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木已成桌

2013-11-24 15:20 by 鸿爪雪泥 | 评论(6)

本故事除第一句和最后一段外都属虚构,没有雷同。

 

 

梓潼是一个有近1800年历史的古老县城,自古出产金、银、丹、漆、药、蜜之属,民风开化,生活富庶,百业兴隆。然而县公安局没法享受幸福悠闲的生活,因为最近已经有4个人失踪了。

 

最早是县城边上一户人家来报案,说有好多天没有看见他家附近一个鳏居的文姓老头了。没有儿女的文老头自从几年前老伴去世后一直独居在一片农田中间的木棚里,靠自己种地和政府的补助度日。公安局并没有太在意,因为文老头一把岁数,有可能是走失了,不过还是发布了寻人启事。

 

第二个失踪的雍家铁铺老板。每一个独立、完整的城镇都会有一套完整的生产供应链:有种粮、种菜的,有养殖、屠宰的,有烧砖、盖房的……当然也必须有一个铁匠,否则种粮的没有锄头,屠宰的没有刀,盖房的没有灰铲,生产生活都没法开展。雍家男人世世代代在这个县里以打铁为生,火红的铁水照耀着火红的生活,然而有一天雍铁匠出门送货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接下来是一个卖糖葫芦的邓姓游商。就是那种每天扛着一头插满糖葫芦的竹竿,走街串巷,穿城过镇、往大小集市、公园学校钻的小贩。报案人是他老婆邓氏。邓氏称前几天他们在家做好了糖葫芦,老公一早就出门贩卖,到了晚上也没回来,前者以为老公走到邻近乡镇赶不回来就在当地借宿,以前也时不时会这样,没有多想,自己关好门睡了。哪知道隔了三天也没回来,按理说糖葫芦怎么都该卖完回来做新的了,才慌了神,赶来报案。

 

最后是县里的泼皮头子景某。发现他失踪是因为县里已经重视起这一系列失踪案,首当其冲需要排查的就是各种可疑人员,早在县公安局挂了号的景某自然也进入了警察视线范围内。然而公安局却意外地发现他最近销声匿迹,偃旗息鼓了,仔细搜寻其经常出没的场所后,他被确定失踪。

 

好在铁铺的学徒记得雍铁匠出门前说过他是去给霍木匠送新打的斧头的。

 

警察来到霍木匠住处,那是一个前店后家的小宅。连着店的还有一个作坊和一间堆放木柴的仓库。店里摆放着各种做好的椅子、凳子之类,最特别的是店里一张大桌子上还整齐排放着不少菜刀、斧头。警察去的时候霍木匠并没有开工。

 

霍木匠平缓地回应警察的讯问:“是,小东小西都做了不少了,还没卖完,你们都看见了,像床啊、樟木箱子啊,梳妆台之类大件的东西要有订单才会做,有的要买主提供木材,有的买主会要求样式,没法先做,所以我现在没有干活。斧头、刀都是铁铺打好刃送来我再装柄。没错,是雍家铁铺。他最后一次送斧头来十多天前,你们看,这些斧头都还是发亮的,刀刃就没这么亮了,因为是以前做的。他送了斧头拿了钱就走了,没说去哪儿,大概会去喝点酒吧。”

 

警察没问出什么疑点,准备撤退,回局里重新研究案情。只有一个常姓警察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张大桌子。

 

不久以后,案子告破。霍木匠承认是他杀了那四个人。

 

“其实他们都不算我杀的。文老头是自然死的。他20多天前找到我,说梦见老伴和他打招呼。觉得大限将至,又想到没人料理后事,请我打口寿材。文老头也没什么积蓄,只说他住的木棚以后也没用了,要我看看哪块木板能用就抽走。他咽气之后我就把他葬在了他的田地里。

 

“雍铁匠死是因为他打的斧头越来越差,明显是铁水不纯又没锻打够,这样的斧头根本不耐用,他气势汹汹地表示没那回事,甚至撩起衣服要拿斧头刮胸毛显示其锋利。我赶紧阻止他,抓扯之中,斧头就插进了他的胸膛。他还说斧头没问题,血水一泡立刻就花了,就算不死于失血过多也会死于中毒或破伤风。

 

“卖糖葫芦的,啊,他姓邓啊?我不认识他。那天他从铺子前过时我看着红彤彤的糖葫芦很喜庆,想着买三串供给文老头,他走后没人会给他烧供品。卖糖葫芦的却说,糖葫芦是给小孩吃的我这么大个人了,还吃什么糖葫芦。听我说是给文老头的时更是大骂晦气。文老头和他无怨无仇,又算是无疾而终,是喜丧。他这么说我就不高兴。他还拿竹竿脚戳我的门槛,我们就打起来了,然后一把斧头就嵌进了他的身体里,我身上也有不少竹竿印,你看,都还没好完呢。其实我之后也觉得整件事莫名其妙,我们素昧平生地怎么会打得那么凶?

 

“姓景的那天来我铺子里,看见了我的桌子。就是我铺子里那张放刀和斧子的桌子,那时还没做好,只是剁进一块板子的三把斧子。他想要,说要摆在屋子里。我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想法哦,要摆在地下赌场里,不外乎就是震慑那帮小混混,有人惹到他时卸下一条桌腿就能砍人。怎么能让他做这种孽,当然不会卖给他。后来他见我不卖就走过去要自己搬,然后被堆在地上的木料绊倒,脑壳就直端端地磕到斧头背上,当场额头凹进去一大块,白花花的脑花就流出来了。大概真是人在做,天在看,善恶终有报吧。雍铁匠、卖糖葫芦的、姓景的都埋在文老头的地里,陪着他。”

 

结案后同事问常警官是怎么认定霍木匠是凶手的。 “因为那张桌子的木料很特别,本地没有这种树,是橡木,我只在文老头家见过,当时我想要,他没答应,说少了片木头房子就不完整了。而这块木头却出现在霍木匠家,他就脱不了干系了。”

 

晚上,常警官又去了一趟霍木匠店。里面再也没有锯子、刨子、錾子的声音了,陈设倒还和他们的主人被带走时一模一样。仔细确认了一下,插着斧头的只有那一张四条腿的桌子,没有其他。

 

这种桌子的四条腿是四把同样长短的斧子,斧柄是山胡桃木,斧头是光滑的镜面设计。桌面可以选择胡桃木或橡木。真的就是把四柄斧头直接砍进模板的四个角里,当然需要注意角度要一样,不然就不平。可用于聚餐、咖啡、洽谈等场合。不能用于酒吧和赌场,因为酒精会麻痹小脑,使人丧失平衡感,很容易磕磕碰碰的发生意外。赌场里镜面设计的斧头会暴露对手的牌,当然也会暴露你的。设计者的灵感竟然来源于《小红帽》。谁来告诉我他的思维过程?

 

没用一钉一铆。

 

这个设计者肯定是个懒人,把斧头砍进去就不想拔出来了。

 

我觉得这更符合利兹·波顿拿着斧( Lizzie Borden took an axe )或我的妈妈杀了我( My mother has killed me)(这些均出自《鹅妈妈童谣》)

 

 

[woodsman axe table,樵夫的斧头桌子,设计者: duffy london,来源:designboom ]

 

 

 

分享到:
2013-11-24 15:20 by 鸿爪雪泥 | 评论(6)

6条评论

1. 喵 | 2013-11-25 10:35

好想要…但是好不敢要啊……

2. Dinuo | 2013-11-25 14:14

总觉得用着会被那斧子划伤~

3. 十一月的路人甲 | 2013-11-28 14:44

梓潼有个什么饼特别好吃。

4. 西瓜的调调 | 2013-12-03 11:49

手一挪,发现流血了

5. 於菟 | 2014-07-14 11:47

买这个桌子的人是自虐狂吗?

6. MR.11O`C | 2017-07-09 19:48

四人一边,相谈甚欢,一言不合,手起斧落......
发表评论
名称(必填)
网站链接
内容(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