我不回来就要输了……

 

“现在问题不是这个了,我被锁在外面了。”我很无奈,都不忍心告诉他这个噩耗。

 

“晕。你出门不带钥匙,那怎么还带着手机呢?钱包带了没有?”

 

“钱包有是有,但是没钱。”

 

“啥情况……”

 

我接完电话随手就把手机放在羽绒服口袋里,穿上鞋直接冲出去了,可以说身上只有一个手机。至于钱包,我拆开手里的包裹,刚刚取到的包裹里是我前两天网上买的新钱包,确实是有钱包但是没钱。

 

“我的备用钥匙在你手里吗?”我问高远。

 

“在我这儿。”

 

“那我现在过来拿一下。”

 

我觉得背后灵不会让我这么轻易得逞的。果然高远的话印证了我的想法。

 

“我现在不在自己家,今天周末,我回去看爷爷奶奶了。”

 

高远这话表明,我要找他拿钥匙,要从我所在城市的最北头,跑到最南头他奶家。

 

岂可修!

 

“你奶家那么远,你还每周都去?”

 

“我也不想啊,不去就一直电话催,大老远跑过来,还要听他们唠叨让我相亲。”

 

“那我现在没钱,怎么过来?”

 

“打车,到了给我电话,我出来付车费。”

 

“你觉得我能打到车吗?”我无奈地说。这个城市这天打到出租车简直就是神迹,而且完全不值得期待,浪费巨额人品得到的质量却很普通甚至很低(有时不得不和陌生人拼座),堪称性价比最低的神迹。

 

“那你想办法先找离你近的人借钱吧,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好吧……”

 

但是哪有什么近的人可以借钱啊?我满面愁容走出小区,不时还飘来一阵阵饭香,令我肚子咕噜噜叫了起来,到饭点了啊可恶。这时候连坐车的钱都没有,更别说填饱肚子了。

 

路过盒饭的摊位时,不自觉停下了脚步,为了图方便,经常在这一家买盒饭吃,平日觉得味道普通的饭菜忽然变得犹如山珍海味。老板热情招呼我:“来一份吗?”我苦涩地摇摇头,“我出门忘记带钱啦。”“没事,没带钱可以下次给我,饿了就先吃饭。还是两荤两素吗?……先坐,给你盛碗汤……”

 

盒饭的摊子后面简单地支着一张小桌子,因为最近特别冷,而且雾霭超级严重,路边吃饭的人少了很多,可是对我来说现在能饱餐一顿就已经很幸福了,我喝了一口热汤,心里满是感动,鼓起勇气对老板说:“老板,能不能……再借我十块钱,我和饭钱一起还你,我今天……”“行,下次一起给我就行了。”老板打断我的话,很爽快从放钱的抽屉里拿了十块给我。

 

汤足饭饱,我身上也暖和很多,向老板道过谢,就去坐公交车了。走了两步想起来什么,转身又找到卖盒饭的老板:“老板您能再帮我换成零钱不?”

 

 

 

 

 

公交车超挤,我前胸背后都贴着人,尽管如此,我还是感觉到背后灵没有减弱的迹象。我朝着车窗外望去,什么都看不见,窗户上薄薄的雾气,加上外面排山倒海的雾霭,如同史蒂芬金的小说《迷雾》中场景。我想到刚才走在路上地面结的冰,心想这天气开车还真的很考验技术呢,祈祷司机能开稳一点别出车祸。

 

“啊~~~~~~~~~~~~~~~~~~~~~”

 

公交车忽然一个紧急刹车,没扶稳的人们各种尖叫。

 

“我X……”

 

我脏话还没说出口,就一脚踩在身后人的脚上,我回身赶紧道歉,对方是个高鼻梁的俊俏小男孩,看到我道歉慌慌张张摇头表示没关系。我记得上车时,站在我旁边的是一个凶神恶煞的大汉,他现在就在小孩的身后。那一脚够狠的,心想还好踩的不是那个大汉。

 

可是那个大汉挤到我面前冲我吼道“说对不起就没事啦?”“刹车这么急……”我赶紧解释,这突然一吼太吓人,平时果然不要总欺软怕硬,谁知道人家后台是什么呢不过现在好像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我余光看到小孩两手插兜在往大汉身后钻,忽然觉得哪里不对,警惕地一摸自己口袋。

 

“我的钱包呢?”我大叫一声。

 

周围人立刻骚动起来,大家都纷纷开始检查自己的随身财物,还有人嚷嚷着让司机靠边停车。

 

“我的钱包也不见了……”

“我的也没了……”

 

很快又出现两位受害者。

 

果然。我刚才踩到小孩的脚时,小孩似乎什么都没扶,手隐约是藏在身体后面,遇到急刹车这个姿势就有点奇怪了,后来看到他还手插兜,这些举动都将嫌疑集中在他身上,不难联想到,如果是一伙的,大汉的行为大概也是为了掩护。

 

“你兜里是什么?拿出来。”我避开大汉,对小孩说。

 

“想干什么?”大汉又往我跟前凑了凑。一脸凶相。

 

但是这时有群众站在我这边,反倒不觉得那么可怕了。“没心虚就拿出来看看……”“他们俩是一伙的吧……”“甭废话,直接开派出所……”人们七嘴八舌喊着,另一位丢了钱包的中年大叔挤到小孩身边,“你是现在让我们看,还是等下去派出所?”

 

小孩瞪大眼睛,没说话,手依旧插在兜里还想捣腾什么,大叔一把将他手拉出来,然后伸进他两个口袋,掏出来三个钱包,其中一个正是我的新钱包。“是你们的钱包吗?”大叔将自己钱包拿走,指着剩下两个钱包问我和另一个失主——一个年轻女孩。

 

我点头拿过我的钱包,习惯性打开看了一下。心想我的钱包又没钱,为偷我的钱包让人逮了算这个小偷倒霉……这样的想法在脑中就闪了一秒,我不禁暗骂,小偷有什么同情的,难道还嫌自己不够衰?等一下……我钱包里怎么多了500块钱?

 

“你们钱包里钱对着吗?”我脱口而出。大叔和女孩本来已经确认过,听我问于是又打开钱包点了一遍。

“我对着呢。”

“我应该也对着呢,你钱少了?”

 

“哦不是,我记不清我钱包里有多少钱。”我后悔自己冲动了,钱包里多钱了不应该暗暗藏起来吗?“你口袋里还有什么?”大叔厉声说。我看向那个小孩,小孩恶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后把口袋翻出来让我看,口袋里面什么都没有了。

 

“走,跟我们去派出所。”大叔拉住小孩的手,却被大汉一把打开。“干什么?”大汉镇定了下来,并没有被群众所威慑,“你们去派出所也没用,派出所不会管的,你们前脚走他们后脚只能放人。钱包还给你了,还想怎么样?”

“派出所还能不管?”丢钱包的女孩不知说的是反问句还是疑问句。大叔听到倒是没继续说话了。

“让我们下车,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耽误时间。”大汉虽然不敢再凶,但是依旧很嚣张。

 

这时候车里的人意见开始不统一了,或者说大部分人实际同意大汉的提议,平白无故要去趟派出所没人愿意,反正现在钱包找回来了。“看那小孩一直不说话,该不会是不会说汉语吧,派出所拿他也问不出个啥……”“小偷现在这么多,管不过来……”“抓了也没办法……”“自己东西看好,别再被偷就行了”“算了让他们走吧,一车人都等着呢……”“要不你们几个去,其他人还有自己事,不好意思啊……”

 

就连我自己都不太想去派出所,看那个女孩样子也不想去,那个大叔挺无奈,犹豫了一下,冲前面司机喊:“把门开下。”门打开了,大叔生气地说“快滚。”大汉拉着小孩就下车了,车子继续开动,人们从车窗往外看,那两个人渐渐隐到了雾中,我下意识又拉紧了口袋。车里的人继续讨论着,“现在怎么这么乱,抓到小偷也不能怎么样……”“我之前也遇到过一次,进去没多久就放了,小偷都是小孩,警察也头疼,拿他们没办法……”

 

钱包里的钱是怎么回事呢?路上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回想起小孩看我时狠毒的眼神,莫非这钱是小孩的?小孩只是大汉手底下“干活”,之前刚私吞了一些钱,结果接下来作案时被抓,万一搜出来不属于失主的钱,会被大汉识破,“幸好”我的钱包是空的,就趁机装在里面冒充是我的钱,以免回去被大汉惩罚……想来想去大概只有这样可以解释通。

 

也不知道是哪个可怜人丢的钱,被小孩私吞500,那原本应该数目不小。可是我也没办法,这钱直接到我钱包里了我又能怎么做呢?虽然同情失主可是我还是有些暗爽。

 

路途太遥远,手机都玩没电了,终于见到了高远,出来见我还穿的人模狗样,我用鄙夷的眼神瞧着他,他无奈笑了笑,“我下午被逼着要去相亲。那,这是你家的钥匙。

 

我接过钥匙,“怎么这么多把,这其它的是什么钥匙?”

 

“我家的钥匙,我最近一段时间要住在爷爷奶奶家,住到年后吧,你反正一个人住,没事帮我照顾一下黑子。”

 

“啊?那你的外星人电脑不搬过去?”

 

“重死了搬不动,而且现在只能用笔记本偷偷玩,还不敢熬夜。”

 

“那PS3……”

 

“废什么话,你是那种客气的人吗?把黑子照顾好就行了,记得换猫砂。哦对了,今天那把输了后,我掉了个银月骑士之弓,你银月骑士套装是不是就差这个?”

 

“对,快给我,你需要什么我跟你换。”

 

“不用了,你下次出门留心一点。不说了,我这还约了人呢。”

 

 

回家的路上,看着没电的手机,心里给背后灵默念,没什么玩的不要紧,但是别有什么急事找我啊。坐在车上无聊,我盘算着回去后取点东西,直接就住在高远家。下车走到院子门口,忽然发现院子里一片狼藉,好多不认识的人走来走去,好像还有警察。

 

“这是怎么了?”我自言自语。

 

这时有人喊我名字,我一看是邻居,邻居发现了我,立刻朝我走过来,还叫过来其他几个人,“就是他,电话一直打不通……”

 

雾霭中看不清,原来楼上高层好几家窗户都没了。开始我都不敢相信,通过邻居和那几个人轮番解释,我总算弄明白怎么回事:下午我不在家时,刚搬入我家楼下的一户人家天然气管道爆炸,牵连了许多住户,我也是受害人之一,幸好当时我不在家,因为我家距离最近,邻居里损失最严重,现在需要让我签一份接受赔偿的协议。

 

这种新闻里的事情发生在我自己身上,让我目瞪口呆,我拿过协议看,好像他们想急着解决这件事,赔偿金定了不少,并且会负责装修回原样,在装修期间,每天还有一笔安置费。

 

也就是说,我把自己锁在外面,却刚好逃过一劫,而且并没有实质性的损失。我这一段时间刚好要住在土豪家,因为不回自己家,所以每天还有钱拿……

 

看来背后灵并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又或许,不止一个背后灵?转过身,眼前却只有浓浓的雾霭,我心想,这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看游戏描写就知道是dota2了吧!

 

英雄联盟实在忍不了,凭心而论这个游戏玩好不容易,但是内容真的缺乏新意,太无聊。

 

不想挑起人民矛盾,就不吐槽别的方面了,我想知道为什么英雄联盟不能暂停?

 

一个游戏不能暂停什么概念?我很想知道设计者的想法。经常想写一些真实的故事,但是一来这样会让人心里不安,二来,真实的故事和真实感完全不是一回事。你能猜到这次故事里的事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吗?

 

恩别的答案就猜去吧,天然气爆炸的事情是发生在我朋友身上的,我们在群里讨论爆炸的新闻时,我朋友默默说了句“就是我家楼上。”之后他刚好住在他老婆家,每天拿着补贴的钱逃班去网吧,等着他家装修好。

 

 

前一阵子全国又爆发了大规模雾霭天气,本来想那个时候写篇,结果有个朋友写了,我就不想再写了。我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和插画师小明在路边聊天,他给我讲看了一部叫《迷雾》的电影,我觉得是我听到最恐怖的迷雾故事,特别是讲到后来在迷雾中看到一个和楼一样高的怪物时,唤起了我的巨大事物恐惧症。第二天我去看了那部电影,结果发现完全没有他讲述时我心里所想像的那么恐怖。这件事很有教育意义吧?

 

雾霭严重的时候,大中午望向窗户外面,就和寂静岭一样,一种压抑的感觉。每年都寂静岭,确实有点老套了。不过排除雾霭的有害一面,大雾其实挺美的,有一种末日氛围,人们拿雾霭各种恶搞时,其实挺欢乐的。所以,这期选了这么一组林间的无害雾气,在冬日阴沉的天气中向往一下吧。

 

[这些云雾缭绕的作品拍摄于捷克波希米亚森林,作者——科隆的摄影师 Kilian Schönberger 是一名色盲,不过从他主页其他彩色作品看,这并没有对他产生什么困扰(我想说的是他拍摄的地点,用卡片机随便摁两张都够美了)。来源:colossal ]

 

 

 

刚才是不是说到了巨大事物恐惧症?巨大事物恐惧症往往要配合朦胧的环境,比如这样?

 

前一阵真是倒霉,全写出来我都觉得罗嗦,就连写这篇更新的过程中,因为停电,返工了好多次,我的自动保存从10分钟改成了1分钟,结果还有一次正在保存的时候停电导致文件损坏。

 

返工什么的最讨厌了!

 

就连玩游戏也是!读档多了的时候就会抓狂!

 

写到这里,下意识按了一下Ctrl+s

 

 

[名为 Justin Hofman 的动物摄影师,在阿根廷瓦尔德斯半岛(Península Valdés)拍摄的50吨的南露脊鲸。来源:DDN ]

 

 

 

今年雾霭的揭幕战居然在上海打响,稍微有一点意外。我印象里的上海天空还是挺蓝的。偶尔也会有很魔幻的天气。

 

因为上海的住处阳台正对着上海中心,所以无数次顺手拍下摩天高楼一点点建起来的样子,没想到上面居然也有人一直向下拍。好神奇的感觉。

 

 

 

[魏根生是上海中心的塔吊司机,隶属上海建工集团机械施工公司,工作之余爱好摄影,所以镜头里是别人难以获得的精彩视角。来源:DDN ]

 

 

 

 

奇怪的动画,译作《垃圾编年史》,关键词:多国大奖、看不懂

 

 

 

视频链接(pad 和手机用户可尝试点击)

 

 

 

再看一个萌萌的小动画吧,水獭最可爱了。新的一年,大家不要忘了好盆友!

 

 

视频链接(pad 和手机用户可尝试点击)

 

 

 

圣诞已经过去,尚格云顿升级查克诺里斯这段新年祝福视频也早已火爆,但是重温一下还是会笑喷,故再收录进来。大家新年快乐!

 

 

视频链接(pad 和手机用户可尝试点击)

 

 

 

 

 

分享到:
2014-01-03 15:39 by 新芽 | 评论(11)

11条评论

1. 是折原也是临也 | 2014-01-04 08:45

看到第一张图片就坐不住了,心里那个堵啊

2. 电木茶盘 | 2014-01-04 11:48

最后的那个视频,好奇迹,好惊险。。。。
值得一看!

3. 深圳逆变器厂家 | 2014-01-04 11:58

前面好多文字,看得好累。
后面那些图片,拍得不错。

4. Frank | 2014-01-07 14:32

恩恩额 不错不错

5. 脚踏实地 | 2014-01-08 21:20

看网不易多年,从学习到社会,渐渐发现,网不易是个鹤立鸡群的哲学性网站。

6. 一月的路人甲 | 2014-01-12 10:09

吐个泡泡诅咒你!

7. 一月的路人甲 | 2014-01-12 23:45

对吐槽的那句深以为然啊,在美景里拍照真是省好多,要做的只是卡卡卡,什么技术器材后期都统统见鬼去吧。

8. 一月已过半 | 2014-01-17 01:35

不疾不徐的,情节很流畅,新芽可以考虑去写小说。别是恐怖的就行。

9. 二月的路人甲 | 2014-02-16 16:56

新芽隔了两年没来你怎么还是话那么多,真的遇到你的文章就跳过了,话太多自恋的编辑,好感度提不起来。图和视频也是无力。。。唉

10. 六月的路人甲 | 2014-06-02 16:05

新芽粉表示就是喜欢这种风格~

11. 铃儿响叮当 | 2014-06-23 19:17

新芽文笔确实适合写小说,挺抓人的
发表评论
名称(必填)
网站链接
内容(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