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汉堡奇遇记

2013-07-03 22:14 by 艾米篱 | 评论(9)

汉堡先生:“知道他们觉得我有病的时候,我快笑死了。”

巨型汉堡王  来源:维基百科

 

汉堡先生:“知道他们觉得我有病的时候,我快笑死了。” 

 

 

他失踪了大约快一个月,家人找不到他,亲戚朋友找不到他,谁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等到警察找到他住所的时候,发现他正赤身裸体的坐在地上,迷惑地看着冲进来的人们。

 

然后他拿着一些洗净的生菜洋葱和西红柿片,默默的爬进一个圆形箱子里,从里面把拉链一点一点拉起来。

 

所以这一个月来家人和朋友都找不到他。

 

因为他觉得自己是一个汉堡包。

 

连续二十年以平均每周十个汉堡,逢双休日、法定节假日、请假日、年假还要提高到三倍份量的速度吸收着汉堡,终于,究极梦想来临了,他要变成世界上最大最美味的汉堡包,然后被人充满幸福感的吃掉,就像当初他吃汉堡时同样幸福。

 

很自然地,他被家人送进了精神病院。

 

在疯人院里,有长颈鹿爷爷、猫奶奶、棒棒糖弟弟、咖啡妹妹,还有一个蘑菇姑娘。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蘑菇姑娘打着一把伞,蹲在草地上。汉堡先生觉得她的行为很怪异,走过去问她:“嘿,你在干嘛呢?”

蘑菇姑娘抬头看了他一眼:“没干嘛啊!”

“没干嘛?那你干嘛蹲在这儿打伞啊?”

“我就是因为蹲着打伞才没干嘛啊?”

“这还叫没干嘛,那你觉得干嘛才叫干嘛?”

“我没干嘛,我怎么知道干嘛叫干嘛?”

“你到底在干嘛?!”

…………(谁说这两人是神经病,明明将中华五千年博大精深的汉语运用到滴水不漏,而且绝对看过不少琼瑶剧,至少看过《情深深雨蒙蒙》)

 

“嘘……你小点儿声,我是一只蘑菇,别让别人发现我了,不然我会被摘走烧汤的。”

“你是毒蘑菇吗?你要是毒蘑菇的话就没人敢吃你了。”

 

“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毒……”可蘑菇姑娘突然惊恐的说道,“哎呀!我刚刚不小心把手割破了,我把血也给吸了,我会不会被自己毒死啊?呜呜呜呜——”

“伤口在哪儿?”

“这儿”,蘑菇姑娘伸出手指,

汉堡先生抓住手指,猛地吸了一口,蘑菇姑娘痛得直哆嗦,“你?你是想和我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吗?我们才第一次见面,萍水相逢,素昧平生,这样,这样不太好吧?”突然觉得自己心头一热,仿佛急血攻心,脸也变得通红。

 

“我也吸了你的血,现在我是一只蘑菇口味的汉堡了,哈哈。”扬长而去。

 

 

寂静的夜仿佛充满了神秘和诡异,在某一个角落,发出了悉悉索索的声音,持续了不短的时间。此时蘑菇姑娘正在担心会被自己毒死,所以害怕的一直睡不着,于是听到隔壁房间有这样的动静,就偷偷躲在门口一探究竟。

 

只见汉堡先生手边有一个圆形的大箱包,他拉开拉链,拿出了里面叠放整齐的衣服,然后自己睡了进去,把拉链拉起来。

 

      汉堡先生:“世界本来就是一个虚化世界。我睁着眼,世界就在眼中,它是存在的。当我闭着眼时,一片漆黑,他就不存在了。”

 

汉堡先生:“所以说,我决定了世界在我的观点中存不存在。”

 

汉堡先生:“我是一个汉堡包,是同一个道理。”

 

 

 

蘑菇姑娘好像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似的,猛地跳出来,双脚打开与肩同宽,身体挺直,中气十足,丹田下沉,肩部紧绷,左手叉腰,右手伸出食指指着汉堡先生,一副“放开那女孩!”的气势。

 

然后用尽力气,大声叫道:“番茄奸细!快说,冒充汉堡要做什么!”

 

汉堡先生刚从里面拉好拉链,这一叫让他吓了一跳,从外观上看起来,好像一只番茄——蹦了一下。

 

“我……我只是毒性发作,浑身通红,变成一只红汉堡了”,汉堡先生从里面艰难的拉开拉链,探出头来说。

 

“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汉堡不是番茄呢?”蘑菇不依不饶。

“哼!我们都喝了你的血,明天你也会毒发身亡的,到时候你就知道我是被你毒过的汉堡了。”

 

 

第二天,蘑菇姑娘没有毒发身亡,身体也没有变红。一切看起来都还一样。

 

除了正午时候,树上挂着一个红伞。走近一看,原来大大的伞下是蘑菇姑娘小小的身影。

 

“喂!你跑到树上干嘛呢?”汉堡先生又来叫嚣。

“我是蘑菇,昨天长在草地上,今天长在树上,红蘑菇都有毒,你离我远点。”

“哪有蘑菇随意改变生长地点的,我看你才是奸细!”汉堡先生对于昨晚被误认为是番茄的事情很生气,他汉堡的身份是被吃掉都不能被改变的事实。

 

呃,所以他一直都没被吃掉……

 

 

蘑菇姑娘虽然是蘑菇,但毕竟是姑娘,在树上蹲久了难免脚酸无力,支撑不了多久。

眼看着她快支撑不住要掉下来时,汉堡先生赶紧拿来了他的好朋友——包子——被压扁的包子……

 

汉堡先生:“在你们眼中,我是个人,但我不承认的,你们也拿我没办法,我可以像闭眼否定世界一样否定你们。只有我自己认为我是人,我才是人,当我是汉堡时,我就是汉堡。”

 

汉堡先生:“因为我才是能决定我是什么的那个主体。”

 

汉堡先生:“我在释放精神,就像达摩面壁9年参禅一样。把自我意识放空,换成汉堡的方式。才能真正做到无欲无求。”

 

汉堡先生:“当我是汉堡的时候,我发现世界变得很简单很纯粹,我只是一个汉堡,一个等人来吃的汉堡,一个让人远离饥饿的汉堡。”

 

 

 

他把包子通过三角形的边缘折叠或铺平,整理出最合适掉落下来的形状,等待着蘑菇姑娘掉下来。

如愿以偿之后,他没有关心她是否摔疼了,是否角度合适,是否舒适,倒不是因为他对包子沙发的柔软度万分信赖,而是,在思考着一个伟大的物理命题。

 

为什么蘑菇不飞到空中,却落到地上了呢?

 

 

“喂!你干嘛呢!看我掉下来了都不拉我一把,没人性!”蘑菇姑娘非常生气,气鼓鼓的。

“我是什么?”

“汉堡啊!明明是我掉下来,怎么是你脑子被砸坏了呢?”

“所以说,我没人性—是—正—常—的!”汉堡先生一字一顿的说。

“……”

“你说你为什么掉下来,不是飞上天呢?”

话刚说完,一阵大风吹来,举着红伞的蘑菇姑娘由于身体太小,被风刮起来,飞在空中。

“啊!啊!啊!救命啊,汉堡快救我啊!”这可把蘑菇给吓坏了,她本来觉得世界上最惨的事情是被自己毒死,现在觉得更惨的事情是被同伴的乌鸦嘴咒死。

 

不不不,现在有了更惨烈的死法——羞愧而死,杀人于无形,精神折磨,百转千回,轮过一遍又一遍,轮流发生虐待关系。

因为汉堡先生看着穿着裙子飞在空中的蘑菇姑娘,说:你的内裤是被烈士的鲜血染红的吗?

 

当红伞成功的卡到另一颗大树的枝丫中时,蘑菇姑娘人生,哦不,蘑菇生第一次发现着陆是一件多么有安全感的事。

 

于是,她把自己从此放进了一个洗衣袋中,里面柔软的布条让她觉得十分有安全感,绝对的舒服和自在。

 

身材娇小就是好,直接就能装进去。像我那大块头的前男友,我装了四个袋子才装完呢~~

 

在看我,不在看我,在看我,不在看我——这个幻影是在表达这个意思吗?还是头能360度无死角的转弯?

 

——你装了那么多麻袋,没看见肠子啊——哦,编在麻袋里了。

 

“喂!你干嘛呢!”汉堡先生再次贱贱的问道。

“嘘……你小点儿声,我是一只地鼠,别让猫头鹰发现我了,不然我会被吃掉呢。”

 

 

 

Bean Bags 布袋沙发系列

[storage beanbag 存储布袋沙发,可以储藏换季时的衣服、玩具、毛巾等,又可以当做凳子使用,直径76cm,高48cm,根据颜色和质地的不同,价格为149到169美元不等。销售:Mimish,来源:gizmodo ]

 

[ The Marie bean bag chair 布袋沙发,靠垫的几何形状和结构使得布袋沙发这种没形没状又被叫做“懒骨头”的沙发有了准确造型的可能。设计师:Antoinette Bader,来源:gizmodo ]

 

[Snug Chair 舒适布袋沙发,像洗衣袋,又像缩小版的睡袋,柔软防震,可以随意蹂躏。制售:Kumeko ,来源:gizmodo ]

 

 

 

视频:

上世纪80年代的英国二人组合 Godley & Creme 有一首1985年的金曲《Cry》,他们自己编导的 MV 将几个人的脸不断淡入淡出,还玩起五官排列组合……

来源:swissmiss & youtube

 

 

视频链接(pad 和手机用户可尝试点击)

 

(完)

分享到:
2013-07-03 22:14 by 艾米篱 | 评论(9)

9条评论

1. 喵星人占领地球 | 2013-07-03 23:14

在这个半夜三更寂静的时刻只想泪流满面大喊一声
娘娘大军攻进来啦!

2.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03 23:48

好,不抢青蛙了!汉堡!!!

3.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04 01:10

蘑菇味的汉堡。哈哈哈哈,果断戳中笑点~~

4. 一只鲸鱼而已 | 2013-07-04 10:38

所以二楼是被我坑过么……

5. 是折原也是临也 | 2013-07-04 13:49

还有什么是被烈士的鲜血染红的?

6. 神经病 | 2013-07-05 17:12

不是每一个神经病都是汉堡,不是每一朵蘑菇都是地鼠。哈哈!

7. 七月的路人甲 | 2013-07-06 01:22

视频32秒惊现李宇春!

8. 充气娃娃 | 2013-07-06 09:48

好大啊,好想吃。

9. MR.11O`C | 2013-07-23 11:23

神经病的孩子快乐多啊。。。
发表评论
名称(必填)
网站链接
内容(必填)