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脸花

2013-07-17 22:05 by 狐狸大嘟嘟 | 评论(4)

一看这个画风就知道今天的故事又要大开杀戒啦

 

“沙沙沙、沙沙沙……”握着画笔的手苍白细弱,仿佛拨弦一般起伏,黑色的线条也如音乐般从笔端流淌而出——那一定是一首流畅、动人、诡异的安魂之曲。

 

巨大的房间里只有少年一个人,他穿着染料斑斑的亚麻布长睡衣,双脚没入猩红色的羊驼毛地毯里,这使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矮小得多。除此以外,少年的脸色苍白,下唇不知何时沾上了一抹紫色的颜料,在黯淡的灯光下更添几分恐怖。

 

 

12个小时过去了,男孩不曾辍笔,他的眼睛没有离开过画布,自然不会发现斜上方一直闪着红光的摄像头。

 

“这个少年叫阿诺,是这次连环失踪案的最大嫌疑人。”监视器前,探长转过头,看着眼前的一众侦探。

把这些名侦探聚集到一起的场合并不多,显然,这次的案件世间罕见。

“三个月来,附近发生了5起失踪案,时间间隔大约为两周。第一起发生在今年3月,山下一所中学的几个女生在半公里外的溪涧边野餐,期间有个女生离开如厕,再也没有回来。警察和搜救队遍寻无果,最终被定性为失踪。”

探长从信封里拿出第一张照片扣在桌上,照片里,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对着众人腼腆地笑。

 

“两个星期后,第二起失踪案发生了,这次的主角是进山采风的摄影师。因为失踪者平时性格孤僻,所以他的家人在看到第三起失踪案的新闻报道后才报了案,后来警察在山腰上找到了摄影师的器材。”

第二张照片拍下了树林里杂乱堆砌的相机、镜头和脚架。

 

“接踵而至的第三起失踪案,是源于一场家庭纠纷,夫妻吵架后,妻子抱着一岁多的孩子离家出走,就再也没有回来。家人寻找了两天两夜无果,最终报了警,因为周边失踪案发生得太过密集,我们就重点搜查了这座山。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一定是找到dying message(死亡讯息)了吧……”毛利侦探说,他两颊微红,显然在来之前喝了不少酒。

“其实我已经基本上推理出来了。”一个娇嫩的声音打断了毛利侦探,说话的是个穿着粉红色短裙的可爱萝莉,头上还戴着两只兔耳朵,她睁大眼睛说,“这里是山区,失踪者的尸体又都没有被找到,他们肯定是被熊吃掉了啦。”

 

“是血!是血!”探长看到势头不对,打断了即将变得很奇怪的推理,“根据鲁米诺试剂,这座别墅的篱笆墙外有血液反应。果然,我们在不远处找到了一张废弃的卫生巾,DNA显示这张卫生巾正是来自于失踪的妻子。那天她来大姨妈。这说明失踪母子至少走到过附近。”

“真是改写犯罪史的鲁米诺试剂啊,医学是犯罪学进步的永恒动力。”一个长脸侦探开口,和形影不离的小个子医生相视一笑,“不过,探长,卫生巾的出现似乎让鲁米诺试剂变得不重要了,以后拣重要的说。”

 

探长偷偷拭去了鬓角流下一滴汗:“第三起谋杀案引来了众多本地媒体的报道,刚才说到,摄影师的家人看到新闻后,才惊觉失踪案的发生地正是摄影师采风的地方,他们立即报了案。结果,我们派进山搜寻的警员中,竟有一个人再也没有回来。”

这第四起失踪案才真正引起了警方的重视,失踪的小伙子个头瘦小、性格开朗,还是个实习警员。

 

“下面来介绍一下山上的这栋别墅,它是香港一位亿万富翁赠与他前妻和儿子的。这位富翁曾旅居泰国,娶了当地一位女子,婚后第三年,他们生下一个儿子,就是眼前正在作画的阿诺。结果阿诺直到3岁还不能开口说话,被诊断为中度自闭症,智力也受到了极严重的影响。但这位妻子执意不再生育,理由是不愿次子剥夺父母对阿诺的爱。富翁与这位泰国妻子离婚后,母子俩就一直住在这栋别墅里。”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女人的嫌疑最大。现在这个社会啊,真是世风日下的,恶劣的体制是导致变态杀手出现的根本原因……”兔耳朵侦探说。

话音未落,他们所在房间的灯光全部熄灭了。众人一下子站了起来,突如其来的黑暗往往伴随着新的命案,每个侦探都在用耳朵仔细分辨着周围极细微的动静。

“咔嚓——”房间中央的一盏白炽灯亮了,一个两鬓斑白的大叔走到了光柱之中,用带着戏剧化的苍老声音说,“现在轮到我,古畑任三郎,来分析一下这个事件。首先,一开始探长说发生了5起失踪案,但我们刚才只听他说了4起。窃以为,探长的话里包含着‘未来还有一起失踪案’的意思,那可是凶手的口吻呢……”

 

灯光大亮,长脸的侦探福尔摩斯打开了灯:“亲爱的古畑教授,你怎么比我们家华生还没脑子呢?第五个失踪者不言自明,就是这个男孩的母亲。否则,母亲尚在的情况下,一个患有自闭症的未成年孩子怎么可能变成最大的嫌疑人?”

“完全正确!”探长惊讶地看着福尔摩斯,“夏洛克先生果然是侦探界的鼻祖。当我们进入这间别墅搜查的时候,并没有找到孩子的母亲。这座别墅没有佣人,但有一个泰国家政每两周来进行一次清扫和采购,她最后一次上门是在上周三,也就是说,女主人失踪的时间不会超过5天。”

 “话说回来,我们聊了那么久,这个孩子却一直在作画呢。”兔耳朵侦探点了一点监视器,少年从画架上轻轻扯下一副画来扔在脚下,画中的内容一下子吸引了众侦探。

 

其实,画中这妹子的脸,意外地还挺带感

 

树上长出了一个头,萌萌的

 

这张就有点暗黑系了

 

这张脸最像外星人啦,附上一个冷知识,据说刚出生的婴儿看到的脸很像外星人哦

 

 

 

 

 

“超恐怖的,这熊孩子画画一直是这个风格吗?”毛利侦探问,“现在的小学生都是怎么回事?”

“并不是。”探长接过话头,“但是毛利侦探,如您所见,从三个月前开始,他的画风就发生了诡异的转变。”他又从信封里拿出几张照片,那是阿诺从前的画。

 

和刚才的几幅相比,这张水鸟画洋溢着暖洋洋的爱呢

 

这应该也是一只鸟吧

 

 

“这种转变,也许并不代表阿诺变成了变态杀手。不要忘了,这孩子或许是这一系列事件唯一的目击者。”看着眼前的照片,福尔摩斯抽了一口烟斗,悠悠地说,“一部分感官异于常人的自闭症患者,会拥有一些奇怪的天赋,具有作画天赋的阿诺,或许在通过这种方式,向我们传达一些信息呢。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些画将是我们通往真相的钥匙。”

 

众侦探陷入了沉思,但阿诺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监控着,他灰色的眸子泛着奇异的光,画笔依然流畅地画纸上轻舞。

 

而在众侦探的身后,一枝翠绿的植物根须悄悄爬下了窗,退回了花园的暖房里,暖房里的花打开了,露出里面酷似孩童的人脸,它微微屈伸了一下茎叶,仿佛人伸了个懒腰:原来这个弱智孩子不仅看到了,还把一切画了下来,看来,不得不先把他吃掉了呢……

 

反正侦探也推理不出这样的灵异事件,脸花可以庆幸一阵了

 

 

[这些画都是委内瑞拉出生的画家 Ruyman Gilbert 的作品。虽然文中说是个自闭症小孩画的,但Gilbert 其实是个1982年出生的帅小伙。更多图片在他官网可见。来源:notcot

 

 

分享到:
2013-07-17 22:05 by 狐狸大嘟嘟 | 评论(4)

4条评论

1. 手写体网 | 2013-07-18 10:39

素描功底很强大啊。。咯咯

2. 喵 | 2013-07-18 11:46

擦 不想让画画的孩子被吃掉啊…虽然知道只是虚构的……嗷呜嗷呜……… 快给后续个文说点儿什么颠覆的东西吧…哪怕说其实男孩才是规划中的谋杀者啊而另一个人格却不知道这一计划所以有了创伤性后遗症啊什么什么的我都是能接受的……只是别让他被脸花吃掉啊………嗷呜嗷呜……

3. MR.11O`C | 2013-08-08 21:54

为了接应2楼的的号召,我来补刀吧:
那棵植物的触角慢慢伸向了小男孩的后方,见到了他静静的背影,跟若隐若现的小雏菊,一时兴起,然而,由于充血这些生理反应,触角变粗了,然后在蔓延过程中的狭小位置卡住了,进退不得,也就在这一瞬间,华生受不了那些侦探们茶余饭后儿童不宜的对话,出来怒骂那个占着茅坑的毛利然后对着阳台外用力宣泄嘘嘘,,,一滴两滴如雨般淋下的略酸性混合物解决了那个张口孩童人脸的凶手。。。

4. 二月的路人甲 | 2014-02-10 11:58

果然是体制问题
发表评论
名称(必填)
网站链接
内容(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